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后台?我连妖神都不怕,华天都也不怕,难道会怕这个人的后台?难道他的后台是仙人不成?”方寒一愣,倒也没有动手继续杀人夺宝,他知道阎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虽然碧血灭魂剑非常诱人,但此时重要任务是去找五行灵根,如果真的惹上了天大麻烦,也得不偿失。哪里知道,就在他这一个犹豫之间,那个身穿碧绿长袍的年轻人猛的一咬牙齿,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碧绿仙桃似的大阴雷,当空一震。啵!这大阴雷凭空一个闷响,好像在水底炸开了百万斤的火药,所有的空气一起沸腾起来,巨大的波动把方寒的“黑日风灾”的黑色风暴都炸开,那口碧血灭魂剑如一条游龙般的钻了出来,闪避开血夜之王的大手掌,包裹着年轻人远远的逃了出去,一眨眼就不见了踪影。“你等着!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的。”那身穿碧绿长袍的年轻人,远远的留下了这一句话:“你把我辛辛苦苦采集的战争杀伐之气全部夺走,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啊!”哼!方寒冷哼一声,就要追赶,把这个年轻人杀死。但是“阎”却道:“穷寇莫追,那碧血灭魂剑,乃是数千年前,碧血老怪炼制的法宝。此人乃是血影魔宗的太上长老,非常厉害!而且那碧血老怪,睚眦必报。谁得罪了他,他想千方设百计都要把那人杀死,就算是小辈也不例外。像你虽然得罪了妖神,但是妖神要找也去找风白羽报仇,而不会去盯着你追杀。万古巨头,这一点风度还是有的。但是碧血老怪就是一个另类。你如果把这个人杀了,他会天天盯着你,除非你不出羽化山,一出羽化山,他就来杀你。而且这个老怪,诡计多端,精通无数种魔教神通,如万里洞察术,精元感应术。只要闻到了你的气味,就知道你在哪里。万里距离,瞬息就到。当年黄泉大帝几次想除掉他,都没有除成,被他跑了,此人可谓是长生秘境巨头之中,唯一没有高人风范的。”“这倒是个厉害角色!”方寒听了,倒抽一口凉气。如果自己时时刻刻都被一个长生秘境的老怪巨头盯上,对方只要等自己一出山,就杀自己。那还修炼什么仙道?自己虽然得罪了妖神,但是妖神却没有这么没风度,不会一年四季都盯着自己这个小辈杀。要先杀,也去杀风白羽。“既然如此,幸亏我事先幻化了一下,谁也不知道我是谁?现在离开这里,再看看,被天狮吞下去的七个人那葫芦之中,到底有多少战争杀伐之气。”方寒说话之间,收了天狮。猛的向外飞去,足足飞了一个多时辰,在大草原上的一处地方停留下来,这会恢复了本来面目。他现在的实力,可谓极其强大,能够战胜神通七重金丹级别的万罗。但是对比长生秘境高手,他的实力简直如小孩子一般,根本不能比较。别说长生秘境,神通八重“风火大劫”,神通九重“天地法相”的高手他也只怕都战胜不了,虽然他有着血夜之王这件道器,但境界相差太大。他现在本身只是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而且还不是巅峰,五行都没有炼全。如果他修成了金丹,那就不同了。不过现在离金丹还相差很远。把刚刚天狮吞下的七个身穿“骷髅长袍”的人取了出来,方寒已经知道他们是“血影魔宗”的弟子,魔门七脉之中的一大门派,实力雄厚不在羽化门之下。不过方寒对于不是神通秘境的高手并不感冒,把这七人的记忆用忘情水一下抹去,然后把他们身上的“骷髅长袍”还有那七个葫芦拿了过来。七件“骷髅长袍”件件都是下品宝器,可见血影魔宗的财大气粗。方寒自然一一笑纳,虽然他用不着这些衣服了,但却可以拿到大玄帝国的各个市场上去卖,想买的人不知道多少。市场上,三种东西最好卖,第一是丹药,第二是飞剑,第三是法衣。因为这是所有门派培养弟子必须要的东西。不过方寒却把注意力放到了七个葫芦之上。这七个葫芦,有点像“七煞葫芦”,品质极好,但却没有防身,杀敌的功能。唯一的功能就是汲取。里面只有一座极强的大阵,有点类似于五狱王鼎的吞灵大阵。只是,每一个葫芦之中,稍稍一摇晃,就传达出了千军万马厮杀的声音,战鼓轰鸣,令人热血沸腾,似乎是来到了远古战场。“这得多少战争杀伐之气,才能够凝聚而成啊。”方寒把法力凝聚在双目上,隐隐约约看穿了葫芦,只见里面完全形成了一个虚幻的世界,不知道多少人在厮杀着,每一个葫芦其中的战争杀伐之气,都比自己刚才凝聚的战魂舍利要强大十倍!百倍!也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场战争,才采集起来的。“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我正要开辟第二脑海,要凝练战争杀伐之气,需要一百零八粒战魂舍利。那得要耗费很大的功夫,现在省去我多少麻烦!”方寒欣喜的道。世俗之中,虽然国家极多,到处都有战争。但是要采集到一百零八颗战魂舍利需要的战争杀伐之气,绝对不容易,最起码要数年甚至十年的时间。而这七个葫芦之中的战争杀伐之气,就足够一百零八颗战魂舍利凝聚的了。可以让方寒顺利的开辟出第二脑海来。这不是运气是什么?“时来天地皆同力看来我的运气来了。诸事都会顺利啊。”方寒盘膝坐着,施展出“海蜃气功”把周围的环境变幻一下,除了神通七重金丹高手以外,谁都看不出任何端倪来。此时草原上,秋草连天。他坐在草丛中,隐藏起来,最为安全不过。更何况还有阎护法。把七个葫芦一倒,方寒汲取起里面的战争杀伐之气来“可恶啊,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我辛辛苦苦,让七个奴仆足足采集了九年,暗中才采集了七葫芦的战争杀伐之气,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战争,还挑起了许多场战争!现在就要成功,回去让父亲给我把碧血灭魂剑练成道器。现在却是功亏一篑,实在可恶!那人到底是谁?让我这么多年的苦功,毁于一旦!敢抢我灵公子的东西,活得不耐烦了啊!”此时,那个身穿碧绿色长袍面容阴冷的年轻人,也在草原的深处,猛烈爆骂。深深的剑气把方圆十里的土地切割得到处都是裂痕。“看来,只有请杀手了!”这个“灵公子”想了想,突然抓出一道黑色的符箓,一下燃烧。顿时无数黑烟,遁入了虚空。足足过了两三个时辰,天边突然传来了一丝破空的声音,随后无数空气扭曲,三个人影在这个“灵公子”面前显现出来。这三个人影,个个都身材修长,蒙面。让人看不出来是什么相貌,活脱脱一个世俗中的杀手!但是他们身上的气息,强大得简直令人窒息!丝毫不下于赵玄宋唯一这种小巨头!金丹高手。这三个蒙面人,居然是神通七重,金丹高手!“原来是灵公子,你发出符箓。让我们三个人一起赶来,是要对付什么人?”其中一个蒙面人道:“我们三人,可不是好请的。每出动一次杀人,需要一件上品宝器。”“我知道你们三人,乃是海外四十大盗中排名第二,第三,第四的人。万归仙岛多次围剿你们,都没有成功,反而损兵折将。太一门的许多弟子也去杀过你们,但是你们仍旧活得好好的。这次我请你们,当然会给报酬,你们不会以为,我连报酬都给不出来吧。”灵公子阴冷的道。原来这三人,居然是海外,四十大盗之中,排名第二,第三,第四的凶恶霸主!当日,方寒在海上,击杀了四十大盗之中排名第三十八的绝命岛主,得到了五狱王鼎。那绝命岛主是神通三重,元罡境的高手,练成了罡气。十分厉害。不过,一个是排名三十八,一个是排名前五!差距有多大,用脚趾头都想得到。广阔遥远的海上,最凶恶的势力就是四十大盗,连仙道十派的万归仙岛都难以剿灭。现在这个“灵公子”一下就喊动了第二,第三,第四的三个霸主,后台之硬,也的确是凶猛厉害。“灵公子你的父亲是碧血老祖,我们自然不会怀疑你不给报酬。”其中一个蒙面人细细的说道:“你要杀什么人?把那人的相貌,修为,身份告诉我?”“那人的相貌是这样!”灵公子把手一挥,方寒的模样就显现了出来,当然是用海蜃气功变幻的模样。“修为应该是天人境!”“此人,没有看过?恐怕不是真实形貌!”另外一个蒙面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显现出了强大的洞察力。“我抓到了他的气息!这玉瓶之中,就是他的气息。”灵公子阴阴一笑:“你们凭借这气息去杀人,没有错误!杀了他之后,把七个葫芦给我拿回来!”“这个没有问题!”三大蒙面人,齐声答应,接过玉瓶,晃了一晃,就消失不见。

有很多魔道神通,都是要采集人的怨气,怒气,战气,濒临死亡之时候,那种种痛苦绝望的情绪,还有人间战场强烈的杀伐之气。这种魔道神通,极其厉害,一出手就是千万战魂,杀意凛然,可以造成一个领域。和玲珑大罗天,九宫神形术这样的神通一样,把人困在其中,折磨致死。像万罗的“七情大手印”,也是到世俗中去,采集众人的喜,怒,哀,乐,悲,苦,愁。炼就七情,出手之间,种种情绪铺天盖地潮水涌来,就算是金丹高手都要受到影响。不过盘武大力神通却是另辟蹊径,不是借助战场杀伐之气,绝望情绪炼成神通,而是开辟“第二脑海”,这却就是旷古奇思妙想,从来没有人进行过。就算是“阎”继承了种种黄泉魔宗的神通,看到这等开辟“第二脑海”的法门,也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人的脑海,乃是一切神通的源泉,法力的根本。在许多道家典籍之中,脑海又叫做“识海”“紫府”,人的神通大小,法力高低,全部都是取决于脑海的大方寒现在的脑海之中,有五十万匹烈马奔腾之力的神通,已经到了极限。再要增强法力,就必须要境界提升,脑海扩大。否则再怎么修炼,都不会增加任何的法力。但是盘武大力神通,却不是增加脑海的容量,而是开辟出第二个脑海来!人的大脑,十分宝贵。也十分的精妙和脆弱,任何真气罡气稍微散乱,都会给大脑造成毁灭性的破坏,一切的神通修行者,涉及到脑部修炼的时候,都要按部就班,小心翼翼的来。否则走火入魔,脑海炸开立即死亡。在大脑之中再度开辟“第二脑海”的想法,在很多前辈高人之中,也不是没有想象过,但太难以试验,就算是长生秘境高手,也不愿意拿自己的脑袋做试验。脑,乃是六阳魁首。不能轻动。不过盘武仙尊,却冒天下之大不韪,真的创造出了“第二脑海”的开辟法门,摸索出来种种妙用。所以他门下的弟子,个个都法力异常强大,号称“大力”。和人对敌,直接用法力压人,什么法宝都不用。这也就表示万罗身为金丹高手,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法力,连魔刀血苍穹血夜之王都压制不住他。下方边关上的战争,如火如荼。狼烟烽火冲天而起,金戈铁马气吞山河,惨烈搏杀日月无光。强烈的气势传达到千百里开外。方寒就运用起“盘武大力神通”,猛的把自己的法力凝聚成漩涡,把四周的战争杀伐之气,种种精魂,绝望情绪都吸收了进去,进入自己的脑海中。着一股强烈的“杀伐之气”进入了脑海,顿时方寒就感觉到自己脑海之中,千万战鼓齐鸣千士兵在相互搏杀,惨烈血污到处都是,自己的脑海中似乎是开辟出了一个新的战场,把自己都卷了进去。战场上的惨烈杀伐之气,并不是那么好汲取的。若是不懂汲取的法门,妄自采集,脑海立刻就被破坏,轻则神经错乱,癫狂而死。重则破坏脑海中法力运转的平衡,脑海爆炸。方寒虽然懂了这方面的神通,却也不敢轻举妄动。那惨烈的杀气,无数人的兴奋,激动,绝望,痛苦种种情绪一进入脑海,他立刻就运起了自己的法力,按照盘武大力神通的方法徐徐运转着,逐一的镇压。最后浓缩,凝聚成了一个极其小的圆球,在脑海之中沉浮不定。这个小圆球在脑海中,极小极小,但里面好像蕴藏了一个战场,里面许许多多人的面孔转来转去,喊杀声,战鼓声,都在其中隐隐约约的鼓荡着。方寒继续修炼着,不停在云层中汲取下面的战场杀气,众生情绪。脑海中的那个小圆球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足足到了夜晚,下方边关的战争都停了下来,双方徐徐收兵。天空中的气息才缓慢散去,方寒觉得再也没有任何气息可以汲取,也收了功,站立起来。“可惜,还差一点就可以练成一枚战魂舍利。按照盘武大力神通的修行法诀,一场大的战斗,产生的杀伐之气,足够可以凝聚成一枚战魂舍利。一百零八粒枚战魂舍利,凝聚在一起,组成天罡地煞的循环,再用本身精气燃烧,就足可以开辟第二脑海。但是今天的战争之气,好像少了一点。”方寒感觉到自己脑海中的那枚“战魂舍利”还不圆满,没有最终练成。不禁有些奇怪。“这不稀奇,因为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别人也在汲取战场杀气。哼!他们出来了。看来是兴师问罪来了。”阎猛的道。方寒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包围了。自己天空周围,一共七个人影。都穿着一种印有骷髅头的长袍,浑身鬼气深深,腰间都背着一个漆黑的葫芦,葫芦上也刻印有骷髅头,白骨森森,似乎要飞出来咬人一般。七个人,身上的骷髅头长袍,竟然是一件件的下品宝器,飞行快速。鬼气森森,阴气隐隐约约的缠绕着,显现出防护功能的强大。“就是此人?居然敢在这里汲取战场杀伐之气!和我们少主抢夺!杀了他!”其中一个鬼气深深的人看到方寒,猛一指!狞笑着道。方寒此时用“海蜃气功”化成了一个非正非邪的人,除非是金丹以上的高手,谁都看不出来他的真面目。这七个人自然不可能是金丹高手,哪里看得出来。“原来是你们这些毛贼,害得我一枚战魂舍利没有凝聚成功。”方寒眼力极高,一下个看出来了,这七个人的修为,是肉身境十重,神变的巅峰角色,和红怡郡主,方清薇,叶南天一样的修为,不过还没有踏入神通秘境,能够飞得这么高,纯粹是依靠身上一件下品宝器衣服的力量,居然就敢这么嚣张?这七个人,腰间的那个葫芦。正是汲取战争杀伐之气的宝物。他们却不敢汲取到自己的脑海中,只敢用葫芦收集,好祭炼什么法宝。七个人,显然是邪魔一流,方寒身为羽化门正道弟子,斩妖除魔,顺便收集法宝的事情,倒也责无旁贷。当下,方寒二话不说,伸手一抓,施展出了一门神通,乳白色的罡气猛烈冒出,在天空中凝聚成了一头大如山岳一般的白色天狮!这头白色天狮一张口,顿时风云变色。方圆数十里的气流,骤然塌陷下去,全部向天狮口中投射过去。那七个身穿“骷髅长袍”的黑衣人,瞬间就被这头白色天狮震撼,竭力挣扎,却都没有任何效果,那白色天狮口中投射出的强烈气流令得他们动弹不得,向狮口中投射过去。就要被天狮吞下。方寒的天狮**,也是火云仙子练成的神通,其中还融合了尧典,夏幽,禹焚三位太一门弟子的本命天狮罡气,强大得不可思议。虽然做不到一口气吞下十万兵马,但是一万兵马却是能够吞下去的。世俗之中的千军万马,只要他狮子张口,全部吞下。这七个身穿“骷髅长袍”的人,别说还没有修炼成神通,就算是神通一二层,也抵挡不住天狮的吞噬。“你敢吞我的人,简直是找死!”就在白色天狮吞下七个身穿骷髅长袍人的时候,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一条碧绿的影子飞了出来,一扬手,就是一口碧绿长剑,破空而出,斩杀向了天狮。“这口碧绿长剑”方寒一看,心中倒是吃了一惊,因为这口碧绿长剑威力极大,简直相当于还没有变成道器的魔刀血苍穹,是一件绝品宝器!道器不去说它,就算是绝品宝器,每一件都是能够引起腥风血雨的争斗,金丹高也没有几件。自己随便出来,就碰到了一件。“碧血灭魂剑?”阎忽然用精神交流,显然是认出了这口碧绿长剑的来历。“看来也是一件好东西了,我真是天生运气好的不得了,一出来就碰到冤大头!正好杀人夺宝!这个人的法力也不高,不是金丹,似乎都没有修炼到归一境!也没有修炼成天人!还是神通四重,阴阳境。看起来强大,但遇到我今天却是倒了大霉运!”方寒顿时兴奋起来。当下,他把手一挥,一团黑色风暴射出,正是无上神通,黑日风灾。只一下,就把这口碧血灭魂剑卷在了空中,落不下来。“血夜之王!”方寒意念猛的一动,全身血袍,背生蝙蝠血翅膀的血夜之王飞腾了出来,把手一张开,血淋淋的大手,破空抓去,硬生生的要摄取那口碧血灭魂剑。“找死!”此时,那条碧绿影子显现出了身体来,却是一个身穿碧绿长袍的年轻人,一脸阴邪,周身罡气好像磷火一般,闪烁不停,噼里啪啦!时而凝结成骷髅头,时而凝结成一尊尊的魔怪。这是神通修炼到了四重,阴阳境的地步。这种修为,其实也极其强大,可以纵横一方,但是和方寒这等怪胎却是不能比。当下,方寒就想给这个人来一记狠的。大日火灾蕴含着,要一下把这个人烧成飞灰。但是,阎的声音突然传来:“方寒,此人不能杀!他的碧血灭魂剑也不能夺!否则会有天大后患!此人有后台。”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