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邻居孙老师一家子,是一个远近有名的和睦之家。
  孙老师年近七十,早已退休赋闲在家。他一生幽默风趣、人缘好、威望高,他在校是个好老师,在家是个好家长。
  说到孙老师的幽默风趣,他的学生都会讲一大堆的故事。一天,孙老师照例给学生上课。按照惯例,师生互相问好后就是孙老师风趣的讲课时间,可出人意料的是,孙老师今天一反常态。他微笑着给同学们说:“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孙老师故意停了停,似乎要卖关子似的。教室里一下子静了许多,同学们耐心地等着孙老师告知好消息的下文,以便为自己的老师也高兴一下。
  “今天早晨起床,我从厕所走回住室,猛一抬头,发现我住室门上写着‘孩老师’;我一看,那是高兴啊,我当‘孙’字辈老师一辈子了,今天竟有人帮我把辈份提高了一辈;大家说,我高兴不?”“高兴——”突有的回答显得非常地刺耳和单调。孙老师不紧不慢地讲着,大家细心地听着,听到最后,竟是这等“好事”,同学们一下子乱了阵脚。大家想笑又一时笑不出来,回答“高兴”的同学脸一红,随即又懊恼起来;而脑瓜转弯快的同学知道有人对自己尊敬的老师有所不敬,气愤的表情马上就泻满一脸。同学们在为孙老师的大度、风趣而自豪的同时,更为没有教养学生的恶作剧而义愤填膺。
  后来我听说,当时,还是机灵的班长缓和了教室尴尬的局面。当孙老师绘声绘色地讲完故事后,班长像从板凳上弹起来一样,“嗖”地一下站起来大声说:“各位听着!那位好事者如果出在咱班,今天就立即给孙老师道歉;若等我日后查出来,我们大家给他没完!这样的‘杰作’以后不能再出现在我们班一次!如不是出在咱班,我们对这号修养差、素质低的别班异己,也要通力讨伐之!”
  孙老师欣慰过后,又开始了一节课的风趣和幽默。
  一天晚上,时值儿子媳妇在单位加班、孙子外出办事儿,孙老师家来了两位不速之客。时值夏天的晚饭后,孙阿婆也没什么可招待客人的,她想到了冷藏在冰箱里的一个大西瓜。大西瓜十斤有余,可来客常年在外做生意,习惯了饮茶,却不擅长吃西瓜。
  孙阿婆是位勤俭持家的好手。一个小时后,客人起身离席。孙老师忙着送客人离去,家里也就剩下了孙阿婆一人。孙阿婆一看一个大西瓜切开后,大家只是随便地吃了两牙儿,其他一大案子的西瓜都还好好地放在了茶几上。孙阿婆一看心疼啊:这么多西瓜,今天不吃,放到明天岂不坏掉?想到这儿,孙阿婆顾不得那么多了,拿起切好的西瓜牙儿吃开了……
  十分钟后,孙老师送客人后返回屋里,她一看茶几上的西瓜只剩下了两牙儿,顿生疑惑,再一细听,竟是孙阿婆在一旁呻吟的声音。
  “西瓜呢?”
  “我吃了。”
  “你怎么了?”
  “肚子疼。”
  问清情况后,孙老师赶紧拨通了120电话……
  孙阿婆的这次意外,竟成了她往后不能独立生活的开始。二、三百元的医疗开支,也着实让孙阿婆心疼不已:回家,我要回家。孙阿婆责怪自己不该吝啬冰凉的西瓜牙儿。
  小病无大碍。经过孙老师和儿子、媳妇的精心调养,孙阿婆第二天就痊愈出院。
  其实,孙阿婆的病并不全是这次吃西瓜引起的,少年时代的营养不足,青壮年时期的劳累过度,老年时期的操持家务也是让孙阿婆积劳成疾的重要原因。这个时候,正值儿子事业有成,上级领导刚提拔他为单位的一把手;媳妇也因业绩突出,被评为单位的巾帼标兵;孙子大学毕业刚参加工作,来年春节就是孙子媳妇过门的时候。
  重阳节这天,正是孙阿婆的六十五岁生日,前来贺寿的亲戚朋友坐满了三桌。祝寿的午宴开始了,儿子让孙老师和孙阿婆坐在午宴的上位上。看着儿子媳妇忙上忙下的身影,孙老师和老伴儿的眼角不知不觉就噙满了泪花。今年的生日午宴,孙老师一家比平时吃饭的时间更长……
  寿宴结束,孙老师给亲戚朋友夸赞起了自己的儿子媳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儿子媳妇笑笑:“到春节的时候,爸妈有了孙媳妇,我们也成了公公和婆婆……”

孙老师年近五十,他当我们的班主任并教我们的语文课。他幽默、风趣的教学形式,常常博得我们学生的尊重和好评;公开场合我们尊称他孙老师,私下里同学们习惯叫他“老班”或“老语文”。
  周一早饭后,是学校正常的升旗仪式。活动一结束,大家都习惯性地列队向教室走去。我故意掉队,一会儿,走在队伍后边的孙老师跟了上来:“赵付友,慢腾腾地干什么?”一看孙老师注意到我了,我笑笑问孙老师:
  “孙老师,国旗的‘国’字过去口里边是个‘或’字,现在为什么成了‘玉’字呢?
  这个简单的问题,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有一点文化知识的人都知道,这只是繁体字和简化字的区别,我想,“老语文”孙老师一定会这样回答我。
  等了一会儿,孙老师看着我笑了笑:“‘口’字里边写‘或’字,这是过去的用法;现在‘口’字里边写‘玉’字,这是现代人的用法。”
  “为什么会有两种用法呢?”我还是故意问。
  孙老师还是微微一笑:“过去,人们常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口’子里面出‘祸’端,是谁都不希望的;现在建设和谐社会,人们说话讲究金口玉言,而‘口’子里面出了‘玉’言,则是人们求之不得的。你说说,是口里有‘玉’好呀还是有‘或’好?”
  “玉好——”我笑了,“老语文”也笑了。
  刚到教室门口,我就看见一只幼小的麻雀不小心从后窗口落进了教室,叽叽喳喳的哀求声叫人听着心碎。
  先走进教室的几个女生用自己的衣袖和双手为小鸟搭成一个简易的巢窠。有了衣袖的遮挡和小手的庇护,小鸟刚才的哀怜、惊慌慢慢就变成了无拘无束、悠闲自在。
  这时,孙老师也走进了教室,看到教室里发生的一切,他和蔼地说:“要上课了,请给小鸟以怜悯与慈悲,请送小鸟归大自然的家。”
  “放飞小鸟,把我们的希望也一同放飞。”我赶紧随和着“老语文”说。
  “让鸟回到母亲的身边,让我们的爱心和小鸟一起飞翔。”老语文右臂慢慢抬起,把手伸向了远方。此时,我看到的孙老师真有点像舞台上的演员在表演着一个不知名的精彩节目似的。
  有了“老班”诗一般的话语,小鸟终于从学生手中轻轻飘起,看着大家在目送着小鸟消失在湛蓝的天空。“老语文”一直在向我们微笑:“你们听,小鸟叽叽喳喳在不停地说‘谢谢大家’呢!”
  “叽叽喳喳—-谢谢大家。”听了孙老师的话,同学们都会心地相视而笑。一瞬间,教室里呈现了一对对鲜亮的红苹果。
  一切安静下来,师生互相问好。按照惯例,师生问好后就是孙老师风趣的讲课时间,出人意料的是,孙老师今天一反常态,他笑着给我们说:“报告给大家一个好消息——,”孙老师故意停了停,似乎要卖什么关子似的。同学们都耐心地等着孙老师告知好消息的下文,以便我们也为自己的老师高兴一下不是?
  “今天早晨起床,我从厕所走回住室,猛一抬头,发现我住室门上写着‘孩老师’;我一看,那是高兴啊,我当‘孙’字辈老师一辈子了,今天竟有人帮我把辈份提高了一层。大家说,我高兴不?”孙老师不紧不慢地讲着,大家细心地听着。听到最后,竟是这等“好事”,同学们一下子乱了阵脚。有的顺口答曰“高兴——”,但马上又红着脸懊恼起来;而转弯快的同学知道有人对老师有所不敬,气愤的表情马上就泻满一脸。同学们在为孙老师的大度、风趣而自豪的同时,更为没有教养学生的恶作剧而气愤。
  班长李亚猛地站起来大声说:“各位听着,那位好事者如果出在咱班,今天就立即给孙老师道歉;若等我日后查出来,我们大家给他没完!这样的‘杰作’以后不能再出现在我们班一次!如不是出在咱班级,我们对这号修养差、素质低的别班异己,也要通力讨伐之!”
  春天的一个早操后,同学们陆续走入教室,先到一步的同学只知道坐在座位上不停地喘息,忽视了教室前后窗户的通风。走在前面的张迎莉同学,人未进门就闻到了教室内浓浓的汗味:“咋不把窗户打开啊?”她一脸的不悦。
  冬天已去,春天又来。享受了室外的清新再呼吸室内的憋闷,让人都感觉不爽。听到张迎莉同学的抱怨后,大家才感觉到了教室内越来越浓的汗味。
  这天早自习是语文课,孙老师跟操后也来到了教室。看着窗口下的同学打开了窗扇。孙老师脱口而出:“打开窗户说亮话。把春天的气息请进来,把冬日的污浊驱出去。让我们迎来一个明媚的春光吧!”
  班长李亚说:“孙老师,我们不但要打开教室的窗户,还要把心灵的窗户一起打开。投身‘迎中招百日竞赛’活动,在今年的中招考试中考出理想的成绩。”
  “好!——”教室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这根电棒咋不亮了?”孙老师又指着前排的一个忽明忽灭的电棒问大家。
  “可能启辉器老化了,”班长回答。
  “电棒不亮不要紧,只要我们心中有一盏明亮的灯就行。”孙老师笑着说:“一根电棒不亮了,会有几十盏心灯明起来!”
  “老师,你真幽默,我们哪有几十盏新灯啊?”坐在前排座位上的我问“老班”。
  “有!”孙老师大声回答:“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盏通向理想之路的明灯。”
  “OK!”孙老师的话还没说完,同学们都乐了。顿时,教室里高昂的士气立马驱散了暗淡电棒的郁闷。这天早晨,我们教室朗朗的读书声比以前洪亮了许多。
  不久,就到了月考的时间。学生进场完毕,学校广播就传来了分发试卷的指令。一看孙老师监考来了,大家顿时兴奋不已。“老班”向大家一笑:“军号已吹响,钢笔已擦亮,笔下要生花。优秀考场的优秀考生们有信心考出好成绩没有?”
  “有——”
  气吞山河的回答,惊飞了教楼前树上的小鸟。
  良言一激就上劲,笔下果然真生花。考试结束,一张张充满智慧的试卷交给孙老师。我在给孙老师交试卷的时候,我冲着“老语文”笑笑:“老班:我考试,你监考。爽!”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