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曾经很久,很久的从前,那是夏日里温暖的阳光填满心房的季节。
  那是曾经很远,很远的城市,那是枯黄了的梧桐树叶掩埋掉的无名冢。
  那是曾经很静,很静的少年,那是午后安静的知了声里丢失掉的梦想。
  
  初夏:
  夏夕,这个分不清是男孩名字还是女孩名字的少年,一样有张被人分不清是像男孩多一些还是像女孩多一些的面孔,头发已经微微的有些长了,明亮的眼睛里却总是湿漉漉的看不清楚,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会经常露出寂寞的表情来。
  夏夕他一定很寂寞吧!落落每次看见夏夕那张好看的面孔时总会这么想。
  班主任在布置完最后一题作业的时候,夕阳已经醉倒在无边的云霞之中了!绯红的光,洋洋洒洒的铺满了夏夕回家的路!寂寞的夏夕和他暖黄色的书包为伴!里面装满的是夏夕这个夏天的梦想!满满的,暖暖的!这样的时候,夏夕会温暖的微笑!
  又是一天,夏日,安静的午后,睡着了的教室里。
  午后微风吹过,梧桐树叶发出寂寞的声响。有些泛白的阳光从玻璃窗外照进来,有些老旧的木质的课桌上,没有睡去的夏夕侧过安静的脸,看见窗外寂寞的风景,脑海中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游乐园里妈妈牵起了小夏夕的手…妈妈指着摩天轮说:小夕,等到摩天轮转过第4个夏天的时候,妈妈会回来接你去一个漂亮的城市里生活,那里鲜花盛开…你一定会喜欢上那里的!
  一张白色的纸条掉落在夏夕的课桌下,夏夕看过去,落落慌乱的低下了头!夏夕展开纸条,娟秀的字迹里散发出很久以前的温暖。夏夕再次回头看了眼落落,眼神在交汇的瞬间,落落的脸微微的有些烫,她想脸一定红了吧,一定被他看到了吧!
  那天落落看到了夏夕的微笑,对着她,眼睛里灿若星辰!
  落落的纸条上说:“小夕,如果有梦的话,我希望今年的夏天就能实现!”
  课桌被白色的阳光照耀得发出阵阵木质的温暖,散发出平日留在上面自己的气息来。
  妈妈,摩天轮已经转过第4个夏天了,如果有梦的话,我希望今年的夏天就能实现!
  晚上,回家后:
  “你这个杂种,又去哪了,怎么现在才回来!”继母吼起来,夏夕知道今天的夜里又会很疼了,很疼很疼,疼到不能睡着了!
  “没关系,妈妈我相信,相信这个夏天我的梦会实现的!”躲在黑暗的小屋里,夏夕这样对自己或是对妈妈说。
  夜里下了雨,雨水顺着窗子流进夏夕的屋子,反正没有挡风的玻璃,为什么不干脆打开窗子呢?
  “大雨,谢谢你专门来陪我,其实不用的,真的不用,小夕其实很开心呢!因为游乐园里的摩天轮终于转到第4个夏天了,妈妈要回来了,你知道么?妈妈要回来接我走了呢!”
  漫天的雨水淋湿了单薄的夏夕,夏夕倔强的扬起嘴角对着窗外认真的说:“我不骗你,我说的是真的,落落也跟我说,今年的夏天梦就会实现的!”
  夏天的雨很快就过去了,夏夕躺在窗台边,揉了揉被继母打的现在还在疼的胳膊!慢慢的睡去!
  谁能来看看这个寂寞的让人心疼的少年呢?
  夏夕今天没有来上课,落落有些失落!她想明天就会来的!因为今年的夏天,他的微笑告诉她:她的梦想一定会实现!
  初夏,很快就这么过去了!
  仲夏夜之声:
  一整个初夏妈妈都没有来,夏夕很难受,觉得被欺骗了!可是夏天才开始,他对自己说,不可以放弃,不可以输给那个继母,不可以输给每天在他被窝里放蟑螂的那个女人的儿子!不可以输给那个没用的爸爸,不可以输!夏夕每次难过时都会这么对自己说,狠狠的抓着自己被无数次打过的胳膊!
  夏夕依然每天认真的洗完脸,露出好看精致的面孔,微微有些长的头发现在又长长了些!他希望有天妈妈来接他的时候,能看到最好看的自己。
  上课时,落落传来纸条,“小夕!放学后,我们去游乐园玩吧!”认真的笔记上面能看出落落很期待这次的约会!
  “好啊!”落落收到的纸条上,小夕这么对她说。
  那天的课,落落都没有听进去,因为她要好好准备这次的约会,心里像装满了甜甜的味道!胸口的小鹿在临近放学的时候跳的更快了!她既害怕又紧张却很高兴,心里的感觉乱乱的,不能说的明白!想着想着,脸颊微微的红了起来!这个时候夏夕走过来,落落用力的低下头,那时心跳的速度,很多年以后她依然记得。
  游乐场里已经没有多少孩子了,大家都回家了,卖冰激凌的小屋也已经关门了,可是这都没有关系,幸福的人在游乐场里不是永远不打烊的么!他们转过旋转木马,哼着快乐的歌,想像着自己做在木马上的感觉!转完一圈她们就很开心的笑了。
  摩天轮下,夏夕牵起落落的手,落落幸福的靠在夏夕的肩膀上,不再脸红,幸福的心不在狂乱的跳,有的只是静静的幸福!夏夕说:“每年的夏天我都会来这里看摩天轮转一圈,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加上1,你知道么?这是我每年中最最开心的节日了!”
  “小夕,我要带你到摩天轮的最顶端,去看看一整个游乐场的幸福!有人说,在摩天轮的顶端有着每个人都向往的幸福!我想,我们的也在那里吧!”
  两个在摩天轮下拥抱着的男孩女孩脑海中想起自己在摩天轮最顶端的幸福!
  可惜命运的时针各自指错了幸福的方向,这是给他们最最不公平的一个玩笑!
  游乐园里响起幸福的歌声,夏夕和落落做在游乐园的石阶之上,抬头仰望仲夏夜的星空,星光灿烂!
  仲夏天就快过去了,妈妈还是没有来接夏夕走!继母一天比一天苛刻了!很多夏夕做不到的事情都被继母逼迫着去做!可是夏夕从来不哭!他似乎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委屈!只是默默的忍受!因为这个夏天他心里的梦想一定会实现的!
  夏天炙白的阳光已经泛滥了,这个城市里的梧桐树伸展出繁茂的枝叶,覆盖住了这个城市,知了深藏在树叶之中,知了,知了,知了的叫着!它到底知道了什么呢?
  今天夏夕又没有去上课!他躲在这知了声中等待着梦想的实现!落落无声的陪着他,两个人背靠背,各自沉默。
  “小夕!你说,梦会在这个夏天实现么?”落落这样问。
  “会的!不然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了!”夏夕认真的看着落落,握起她的手这样说。
  看着小夕,许久…
  “小夕,你喜欢我么?”落落这个傻傻的问题最终还是没有说的出来,因为她希望有一天,小夕能第一次这么对她说给她听!这个夏天的梦想,落落她想,会实现的吧!
  多次的旷课,班主任决定给夏夕做个家访!继母在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看见了来访的班主任!那天班主任走的很早,寥寥几句话,不知道说了什么?夏夕只看到继母的脸上微微的有些扭曲,像是在抑制极度的愤怒!班主任走的时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这个家还有夏夕!默默的离开了!
  继母是个很爱面子的人,所以当班主任告诉她夏夕几天没有来上课的事情时,她愤怒的原因绝对不会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她觉得夏夕给这个家或是给她的脸抹了黑,她想以后别人会说她自己有个成天旷课的啊飞!想到这些,怒气就全释放在了夏夕的身上,她找来粗粗的藤条,脱光了夏夕的衣服,对着稚嫩的肩背,狠狠的抽了下去,红红的血印,有些模糊!夏夕没有哼出哪怕一点小小的声音来!他相信他能挺过去,相信,妈妈很快就会来接他走了!
  可是继母恶毒的语言,让人无法忍受:“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妖怪!从小死了妈,….,….,…”世界从那句“从小死了妈”之后好像就全部失去了声响!一切悲伤的没有任何声音!一瞬间夏夕像是听到了摩天轮倒塌的声音!来的太快,似乎都来不起思考了,
  “这一切都是骗人的吧!”夏夕在昏过去之前,这样想!
  如果有谁看到的话,谁能来看看这个让人心疼到碎掉的孩子呢?
  很多年之后的夏天:
  知了声泛滥,炙热的阳光从厚密的梧桐树叶之间穿透而下,点点的阳光在地上照耀出亮色的光点!梧桐树繁茂的根系深深的扎进地底更深的地方,地下深处黑色的根蔓包裹住了这个城市脆弱的心脏!
  安静的午后四周寂静的没有声响!
  成年的夏夕,静静的站在游乐场门外,昔日精致的脸庞现在看起来多了些沧桑!留起了胡子!乱乱的头发,还是有些长!好看的依然是那张湿漉漉的眼睛!夏夕已经长的很高了!
  脏而旧的牛仔裤上到处是划破的伤口!露出里面的皮肤来!身上的那件纯白的衬衫像是新买的!敞开的领口,能看见他胸口好看的锁骨!
  正好也是那年的夏天,
  正好也是那个安静的午后,
  正好也是在那个游乐场的门外,落落,静静的站在那里!当初那个羞涩的女孩出落成了安静美丽的女子!长长的秀发,纯白的长裙!安静忧伤的脸上两行泪滴寂寞的流着!
  一个美丽的男孩对着一个女孩说:“听说在摩天轮的最顶端有着每个人的幸福,我想我们的也在那里吧,所以有一天我一定要带你去看看!”
  听到这句话,夏夕回过头,想看看谁又在说出那年一样的话来,却看见了落落清晰美丽的脸庞!两行寂寞悲伤的眼泪静静的流下来!
  落落疯了般的冲上去紧紧的抱住了夏夕!再也不能抑制住的沉默,化作那个安静午后的哭泣!落落的眼泪从夏夕的脖子开始顺着深深的锁骨往下流,流进了心里了吧!
  夏夕贴着落落美丽的长发,嗅到阵阵发香,眼泪无声无息的弄湿了长发!
  “小夕!很多年了,自从那天你没来上课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你!我一直都在找你,可是我找不到你!谁都不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好难过,可是没关系了,因为我现在终于找到你了,我好开心!小夕,你答应我,以后都不会离开我了好么?因为…因为…因为我…”
  夏夕伸出手指阻止了落落,
  “落落,我带你去摩天轮的最顶端,看看我们的幸福到底是什么样的!好不好?”
  “小夕!对不起!其实摩天轮上没有什么幸福,那天我是随便说说的!”
  “没有关系!我信了!”
  夏夕牵起落落的手,就像是很多年以前的那个夏天一样,他们登上了摩天轮,坐在小小的格子里!摩天轮开始旋转!幸福的歌声响起!他们向着幸福的最顶端,慢慢的靠近!
  时间暂时在这里停格。倒退到很多年以前的那个夏天的夜里!
  被关在黑屋子里的小夏夕,慢慢的醒来,背上血红的伤口让他疼的快咬碎了牙!但是这都不是最疼的!心里假装的坚强,被继母无情的摧毁掉了!他不知道现在的他和死人有什么区别,这个夏天的梦想就这么消失掉,那么多年夏天的梦想就这么消失掉!那么多年的忍受都没有了意义!
  夏夕抓起窗台上破碎的玻璃片,对着喉咙,深深的刺下!
  宁静的黑夜里轰隆的一声,大雨倾盆而下!
  …
  “只要活着就会感到悲伤的人难道就只有我么?”夏夕躺在班主任的怀里,这样问!
  当班主任从夏夕手中夺下玻璃片时,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伤口!
  “夏夕,以后老师就是你的家人!”班主任这样回答!
  那天的雨下了很久,到了早上依然没有停!落落湿漉漉的在教室里等着夏夕!可是夏夕再也没有出现!
  出院后,夏夕拒绝了班主任的帮助!一个人离开了这个长满梧桐树的城市!不知道去了哪里!
  落落曾今无数次的追问班主任:“夏夕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再来上课!”班主任的回答每次都是一样的“去了很远的地方,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也许不会回来了!”
  不久以后,落落转校了,她不断的转校去另外一个城市,去寻找那个夏天没有实现的梦想!一直到重新又回到这个长满梧桐树的城市里!在游乐场的门前,看见了她那个夏天的梦想,泪流满面!
  摩天轮里,夏夕抱紧了落落,微微的有些颤抖!低下头,深情的看着美丽的落落,落落闭上了眼睛,抿起嘴唇!夏夕静静的吻了下去!在嘴唇相触的瞬间,落落觉得夏天的梦想终于在这个夏天实现了,原来摩天轮的顶端真的有每个人的幸福在!落落幸福的流下一滴泪水,然后紧紧的抱着他,回应他,感受他,给予他!
  “落落!很久很久以前的那天午后,你告诉我说:‘如果有梦想的话,我希望今年的夏天就能实现!’那个夏天的梦想后来没有被实现,我去了很远的地方,每天不知道如何醒来,醒来后不知道如何睡去!因为,在失去那个夏天的梦想后,我发现你变成了我全部的梦想!你知道么!我好喜欢你!我好爱你!仿佛不能再失去你!”
  “小夕!从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夏天遇见你开始!懵懂的我仿佛能看见你眼睛深处埋藏的忧伤,我的心突然为你跳的加速了!以后的每天晚上都能在梦里看见你!那时不知道是不是爱情,但是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看你笑,看你静静的样子!后来我到处去找你,渐渐明白,我今生所有的梦想就是能听到你对我说‘我爱你’!”
  一辆警车鸣笛而过,夏夕静静的往下看了眼!对着落落幸福的笑了起来,“落落!你相信有来世么?”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啊!小夕,我们的幸福不才开始么?”
  “我听说,从最高的地方跳下去,许下的愿望,就能变成真的!我许下了一个愿望,希望能变成真的!”
  “小夕!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落落有些害怕!”
  “落落,用力狠狠的幸福吧!这个夏天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你能像这个城市里漫天的梧桐树一样肆意幸福着!”
  “小!夕!……”
  午后寂静的知了声,狂乱的响起,“知了,知了,知了….”它们早就知道了吧!
  一具黑色的身影从摩天轮上加速掉下,在地上开出这个城市里最耀眼的血莲!
  摩天轮转到了最顶端,幸福的歌声到了高潮!寂寞的人去了更加寂寞的地方,悲伤的人留下了数不尽的悲伤!消失在虚无之中的必定又是弱小无力的你!
  老班主任,老泪纵横,远远的看着一切,那件他送的白色衬衫是夏夕今生唯一收到的一份生日礼物!“只要活着就会感到悲伤的人难道就只有我么?”那个悲伤的孩子这样问过!
  “确认犯罪嫌疑人夏夕已经身亡!”一位警官说。


图片 1

【消失的旋律】主角人物介绍

    上一章:失(1)


     
夏夕猛地窜进房间里,少年怔怔的望着房间门砰地一声被关上,但是不到10秒钟房门又突然被推开了。

      她换了一身长长的淡黄色睡裙,从里面走出来。

      “不,不好意思。少年!”夏夕尴尬的笑了笑,“你还好么?”

      少年点点头,满眼的无辜。

     
夏夕发现少年的眼睛是异瞳色,左眼是蓝色,右眼是红色。不像是带了美瞳,这眼睛的色彩很真实,自然。

      难道是混血?

     
夏夕感觉少年状况不是很好,她微微笑了起来:“你多大呀,看起来和我同岁的样子。”

      “不知道。”少年的声音很有磁性,他垂下眼,落寞的望着地板。

      “那你,叫什么名字呀?”夏夕试探着问。

      少年思考了几秒,然后摇摇头。

        夏夕怔了怔。

        “失忆了?”夏夕微微蹙眉,“那你为什么躺在我家门口啊?”

        少年抬起头,望着夏夕,张口轻语:“不知道。”

       
连名字都不记得,怎么可能会记得为什么躺在家门口啊,白痴么?夏夕暗暗自责道。

       
得了!这次可好,真的捡回来个累赘咯。不知道身世,不知道名字。不能是通缉犯吧?那现在能不能再给他扔出去啊…

        夏夕幽幽叹了口气。

        “那,要不你先洗个澡!不然会感冒的。”

        少年疑惑的望着夏夕,好像不理解。

        “不会智商有问题吧?我捡了个什么鬼啊!”夏夕自言自语着。

        “你说什么?”少年轻轻的问。

       
“我说!总之你去洗澡吧,我给你准备热牛奶。”夏夕扬起头,笑着说,浓黑的眼眸里满是柔和的光芒。

        少年怔怔的望着夏夕,心中划过一丝涟漪。

        “你看我干吗?沐浴间在那边!你看什么啊?”夏夕指了指。

          少年起身,缓缓走向浴室。

         
夏夕转身去煮了热牛奶,心想着准备明天就给他送到警察局吧。这种来历不明的家伙,不能让她在家里待太久。对了,那今晚就让他睡客厅吧,然后明天一大早就送他去警局。

        浴室内,淋浴的水哗哗的响着。

       
夏夕站在浴室门外,感觉有些不现实,现在一个男人在自己家浴室洗澡,这足以让她浮想联翩污事。

       
她自嘲得摇摇头,然后拿起浴室外面的少年的衣服和裤子,发现都是湿透的,她拿起这些衣服,走向客厅外的大阳台。

       
少年站在花洒下,任由淋浴的水击打着自己的身体。浴室内热气朦胧,他走到镜子前,用潮湿的手擦掉镜子上雾气。

        我是谁?

        这是哪里?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少年望着一蓝一红的眼睛,感觉这一切都是不切实际的真实。

       
深邃幽美的明月,镶嵌着闪闪发光的星星,满空的繁星就像是洒在一块黑色丝布上的钻石和碎金。光是抬头看一眼,感觉心灵就好像被净化了一样。

        此时此刻,正是万物沉睡的时候。

       
夏夕把这些湿透的衣服都搭在了阳台的衣架上,突然从裤兜里掉出来一个什么东西在地上。她蹲下来,小心翼翼将这个银制品捡起来。

        是一枚做工精致的怀表。

        夏夕按了一下顶端的按钮,啪的一声,怀表的盖子弹开了。

        她诧异的看着怀表里面的照片,然后紧紧握住怀表,跑出阳台。

        浴室的门,就在此时也缓缓被推开了。

        浴室内的热气猛地扑出门外。

        光滑的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闪闪发光,发丝湿答答的,还在滴着水。

       
他漫不经心的走出来,下体只穿了一条纯色的内裤。那明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尖挺的鼻子配上完美唇线,这样勾勒出的嘴唇,从侧面看上让人心动。简直就是王子中的王子,极品中的极品啊!!

       
见少年走出来,夏夕像是被吓了一跳,惊讶得嘴巴张成了大大的“O”字形。

        少年却不以为然,直径走进了客厅。

       
夏夕站在原地足足有十秒钟,她回过神来。然后走进房间内,从衣柜里淘腾出一套长袖的睡衣,她直接扔给少年。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