吃人教育与生活教育有什么区别?我的意思,不如说“传统教育与生活教育有什么区别?”所谓吃人教育,就是指传统教育而言的。现在,我们可以这样说:传统教育,是吃人的教育;生活教育,是打倒吃人的教育。

       
陶老所说的学校,教知识是教技能的铺垫。就像我们现在经常用来开玩笑的“新东方、蓝翔”。可是在开玩笑的同时我们不曾想过,这些学校的毕业生一出校门,给个挖掘机就能开,给个炉子就能做饭。而现在的一些高中毕业生,大学毕业生在家啃老的比比皆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因为这些技校就是教技术的,学生去上学为的就是学到技术,出去更工作。我们现在的普通学校的孩子,小学初中高中目标坚定不移~考大学!真考了大学,突然迷失了前进的方向和动力。不挂科,不被开除,顺利毕业就好。他们却不知道,真正该拼命学技术的时期正是大学!只是因为大学太好毕业了,混混沌沌就该工作了,却还没学到最基本的工作技能。

传统教育与生活教育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段话,我不禁想起我们的课堂。我们的课堂比这种“吃人的教育”又好多少呢。没想到早在八十多年前就被淘老蔑视的“吃人教育”我们现在还在做,实在令人汗颜。

生活教育与传统教育则刚刚相反:

   
我们都知道什么是对的,却不肯向对的那一面迈一步。就像语文老师明知“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在阅读的时候还有强调统一一个中心思想。

(一)他不教学生自己吃自己 
他要教人做人,他要教人生活。健康是生活的出发点,他第一就注重健康。他反对杀人的各种考试,他只要创造的考成,也就是他不教人赶考赶人死。简单的说来,他是教人读活书,活读书,读书活。

       
窃以为,“教育即生活”是“圈养”,“生活即教育”是“散养”。“圈养”束缚实践,但知识学习集中、丰富。“散养”注重实践,但固定时间内所学知识多少不能确定。

(二)教学生吃别人 
传统教育,他教人劳心而不劳力,他不教劳力者劳心。他更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说得更明白一点,他就是教人升官发财。发谁的财呢?就是发农人、工人的财,因为只有农人、工人才是最大多数的生产者。他们吃农人、工人血汗,生产品使农人、工人自己不够吃,就叫做吃人的教育。

       
陶老认为,热水烫过手的孩子才知道什么是“烫”,吃过糖的孩子才明白什么是“甜”。所以教育由生活中得来。他与杜威所说的“教育即生活”是有很大不同的。

 

三、生活即教育。

前星期日来晚了,听说大家在此地讨论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叫“吃人教育与生活教育有什么区别?”我不能参加讨论,没有发表意见。今天,又来晚了,现在我发表我的一点意见。

     
这两天系统地将“生活即教育”方面的内容做了研读。关注的有些东西感觉比较消极,但毛爷爷说不破不立,关注、了解、打破,才能重新建立。

(一)教学生自己吃自己 
他教学生读死书,死读书;他消灭学生的生活力,创造力;他不教学生动手,用脑。在课堂里,只许听教师讲,不许问。好一点的,在课堂里允许问了,但他不许他出到大社会里、大自然界里去活动。从小学到大学,十六年的教育一受下来,便等于一个吸了鸦片烟的烟虫,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面黄肌瘦,弱不禁风。再加以要经过那些月考、学期考、毕业考、会考、升学考等考试,到了一个大学毕业出来,足也瘫了,手也瘫了,脑子也用坏了,身体的健康也没有了,大学毕业,就进棺材。这叫做读书死。这就是教学生自己吃自己。

     
今日中国教育最重要而最忽略的一点~觉悟的启发。”“觉”和“悟”都是自发的醒悟的过程,这些单靠知识的学习还不全面。更要有孩子们在做的过程中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才能产生顿悟。

admin 励志美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