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杀我,我有血夜之王和你护身,金丹高手也奈何我不得。我虽然选择在大草原上,但也不是没有准备,有人来窥视我,阎你替我解决就好了!我此时祭炼神通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分不出丝毫的法力来,还过一刻,还过一刻,我就能够开辟第二脑海了!”方寒在全身心的接引星力,和战魂舍利融为一体,开辟第二脑海,不能有丝毫的分神,但是阎的意念传递到了他脑海中,他也就感觉到了,不过他心思周密,稍微一计算,就知道不会有什么大事,因为有“阎”和“血夜之王”护身,就算是金丹高手也奈何他不得,又怎么会害怕?天下有几个金丹高手,还专门跑到大草原上去偷袭自己?那不是一个大富翁跑到叫花子堆里去讨饭?况且自己还用“海蜃气功”改换了形体,什么都让人察觉不出来。“这次恐怕解决不了,因为来的恐怕是三大金丹高手!而且这三大高手法力十分强大,比起万罗丝毫不逊色,有一个甚至在万罗之上,最少都练就了二十种神通!单单一个,我们就收拾不下来,更别说是三个联手,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你速速开辟第二脑海。否则的话恐怕大祸临头。”阎急忙道。“什么?”这下轮到方寒大吃一惊。“三个金丹高手来杀我!这是怎么搞的?难道我天怒人怨?运气开始衰落?”方寒心思剧烈变化着,他知道“阎”绝对不会说谎,毕竟以前相当于长生秘境的高手,眼力非常的老辣,发现了三大金丹高手的气息,这绝对不会错。要是一个金丹高手,一对在对方没有道器的情况下,方寒可以把其击败,但却不能将其击杀。击败和彻底杀死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一个金丹高手要亡命逃跑,总是有办法的。一对二,方寒必败。一对三,没有任何的悬念,方寒必死无疑。对于自身的能力,方寒却是非常清楚,在五帝大魔神通没有练成之前,根基还是不稳。对上真正的高手就会露出很大的破绽。三个老辣的金丹高手来杀自己,方寒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跑”,有多远跑多远。但是现在他不能跑,因为第二脑海还没有开辟成功,一旦逃跑。所有的努力都全部白费,还有那战魂舍利和星力失去谐调,脑海爆炸的危险。跑也是死,不跑也是死,左右为难。“只差一点,只差一点点,希望那三大金丹高手顾忌一点点。迟点发动攻击,那我第二脑海开辟成功,也可以抽身而走了。”方寒一发狠心,猛的运转了全副精神,再度接引星辰之力。顿时之间,天空中那游丝一般的星辰光线陡然加粗,变成了手指粗细,一条一条不知道多长,晶莹透亮。这是竭尽全力,在力求最快的时间内,把“第二脑海”开辟成功。天空云层之上,三个人影在隐藏,徘徊,潜伏着。其中一个高高的人影看着下面方寒在吸纳星力,不由得道:“是不是那灵公子要杀的人?”另外一个人道:“按照气味是没有错,只不过面貌有些不同。但是此人乃是幻化面貌,用了一种奇功,似乎是玲珑福地的海蜃气功,而且这门神通的本质极其强大,似乎是金丹高手炼制而成,以这个人的修为,不可能修炼出这么强大的神通出来,这就怪了。好像是什么人修炼了神通,强行灌注给他的。莫非他是某个门派掌教的儿子,别人辛辛苦苦修炼了神通,直接传功给他?”“不错,此人身上是有古怪。他周身血光隐隐闪烁,似乎是有某种极其厉害的法宝守护身体。我们得小心,必须要一击得手,免得他逃遁就不好了。”一个女声轻轻的道,这其中一个杀手,居然是个女的。“我们灭星盗,刺月盗,诛仙盗。三个人出手,还杀不了一个小小的神通五重,天人境的人,那会名声尽毁,以后都无法接到生意了。”就在三大金丹高手相互交流之间,突然看见本来细如游丝的星力光线加粗,变成了指头大小,三人立刻一震:“我们上当了,此人早就发现我们。而且他不是在普通练功,是在练就一种很危险的神通,无法脱身。我们还不早点击杀,他练成神通之后,就会逃跑”“杀!”海外四十大盗中的三大高手,灭星盗,刺月盗,诛仙盗。同时出手!那灭星盗,就是一个高高的男子,一出手就是一大片璀璨星光压迫而下,星辰之中,还带着无数的沙粒,每一粒沙粒,都发出轰隆隆的雷声,似乎可以把万物都炸开。这是一门大神通,叫做“星沙炼雷罡”,也是采集域外各种星辰光线,用秘法练成沙粒一般的东西,每一粒沙就是一粒神雷,一下出手,千万星沙把人包裹,然后一起爆炸,任何坚硬的东西都成为粉末。而那刺月盗,却是张口一吐,无数黄云滚滚而出,把方圆几十里都罩住,宛如沙尘暴一般。这却是一门土系神通,“万里黄沙术”。诛仙盗,是排名第二的大盗,仅次于第一“弃天盗”,法力最为高强。她是个女子,一出手,五指张开,每道手指上都射出一条剑气,每条剑气都呈现出各种颜色,分别是红绿蓝黄紫,五道剑气,射出之后,在天空中凝结成了一朵水缸大小的莲花,五色莲花,光芒千重竟然有一股巨大的定力,把方圆几十里的虚空都冻结住。好像一瞬间,空气变成了钢铁,变成了水银,方圆几十里的草原上,所有的动物都凌空飞起,七孔流血,因为那冻结的空气,极其沉重,把他们所有的血液都从身体中挤了出来。而所有的植物,都全部枯萎,它们的汁液,也全部都被挤出。就是这一刹那,本来秋草连天的草原,一下变成方圆几十里的荒凉戈壁,好像这一片世界被毁灭过,清洗过一般。这竟然是一门无上神通,和黑日风灾,大日火灾一样的无上神通,而不是天木**这一类别的大神通。“净世莲华!”阎一看这五彩莲花,顿时眼睛都快从眼眶之中掉了出来,“这是域外佛门的无上神通,玄黄大世界之中根本不会有佛门的存在,佛门也不会到玄黄大世界中来传教,这在十万年前有过秘密约定的,为什么这个女子身上会练成佛门的无上神通!幸亏我老阎知道得多,要是换了别人,休想知道这种事情!快!不能让那净世莲花发挥到极限,否则真的有清洗一方世界的威力。血夜之王!破开那莲花!我来对付星沙炼雷罡和万里黄沙术!”血夜之王这个道器真灵,是方寒的一个化身,却又有独立的意志。能够自行修炼,不过修炼之缓慢,令人发指。道器道器,得道了的法器,本来就有自我成长的能力。做为一个分身,血夜之王自然无条件的服从方寒的意思,但是做为一个器灵,在方寒没有发出指令之前,它也可以做出独立的判断来。其实不用“阎”多说,血夜之王就知道,那朵五彩莲花一显现出来,威胁极大。立刻全身暴起,化为一道长达百丈的血色刀芒,狠狠的劈向了那朵五彩莲花。与此同时,它还分出两道稍微小一点的刀芒,分别斩杀向了“灭星盗”“刺月盗”。“血夜之王,你这小子,还怕我应付不过来么?实在是太小看我了。气死我了,我要是恢复力量,称霸仙魔两道都不成问题,你简直是气死我了。你们这些货色,通通给我死啊。九天九地腐仙大阵!”阎一看血夜之王还分出两道血色刀忙帮助它,不由得脸都气得扭曲了。它知道是血夜之王怕它应付不过来。但是阎曾经何等厉害?对于血夜之王的好心,不但不领情,反而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黄泉图”中,猛的飞出了两座大阵,一座浑浊,一座清晰,都有九重,似乎是天和地一般。正是“九天九地腐仙大阵”,一座代表九天,一座代表九地。哧啦!血色刀芒首先破开了“星沙炼雷罡”和“万里黄沙术”,而阎的九天九地腐仙大阵则是直接把所有的星沙雷,沙尘暴都收入了其中。而那朵五彩莲花也被刀光一下撼动,虽然没有破裂,但压力却已经减小了。“居然是一件道器!一个小小的神通五重天人境就敢拿道器出来,这是找死!匹夫无罪,怀宝就有罪!杀了此人,夺了道器。就算是得罪长生秘境的巨头也在所不惜了!”灭星盗,刺月盗两大高手冷不防被破开神通,不惊反喜。当下对望一眼,两颗金丹从头顶上升腾起来,猛烈一轰!啪啪!两道血色刀芒被轰击得粉碎,而阎的两座大阵也被炸开。阎整个身体,都被轰进了黄泉图中,皮开肉绽!爪子都掉落了。现在的阎,只相当于天人境高手,虽然能够发挥出黄泉图的一些妙用,但哪里是金丹高手的对手。这一下轰击,差点被打得形神俱灭。

“我现在的力量太弱小了,要是能够真正的恢复力量,这三个小毛贼我根本不放在眼里啊,就算是三大长生秘境的高手我也可以从容走脱,可惜恢复力量何等艰难?方寒还没修炼到长生秘境。要是他修炼到了长生秘境就可以从仙界灵气之中提炼出九种纯阳灵气,供我恢复啊啊啊啊啊啊总有一天,我会重新恢复力量,把打过我的人统统打死啊。”发出阵阵不甘愿的哀鸣,“阎”回到了黄泉图中沉寂下去。它被两颗金丹轰中,受伤实在是太严重了。虽然没有被打回原型但是起码得要一年半载才恢复得过来。在它沉寂下去之后,“黄泉图”化为了一道黄光缠绕方寒周身,又成为了一道纹身。相对于“阎”的力量弱小,血夜之王就表现得强大了很多。这头蝙蝠一般的血色大魔,毕竟不同凡响,乃是价真货实的道器,力量没有半点亏损,法力强横无边,如果方寒再会一种血炼神通的话,用精血去日日滋养它,那它的威力更大。假以时日,千年以后成为中品道器都未必不可能。一刀把天空中最为强大的那朵五彩莲花劈得力量减弱,血夜之王也不怠慢,身躯一动,化为一条鲜红的血影到处游走,利爪一张,就轰击向“诛仙盗”,全然不管另外两个大盗,这一爪抓去,竟然完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因为它看出来了,自己虽然强横,但是要以一人之力阻拦三人,却也是不可能。不如弃三搏虽然血夜之王不知道这三个人的来路,但它早就看出来了,这三尊高手之中,最为厉害的就是这个发出“净世莲华”的女子,如果自己以命搏命,全力袭击这个女子,那肯定可以牵制另外的两人。“血夜之王”乃是一代魔刀之器灵,自从炼成之后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场战斗,机变诡诈,在夹缝之中求生存,在绝望之中寻找一线生机,在临场的时候,总能够找到最好手段来争夺到点点滴滴的机会。“哼!找死!”“诛仙盗”这个女子冷哼一声,那五彩莲花当空再一旋转,再次发出彩色光辉,狠狠撞击向血夜之王,莲花绽放之间,无数剑气涌了出来,组成剑阵,笼罩向“血夜之王”。“你也太小看我了!”血夜之王阴冷的一笑,他的面孔和方寒一模一样,也继承了方寒的性格优势,诡计多端,下手狠辣,不择手段,看见剑气大阵笼罩向自己,身躯一扭,突然化为一道血光,凭空消失在空气之中。下一刹那,嗡嗡嗡,嗡嗡嗡,无数声音从虚空中涌了出来,一缕血光已经逼近了“诛仙盗”斩杀下去。“瞬杀**!”“诛仙盗”大吃一惊,身上的护身罡气纷纷破碎,就连外套也一下震得粉碎,显露出了里面的护身宝衣,那件护身宝衣上面刺绣了一朵朵的莲花,一遇到攻击,就绽放出朵朵白莲,托出了刀光。她的护身宝衣乃是一件极品宝器,真正的宝贝,防护极强,叫做“万莲法衣”。比起羽化门那玄铁真人的玄铁战衣都要强大一个等级,一般攻击根本斩杀不破,就算是以前的魔刀血苍穹也破不开,但是现在的血苍穹,血夜之王却是道器,哪里还会在意宝器的防护,刀光斩杀下去之后,顺势一绞。砰砰砰砰那些白色莲花纷纷粉碎。血夜之王施展的其实并不是瞬杀**,而是“白帝金皇斩”。五帝大魔神通乃是五行神通中的最高顶级功法,其中有类似于瞬杀**的神通,而且炼到极致,威力还远远超越瞬杀**,只是这门神通自从黄泉大帝不在以后,就没有人施展了,失传已经好几千年,都快淹没在众人的记忆之中。“先救诛仙!”灭星盗,刺月盗两大高手本来想杀死方寒,但瞬间感应到了“诛仙盗”的危险,都去解救。血夜之王的战术果然起到了效果。轰隆!两人的金丹再次飞出,竟然也是瞬移飞到,道道神通化为丝线,缠绕住了血夜之王的刀光。那“诛仙盗”再奋力一逼,一口血色魔刀就从隐藏的空气中逼迫了出来,足足被轰击出了数十里开外,刀身长鸣,似乎是受伤了的野兽。这一下,“血夜之王”也有了小小的损伤。面对三大金丹高手,“血夜之王”也应付不过来,除非是中品道器,或者是“不灭电符”那种上品道器,当然如果是“天皇镜”这种绝品道器,稍微照射到,三大金丹高手不死也要重伤。不过经过“血夜之王”的这么一折腾,天空之中的星辰之力再次加大。方寒整个人凌空漂浮了起来,周身星光缠绕,尤其是头上的天门,似乎是一个无穷的漩涡,所有的星辰之力都会吸取了进去。方寒此时,脑海中的一百零八颗战魂舍利已经彻底和星辰之力融为一体,一个不同于原来脑海的第二识海,精神空间,被徐徐打开原来方寒的脑海中,全部都是一座座的大阵,还有蓬勃的法力,把脑海充塞得满满的,稍微一动,就有一种要溢出来的感觉,就好像积蓄满了洪水的水库。而现在,第二识海一开辟成功,立刻那拥挤的许多法力,都流淌了进去,原来的脑海再也不是那么拥挤了。脑海就是识海,又称为紫府顿时之间,方寒都感觉到了自己整个人浑身前所未有的轻松,似乎是整个身体轻松了很多,如卸下万斤重担。这好像是一个天天锻炼,背负着几百斤铅块的人,有朝一日,突然卸下铅块,那自然是健步如飞,身轻如燕!这种舒畅的感觉,简直难以形容。“诸位为什么要刺杀我!我似乎并没有得罪诸位!”方寒这一下开辟第二脑海成功,虽然法力并没有增加,但是运用神通法力的灵活性却大大增加,身体也轻快了不知道多少。如果先前,一眨眼的时间,他能够摧动黑日风灾,那现在只要半个眨眼的时间,黑日风灾就已经打了出去。别小看这半个眨眼,往往就是生死区分。魔刀血苍穹也“铮”的一声,回到了方寒的手中,血夜之王在方寒头顶时隐时现。方寒周身,一条苍茫的气流环绕着,这是“苍茫诀”,火云仙子二十八种神通的其中一种。在“苍茫诀”之外,是一层透明的寒气,好像鸡蛋壳一般的裹着,寒气里面雪花飘飘,似乎是一个冰雪的世界,方寒整个人就躲藏在冰雪世界的深处。这是“冰雪界限”。“苍茫诀,冰雪界限!你是玲珑福地的什么人?才神通五重天人境,就能够拥有道器,而且你的许多神通,都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似乎是别人传传功给你的,你莫非是玲珑仙尊的儿子?不对,玲珑仙尊似乎并没有儿子。”灭星盗看见方寒居然成功的炼成神通,恢复过来,一面说话一面暗暗移动着,封锁住方寒逃跑的一切路线。“哈哈哈哈哈,你们无缘无故刺杀我,还要问我的来历,是不是太唐突了一些,我何德何能,居然能够遭到三大金丹高手的围剿?修道界的金丹高手,都是一方霸主,居然联手刺杀一个天人境的修士,传了出去,你们不要名声了?”方寒似乎是没有察觉到灭星盗的意图,反而和他论起道理来。听见方寒这么一说,顿时三个大盗都对望了一眼,分别慢慢移动,就要形成一个最佳的围攻姿态。“到底是纨绔,还是嫩了一些,如果不和我们说话,立刻就跑,倒有三成机会逃出去。现在让我们站好了方位,一成机会都没有了。”“实在是太天真,难道以为我们会放过他不成?”灭星盗,刺月盗,诛仙盗精神交流着。“你夺走了碧血老祖儿子灵公子辛苦采集的七大葫芦战争杀伐之气,他恼羞成怒,于是花大价钱请我们来杀你。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怪就怪那个灵公子吧。”刺月盗突然喝道:“动手!”三位大盗,正要动作,但是突然就感觉到了一阵香气传达而来,直沁入脑海精神,整个人顿时被迷住了一般,好像沉迷在无边无际的花海之中,不能自拔。“天香迷神功!不好!这家伙狡诈万分,绝对不是纨绔子弟,居然偷偷施展这门大神通!”诛仙盗这个女子首先惊醒过来,脑海中的金丹猛一旋转,把香气全部炼化,就看见一条血光哧溜向远处飞去,几个沉浮就不见了踪影。夜风中,传来方寒的声音:“三位高手,来日必有后报,我记住你们了。你们就等着以后无穷无尽的麻烦吧”原来方寒刚才,暗中施展了二十八神通中的“天香迷神功”,这种大神通,专门迷惑心神于不知不觉之间,幸亏三个大盗是金丹高手,否则恐怕会心智丧失,成为方寒的奴隶。“追!他跑不了多远!”灭星盗怒吼一声,远远追了出去。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