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无际的草原上,许许多多的河流蜿蜒流淌着,好像一条条玉色的带子,从高空俯瞰而下,美丽得不可想象,许许多多的草原部落,种族,帝国都在这其中繁衍生息,不知道孕育了多少文明,有些遗迹神像残骸,代表了大草原文明的巅峰,令人感觉到一阵阵的古老意境,雄伟和壮阔。不过这些,方寒都没有丝毫心情欣赏。他悄悄的从天上落了下来,整个人包裹在一团土黄色的光晕之中,贴着地面飞掠,整个人的气息好像和大地融为一体,没有任何人能够察觉得到有任何的不妥。一些在草原上放牧,准备在冬天来临之际,把牛羊增加最后一趟肥膘的牧人,只感觉到一股轻微的沙尘从身边飞卷过去,带起一根根枯黄的秋草在半空中团团的旋转,除此之外一点儿也看不到方寒的身影从身边飞过。方寒整个人完美的和大地戊土精气相互交融,如水如乳。他正是要甩开身后的三大杀手追兵。灭星,刺月,诛仙。海外穷凶极恶四十大盗中的二,三,四名,三大金丹刺杀一人,他稍微不注意就危险了。此时,他施展的乃是“黄帝土皇道”中的“土遁”,整个人和大地紧紧贴住,一面飞行一面凝练这门无上级别的太古魔道神通。在他的五帝大魔神通之中,以这门土皇道最为弱小,因为缺少土系的精气,但是如果练成之后,这门神通的威力却是最大,因为五行之中,土位居中央,乃是五行之首。他在一边飞行逃走之间,一边运用法力吸收着大地精气,不断的有土系元气被吸入了两个“识海”之中。自从开辟了“第二识海”之后,他的修炼速度又增加了一倍!也是,开辟第二个识海,就等于是多了一个人修炼。方寒现在吸纳元气的速度,就等于是两个神通五重“天人境”的修士同时修炼。如果不出意外,把“黄帝土皇道”修炼成功,需要二十年的时间不停吸纳大地精华,现在则只要十年就可以了。而且他现在吸纳仙界灵气,转化为法力的速度也在成倍的增长着。以前“世界之树”吸纳的仙界灵气,在提供给他修为必须之后,每天还可以多炼制三百三十六枚元婴丹,但是现在却只能炼制出一百八十粒元婴丹了。修炼“盘武大力神通”的人,固然是法力雄浑,不可思议。但是每天消耗的丹药也是平常修士的许多倍。如果不是“世界之树”能够大量的汲取仙界灵气的话,方寒还真是修炼不起“盘武大力神通”这门盖世仙法。“这些追兵还真是烦躁,都追了我三天三夜了,都没有甩掉他们,一定要找个机会干掉他们。”方寒在飞行之间,张口一吐,飞出了一团水光,好像十五的月亮一般圆润,竟然是一块水镜。此时水镜之上,显现出了几个依稀的黑点,朝自己越追越近。他知道是三大金丹高手,不禁恼怒起来,心中暗暗发狠,要干掉这三人。这是方寒“黑帝水皇拳”修炼得略有小成之后的一门小术,千里水镜术。能够和方圆千里之内的水气沟通,在一块水镜之中察觉到种种异端,却不会让任何人所有察觉。黑帝水皇乃是一切水源的终极掌控者,如果方寒修炼到极致,那么整个世界的水气都是他的耳目。“方寒,这三人身上怀有秘术,恐怕是甩不掉他们,不过过了这片草原,就是大玄帝国,天下第一大王朝,那里是太一门的势力,他们不敢胡来。我们再稍微隐藏一下形迹,甩掉他们不是难事。”阎的声音传达了过来,这三天时间他稍微的恢复了一些。“大玄帝国么?传说大玄帝国之中有巨大的市场,任何奇珍异宝珍惜材料都可以在其中买得到,比起万归海市来要大千倍万倍,甚至有传说,一些修士在其中淘宝淘到了远古道器的残片。”方寒一听,倒也想看看,大玄帝国作为天下第一大帝国,比起自己所在的大离王朝到底怎么样?“不错,大玄帝国的市场,有许多势力在其中盘踞,甚至还有魔道的高手隐藏身份,在其中经营买卖,拿奇珍异宝换取灵丹妙药。只要这些魔道高手安分守己,太一门虽然知道,但也不驱逐,只是收取重税而已。每年太一门,就靠大玄帝国巨大的市场,赚取无数的灵药,材料,来供养百万弟子。”阎细声细气的道。“哼,太一门虽然打着斩妖除魔的旗帜,但对于自己的市场却不敢轻易的破坏。否则门派资源立刻就要出问题。每天偌大的帝国,不知道多少丹药流通,这许多资源就化为了税收,进入太一门的口袋,相当于仙魔两道都为太一门做事。难怪万归仙岛要开辟海市,因为这利润太诱惑人了。”方寒暗暗盘算,自己是不是在轮回峰上开辟一个市场,先试验一下让门派弟子做内部交易,然后徐徐做大,不过这个想法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现在主要的还是修行。因为时间紧迫,和华天都决战只有八年时间了,“走!去大玄帝国!”一道微风,贴着地面,陡然加速,一下就到了数百里之外“诛仙,这家伙飞行快了许多!似乎是要进入大玄帝国!大玄帝国可是太一门的势力范围,咱们在其中大动干戈是不行的。”很远的天空上,灭星盗突然神情一动,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这人很古怪,我们追了他三天三夜,都没有一刻时间停留下来。他居然还支持得下去,法力没有枯竭,要知道以我们金丹的修为,都在汲取法晶玉石补充消耗。”刺月盗摇摇头:“这一趟追杀,我们损失了不少法晶玉石,以后得从那灵公子手里连本带利的讨还回来。”在他说话之间,砰!一块法晶玉石里面法力全部被汲取,失去效力,化成粉末。法晶玉石,是补充法力的最好灵石。每一块都价值不菲。在争斗之中,如果能够拥有这种灵石,就不怕法力枯竭。不过方寒靠的却不是法晶玉石,而是仙界灵气。当初他在地底夺取到了一箱子法晶玉石,早就用光了。“此人既然能够拥有道器,那么拥有大量的法晶玉石也不奇怪。就算不为那灵公子的雇佣费用,我们也要杀了此人,夺取他身上的诸多宝贝。不过进入大玄帝国,我们也要隐藏身份,紧紧咬住此人。找到机会暗中诛杀!”诛仙盗这个女子面无表情方寒此时,飞行了半天,就隐隐约约感觉到了,地平线的远处,似乎有一种浑厚的力量,在镇压着大地元气,似乎是一座极其雄伟浩瀚的建筑。他连忙飞了起来,远远看去,就在地平线的尽头,出现了一片片的白色,飞得越近,就看见那片白色居然是一座座的城墙!那城墙足足有几百人来高,都是洁白的颜色,一尘不染。城墙之内,一座座的高大建筑,拔地而起。远远望去,那城池之中,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城市之外,道路四通八达。甚至天空上,都有人飞来飞去,落入城中。这是在任何一个国家都看不到的。方寒想看一看城市的尽头,但是一眼望去,那城市似乎是没有尽头,全部都是高大房屋,鳞次栉比,宽阔的街道,一座座的宫殿,连接到千里之外,无数的河流在城市之中穿行,碧波荡漾。看到这样的景况,方寒几乎是张大了嘴巴,他从来没有看到这么雄伟的城池,连绵几千里地的大城。龙渊城是够大了,作为前朝古都,处处都是莺歌燕舞,车水马龙,店铺商楼,不知道多少十里长街,繁荣得烈火烹油一般,但是现在比起这座不知道几千里的大城,简直宛如乡下的小破集市!不错,就是乡下的破集市,又脏又乱,落后得可以。就算是龙渊第一世家,方家的总督府,也比不上这座城市里面一座大点的商铺。论干净整洁程度,更是大大不如。更别说城池之中,那一座座巨大的宫殿了。“大玄王朝,做为天下第一帝国,当之无愧!别的国家看到这座城池,只怕就会生出臣服的心思来。”方寒一面感叹,一面显现出形体,却不是本来面目,而是“海蜃气功”化成了一个黑衣冷峻的男子,渐渐的降落到了大城之中。因为天空中有很多修士飞来飞去,显然是这座大城不禁止人飞行。方寒落到了城中一条宽阔的街道上,路边的行人有的纷纷让开,对他表现出了羡慕的眼光,更有议论纷纷的。“这是一位神通秘境的高手,绝对是,那身上的气势我分辨得出来。和那些借助法器飞行的人不同。什么时候我能够修炼到这种地步就好了。”“我们哪里有足够的丹药修炼到神通秘境,除非先修炼到肉身十重神变的境界,再去太一门中世俗的武馆报名,运气好的话,有可能被招收成外门弟子。那样就有丹药发放,有希望修炼了。”“还是想想,怎么赚到玄黄币再买丹药吧。”“巡逻的士兵来了,咱们避开吧!”喀,喀喀喀喀喀一阵整齐的步伐从街道另外一头传达了过来,方寒一看,却是一队百人的士兵,个个身穿一种黄色铠甲,手提长枪,力量雄壮,竟然个个都是肉身境第七重,内壮的境界。这是巡逻的士兵。居然个个都是肉身七重的人物,在别的国家,都称得上武学大师了。可以开武馆收徒,成为一方师傅。但是在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士兵。玄黄币是大玄帝国的货币,并不是金银,而是一种奇异的金属制作而成。在修道界有时候都当作货币使用。但是修道界现在的硬通货还是丹药,飞剑,法衣。方寒听着一些人的议论,也不以为然,信步在这座城池的大街上游荡着,寻找什么出卖奇异药材的店铺。

现在方寒身上真的是清洁溜溜,什么都没有。可谓是穷光蛋一个,八部浮屠已经和五行之地的灵符合二为万万不能送出去的。而从龙宫之中夺取到的所有法宝丹药,也消耗一空,世界之树每天积累的元气,他也要转化为自己的法力。不能炼制元婴丹。他现在有五个识海,能够容纳多少法力?尤其是,他的金丹蕴含了九十种神通,每运转一下金丹,都得要消耗无比巨大的法力。如果没有世界之树仙界元气的支持,根本运转不了。如果现在,他把自己的金丹给别人,如鬼帝,黑幽王,这等高手只运转一下,所有的法力都全部消耗一空。筋疲力尽,动弹不得。九十种神通的金丹,就等于是一座山!就算是神通秘境第十重逆天改命的高手,也运用不了几下。所以方寒每天汲取的仙界元气,都要储存在识海之中,作为运转金丹神通的力量。他每一次运转金丹消耗的仙界元气,足足可以炼制出一万枚元婴丹!一万枚元婴丹的元气,就够方寒稍微运转一下金丹。这等消耗,谁消耗的起?这种神通,只有长生秘境万古巨头才能够运用。要不是没有世界之树汲取仙界元气,方寒就算修成了九十种神通的金丹,也运转不起来,反而是累赘。九十种神通的金丹,本来就是逆天的行为了。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世界之树每天汲取的仙界元气,已经不能用来炼制元婴丹,只能储存起来,作为催动自身金丹的力量。所以现在方寒,已经基本上失去了“日进斗金”的能力。再也不可能去一下就拿出百万丹药,十亿丹药,去结纳别人,买卖东西。强大,也有代价。就好像是世俗中的武道高手一样,能力虽然强悍,但也要每天吃好喝好。如果方寒没有世界之树,要催动金丹,不知道要准备多少法晶玉石。每动弹一下,消耗的法晶玉石足可以让一个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破产。方寒现在总资产,就是一张黄泉图,一口魔刀血苍穹,还有五行之地灵符八件龙宫至宝血龙晶山峰构成的八部浮屠。虽然在羽化门的山峰之中,有一些护山大阵,如衍月剑阵,巨灵旗,五狱王鼎,还有杆射星箭,一张落星弓。但都是以后用来防备神族入侵的,现在给魔女操控。这些都不能给出去。到了玲珑福地,就是只拿出一个金丹寿礼,那也太寒碜了。“穷啊!穷!想不到我方寒,修炼成了九十种神通的大金丹,法力接近亿,却变成了穷光蛋。如果再能够找到一大块世界之树的碎片就好了!”方寒现在最迫切的,就是寻找到“世界之树”的另外碎片,如果有大量的碎片,大量仙界元气,他催动自己的金丹,更加灵活。而且还能够分出多余的灵气,炼制丹药。长生秘境的高手,为什么虽然能够汲取仙界元气,但是却不能炼制丹药?就是因为汲取的仙界元气,刚刚供给自己消耗修炼所用。现在方寒也出现了这样的尴尬。刚刚好用。“要不?我们干脆现在去五行之地,抓上几头玄武,腾蛇,朱雀……回来,当做礼品送人?”阎道。“算了,五行之地也不是善类。我总感觉到那远古魔尊,有一些神秘诡异,而且太一门对五行之地虎视眈眈。太皇天那种高手上次就差点在星空中把我给杀了,如果没有拉拢更多的高手去五行之地之前,我不愿意轻易的去。要知道,我现在炼成了九十种神通的金丹,长生秘境有希望。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所有努力全部白费。”方寒摇摇头。他现在的能力,不想卷入长生秘境巨头之中的争斗。“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先去大玄帝国找颐亲王,看看他有什么礼物?此子财力雄浑,还是找他借势比较好。”方寒心中打定了主意。就在这时,突然一道星光降落下来,却是“巨婴”一般的星云宝宝。“怎么?星云宝宝?你从太极星宫中回来了。这次给玲珑仙尊拜寿,星主给了你一些什么礼物?”方寒问道。“就是三百粒星斗聚法丹,三百尾星光兽,三百口绝品灵器的飞剑,三百件绝品灵器法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爹爹说,方寒大哥你财大气粗,我跟着你一起送礼。”星云宝宝憨声憨气的道。“跟着我送宝?我现在穷得只剩下法力了。”方寒苦笑着摇摇头:“你的礼物也不多,我还想和你蹭一点点。现在看来也不行了。对了,星灭邪怎么去?”“他自己准备了礼物,已经前往玲珑福地了。他肯定不愿意和你一起去拜寿。”星云宝宝道:“大哥你送礼,要送太一门弟子的金丹,谁会跟你一起,惹上这种破家灭门的是非?”“走吧,咱们一起去到大玄帝国见见颐亲王再说。”方寒大袖一挥,包裹住了星云宝宝,飞出群星门洞天。这次他在群星门洞天之中,收获极大,不但修成了金丹,还学到了佛门手段。甚至把星辰之道也加深了领悟,对以后的修为更加透彻。惟一的就是,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了,穷光蛋一个。飞出群星门洞天,方寒直接在“九天罡风层”中穿梭,而不是下落到地面。本来在九天罡风层中飞行,极其消耗法力,不过这点罡风对于方寒来说,算不了什么,他在罡风层中穿梭,是想寻找一些风巨灵,或者是遇到罡风层中前辈高手留下来的飞剑,降服到了好去送礼。“想不到,我居然沦落到了自己采药,自己抓捕灵兽的地步。要是以前,我拥有十亿丹药,虽然就去买。或者用丹药砸人。”一下分出不仙界元气来凝聚元婴丹,方寒真还有一些不适应。以前他大手大脚惯了,现在紧巴巴的日子,还真的憋屈。尤其是,接下来去玲珑福地,是一个巨大花费的地方。外界都传闻,方寒富裕可以比拟一个门派。但是到了玲珑福地,所有的女弟子看见他穷的什么都拿不出来,那也是一大尴尬,更别说是四处结交了。不过,九天罡风层虽然巨大,广阔无边,但有价值的“风巨灵”早就被一些高人收取了,方寒却是没有什么好运气,没有碰到一头。更别说是前辈高人留下来的飞剑了。自从凝练金丹后,方寒觉得自己的运气似乎消耗光了。玲珑福地,传闻远在海外,越过重重大洋,尽头深处,有无数仙山瑶池。在那空间变幻的深处,这个可以抗衡太一门的女性门派,就隐藏在其中,玲珑仙尊,作为三千年来第一人,法力高深比风白羽,星主还要强横的多,横贯诸天万界,自创玲珑大罗天的无上神通,号称大罗。大罗,一切时空,都永恒自在。这已经不是长生秘境中的境界,而是仙界之中仙人的境界。方寒研究过玲珑大罗天的神通,的确高深莫测,甚至不在“众星无极书”“五帝大魔神通”之下,但是火云仙子修炼的“玲珑大罗天”,也不完全,似乎只有一小半。金丹高手虽然是小巨头,但修炼这种无上神通,也不可能一下全部教授。这种无上神通高深处,必须要长生秘境才能够参悟。方寒修炼的“五帝大魔神通”也是一样,修炼到了长生秘境极高的境界之后,甚至可以学太古佛门大能,演化五行灵根,镇压魔尊,甚至可以演化出一方天地,开辟一方世界。九天罡风在身边撕裂着,怒吼着,鬼哭神嚎,越来越凶猛。但是方寒却丝毫不在乎,一眼望去,甚至可以透过罡风层看到下面的大地,判断出自己飞到了哪里。他现在却不是去玲珑福地,而是去大玄帝国。就在这样的飞行之中,突然之间,出现了意外。一块方圆数百里的罡风层,居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随后,大雾弥漫,烟云缭绕,水气充盈。以方寒的能力,居然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法力波动。安静无比。周围烟水之中,出现了鸟语花香的声音,随后一朵朵的鲜花盛开,河流在花丛之中流淌。阳光从虚空之中照射下来,烟水朦胧,和阳光折射出彩虹,瞬间,不知道是谁人用**力,在九天罡风层中,塑造出了一个洞天福地似的世界,花山花海,到处都荡漾着幸福的意味。“谁?谁用**力故弄悬殊?”方寒深入其中,就觉得四外茫茫,已经丝毫看不到九天罡风层,也看不到大地,好像陷入了一个虚空幻境之中。不用说,这就是极其高明的手段在路上埋伏等着他。“羽化门方寒……”花山花海深处,许多烟水组成了一个朦胧的女性影子,真是如烟似水,如凌波仙子,如河中水精。“烟水一!太一门第一真传弟子,华天都的未婚妻!”方寒瞳孔猛的缩紧:“你居然能够拥有这么大的法力,难怪长生秘境的刑无血都杀不死你。”“恩?你居然可以认识得我出来?难怪可以华天都抗衡!你的法力居然如此浩瀚?你的金丹,凝练了多少神通?八十种,九十种?”这个烟水组成的女子渐渐清晰起来,盯着方寒。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