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树,又一碎片出现,对于别人来说是废物一件,没有青帝木皇功根本不能炼化,但是对于方寒来说,却是无与伦比的宝物,一个每天可以产生大量资源的无上宝贝!足足一人来高的世界之树碎片,方寒都无法想象,自己融入世界之树树苗之中以后,会汲取到多么庞大的仙界灵气,而一天又能够练成多少万粒“元婴丹”?在大玄帝国之中,就有这么一种好处,有大量的丹药就能够购买到自己想要的物品,各种天材地宝,根本不用四处奔波寻找,打打杀杀,费尽心血。天下仙魔两道,甚至还有妖道,千百散修门派,只要开宗立派都需要大量的丹药。要大量的丹药,就得拿各种宝贝来大玄帝国的市场上换取,所以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的天材地宝滚滚流入大玄帝国的市场上,这种千百万修炼者聚集起来的力量,是任何人的奇遇都比不上的。甚至,你有上亿颗丹药,购买“五狱王鼎”那样的绝品宝器也并不是不可能。没有看到,魔门七大魔帝之一的蛮荒大帝都来用绝品宝器换取丹药?长生秘境的高手,也要借助“天道阁”的优势来谋取自己的所需,更何况是神通秘境的修士?说实在的,方寒这次偶尔碰到了“天道阁”的卖宝大会,纯粹是看一看这其中有些什么宝贝,并不做什么指望,他要修炼提升自己的境界,得寻找到五行灵根。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会遇到世界之树的碎片!而且是那么大一块!“四十万!”方寒毫不犹豫的喊出了这一个数字,同时眼睛看了过去,他要看看到底是谁和自己抢夺这个东西。按照道理,就算是长生秘境的万古巨头,认识“世界之树”碎片的人都不多,一般人没有必要浪费大量的丹药去买这个没有用的东西。除非是丹药实在是太多,才买回去收藏。和自己抢夺的那贵宾室中,是一个身穿白色鹤氅,头带星冠的中年人,器宇轩昂,似乎感应到了方寒在看他,把手一挥,顿时那贵宾室中涌起了一道雾气,方寒怎么看都看不见了。“五十万!”方寒刚刚想要喊出这个数字,却没有想到,对面贵宾室之中,另外一个人抢先喊出了这个价格,那个贵宾室中的人,却是一个老者,手里抚摸着一口七寸长的小剑,精芒电闪,两只眼睛却盯着那“世界之树”碎片,眉头轻微的抖动着,不知道是不是在分辩此物的价值。“绿眉,这两个是什么人?”方寒手指一转,出现了一个玉瓶,玉瓶中装着几十粒晶莹剔透,指头大小婴儿似的丹药,递给了绿眉。“元婴丹!”绿眉脸色一惊,但随后镇定了下来,收起玉瓶,“那中年人是水晶洞天的修士,而那个老者,是日月剑宗的一位长老。都是天人境以上的前辈高手。”“六十万!”就在这时,那个蓝衣年轻人开价了,他显然不知道那“无名神木”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丢钱买回去研究研究。“七十万!”红衣蒙面女子声音丝毫不动,让方寒心中一寒。“八十万!”方寒挥挥手,心情十分紧张,他的资金并不充足,两百多万丹药看似很多,但和一些修道界的大富豪比起来不值一提,看看那红衣蒙面女子就知道了。两百五十万粒丹药购买“山神珠”眼皮都不眨一下。“九十万!”那身穿鹤氅头带星冠的中年人在贵宾室中传达出来了话。“一百万!”又有一匹黑马,横空杀出。是又一个贵宾室中传达出来的。方寒心中恨不得跑过去,把所有的和他抢这“世界之树”碎片的人全部杀死,但是却按耐住心中的怒火,这“天道阁”深不可测,不能在其中杀人夺宝,别说他的修为,恐怕长生秘境都有一些顾忌。“天道阁”的后台深不可测!喊价“一百万”的乃是一个紫黑色头发的妖异男子,身体批着一件宽大袍子,手拿一根白色权杖,材料似乎象牙,又似是犀牛角,更似乎是人骨。此时,他站直身体,眼神直直的盯着世界之树碎片,摇摇头,又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这家伙诡秘,不知道是什么来路?”方寒心想。“这也是一位散修,不过来历不明。”绿眉连忙道。“一百一十万!”方寒毫不忧虑的加价,下面的一些修士都议论纷纷起来,没有想到一件不作用的东西,居然能够卖到百万粒灵丹的价格。“莫非真是上古道器的残片?”“我不离十!不然上面贵宾室中的大佬不会这样争夺。”“可惜,我们没有那么大财大气粗,动则百万灵丹,也只有神通五重天人境的高手,能够布置大阵,祭炼灵器出售,才能够赚到大钱。随便一个材料,炼入了大阵,立刻身价百倍啊。天人境高手就是厉害。”“一百二十万!”那手拿权杖的妖异男子再次开价,让方寒牙齿轻轻的咬动了一下。“方寒,那个男子是一个大天魔王!法力非常的高,只怕已经练成了天魔金丹,甚至要更强!”阎出言提醒道:“不过他既然不是魔神,想必不会认识世界之树碎片,就算是九阴魔神,九阳魔神也不可能认识,除非是那种极其古老的远古天魔神,才可能认识,不过那些远古天魔神都是长生秘境重的高手,降临到玄黄大世界都会引起轰动的”“一百三十万!”方寒并不理会阎的说话,势在必得。“一百五十万!”几乎是在方寒话音刚落,红衣蒙面女子就开价了,直接加上了二十万。也是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这倒让方寒摸不清楚底子了。“两百万!”方寒咬咬牙齿,猛的把价格加了五十万!这也是破釜沉舟,致命一搏了。果然,他这一下加价到两百万!立刻就把几个争夺的人吃了一惊,日月剑宗的老者差异的看了方寒一眼,摇摇头,倒是放弃了。那蓝衣的少年也觉得两百万粒丹药,价格实在是太高。也放弃了竞价。倒是那水晶洞天的鹤氅星冠中年男子,再加了一句“两百一十万!”那个手拿权杖,怀疑是大天魔王的男子却摇摇头,并没有再加。“两百五十万!”红衣蒙面女子依旧吐词镇定,喊出了一个天价,面不改色心不跳。她似乎是知道,这是方寒的极限。“三百万!”方寒双拳一握,咯吱咯吱的响动,满脸狰狞,缓缓的吐出了三个字,这一下连十三娘都惊讶了一下,因为她知道,方寒身上似乎没有那么多丹药。“前辈!你!”绿眉知道,方寒身上的总资产才二百三十万枚丹药。“别慌!我身上还有大量的元婴丹!还有几件宝贝!绝对不会低于三百万枚丹药!”方寒恶狠狠的道。他身上的确还有一万多枚元婴丹,换成“白阳丹”就是铁的一百多万枚。所以他拿得出三百万枚丹药来。谁也想不到,一件不知名的木头,居然可以卖出三百万枚丹药的天价来。“嗯?”看到了方寒喊出三百万枚丹药的价格,那玲珑福地的红衣蒙面女子面纱似乎是动了一下,似乎是犹豫什么,最终没有喊出来更高的价格。“嘘”方寒大大松了一口气,他知道现场没有一个识货的人,如果真的有识货的人,自己绝对买不到这块宝贵的碎片。就算是拿一件道器,换这块碎片都值得!不一会儿,那十三娘就带人把这块一人多高的“无名神木”带到了贵宾室,摆放在方寒的面前。而方寒却把二百三十万晶卡依旧还给了十三娘,另外还拿出了足足七千枚元婴丹,装了七八个大葫芦。看见方寒能够拿出这么多“元婴丹”,十三娘等人都对望一眼,十分惊讶。按照道理,就算是太一门的真传弟子,也不可能随身携带这么多的“元婴丹”。方寒却没有理会这些人惊讶的眼神,直接用手一挥,一股蜃气包裹住了这块巨大碎片,立刻消失不见,却是被直接拉入了“黄泉图”中让黄泉圣水冲刷掉其中的一些污秽,乱七八糟的精神。世界之树破碎了不知道多久,那些碎片都沾染上了天地之间的污秽气息,必须要用忘情水来洗刷,这也是很多高手不能炼化的一个原因。忘情水,青帝木皇功,纯阳仙气种种条件才能够使得世界之树从新焕发。发出嫩芽。方寒用忘情水洗刷之后,眉心轻轻一动,那颗世界之树的树苗,似乎是感觉到了同种元气,突然无穷的根须,扎在了这块巨大的碎片上。咔嚓咔嚓这块巨大的碎片,猛的化为了大片混沌色的木气,被树苗的根系吸收了进去。两者完全合二为一。顿时之间,方寒眉心的树苗,猛烈的膨胀起来!原来,这树苗怎么都不成长,一万年时间也休想长高一寸,但是吸收了同源的碎片之后,疯狂的生长着。方寒立刻就感觉到,无穷无尽的仙界灵气,倾泻下来,比起以前猛烈了百倍都不止!他连忙一个接引,把大量的仙界灵气,都送入了黄泉图中!

方寒没有料到,自己第一次买东西,就被人阻止,倒是吃了一惊,连忙朝那喊出“六十万枚丹药”的贵宾室看了过去,他修炼的青帝木皇功大成之后,隐藏在肝脏中,肝达于目,眼力可以看穿虚空之种种障碍,直达真实之境界。这一看去,就看见了那贵宾室中,坐着一个蓝衣年轻男子,怡然自得,似乎是感应到了方寒的目光,也嗖的看了过来,随后脸上显现出一丝冷笑。方寒倒是知道,能够座在贵宾室中的,都是神通五重“天人境”高手,或者是有身份的人,如一派掌教之子,或者是大玄帝国的王公皇室子弟,“六十万枚丹药”不是一个小数目,就算是万罗这等金丹高手,也要出卖自己珍藏的宝器才能够拿得出来,那人居然眉头都不眨一下,显然是真正财大气粗。不过方寒也是不甘示弱的人,把手一扬,“七十万!”却没有想到,那个蓝衣年轻男子似乎是想也不想,直接道:“一百万!”方寒身上立刻一个哆嗦!到了此时,一方西方太乙真金,卖到一百万枚丹药,已经大大超出了自身的价值,再斗下去,没有意义。再说,他身上也总共只有两百多万枚灵丹一看到了好东西,没有丹药购买,总不可能去抢夺吧?于是,狞笑了两声,放下手臂。任凭那一块“西方太乙真金”被那个蓝衣青年购买了去。“这家伙死定了,方寒要不我们出去之后,瞄准这家伙的去路,宰了他,夺得宝物,出口恶气?”阎哇哇大叫道。“我好歹也是羽化门仙道弟子,为买一件东西,杀人夺宝。倒也不是好事,还是算了。”方寒摇摇头,“看下面能有什么好东西,这天道阁的东西,虽然贵了一点。但有许多外面见不到的宝贝,比如这方西方太乙真金归海市就不一定买得到。”绿眉看见方寒狞笑连连,以为他动怒了,生怕惹出什么事情来,虽然能够镇压下去,但到底麻烦,不由连忙道:“前辈也不必在意,下面还有好东西呢。”方寒摆摆手,看看下面,第二件宝物居然是一件“百宝囊”,当下引起了很多人的购买,最终被下面一个神通三重“罡气境”的高手用了四十万枚丹药的价格买走。方寒当下起了把自己三个百宝囊卖掉的心思。这种宝物,当然引不起方寒的兴趣,了下去,接下来几十件宝贝,都是下品宝器,或者是飞剑,或者是法衣,或者是法宝,或者是丹炉,还有两枚灵丹,居然是群星门的“星斗聚法丹”,还有增加一甲子寿命的“甲子神丹”,华天都最擅长炼制的丹药。这两枚丹药,居然都卖出了三十万白阳丹的价格。不过方寒对这些都不感兴趣,等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一件东西,让方寒提起了精神。“下面一件宝贝,乃是修炼土系神通的圣物,山神珠!”那十三娘,把桌子上的红布拉开,展现出了一枚足足有人头大小的宝珠:“起价一百万枚白阳丹。”这宝珠,通体都是土黄色,一显现出来,无数土黄色的黄光,在周围旋转,浑厚,实在的戊土精气,猛烈散发出来,把方寒的“黄帝土皇道”玄功都引诱得蠢蠢欲动,似乎要飞出去吞噬这枚珠子。“山神珠!这东西都能够弄到!天道阁果然不同凡响!”阎叫道:“当时黄泉大帝还在的时候,天道阁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商会,想不到这几千年来,居然发展得这么壮大了。这山神珠,不逊色于太白金星石,甚至还要略强一些,这乃是拥有灵气的大山魂魄,不知道经过多少万年凝聚成的宝珠,如果还过几十万年,缓缓吸收大地精气,甚至能够化成山神!”“这么说,我得到了这枚山神珠,炼化之后,就能够把黄帝土皇道炼成功?这的确是个好东西。我现在就是土皇罡气没有能够小成,若是全部都小成,可以五行循环,生生不息。威力又将增长许多。”方寒暗暗点头。当下,他对绿眉道:“我要了!”“一百一十万!”就在他要的时候,突然从另外一个贵宾室中,传达出声音来。却不是那个蓝色衣服的青年男子,而是一个身穿红衣,用红纱巾蒙着面的神秘女子。“一百二十万!”方寒对这“山神珠”势在必得,哪里肯放弃。“一百三十万!”红衣蒙面女子丝毫不示弱,气息平静,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报价,倒是那个蓝衣年轻男子不动声色,似乎对“山神珠”不感兴趣,并没有拍卖,而其余的贵宾室中,也没有人出手叫价。方寒知道,除了自己之外,还起码有上百位贵宾,可谓是藏龙卧虎,不过山神珠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当下又报价,“一百四十万!”“一百五十万!”红衣蒙面女子声音依旧是毫无半点感情。“一百六十万!”方寒舔了舔嘴唇。“两百万!”红衣蒙面女子,突然把价格提高了老大一截,似乎是不耐烦和方寒竞争了。“两百一十万!”方寒嘿嘿冷笑,把自己的身价都压了上去。他现在总共才二百三十万枚白阳丹。“两百五十万!”那红衣蒙面女子根本不给方寒任何机会,直接开价。方寒长长嘘了一口气,放下手去。“前辈不要生气,那位红衣蒙面女子,乃是玲珑福地的仙子!太一门都要看三分脸色。”绿眉看见方寒买了两次都没有买成功,知道他心中恼怒,连忙劝阻他消消火气。“玲珑福地的人么?那就算了。”方寒自嘲的一笑:“我以为自己有些财富,今天才知道真是井底之蛙。修道界资源丰富的大佬不少啊。”“天道阁的卖宝大会,乃是天下一等一的宝物交易大会,其中藏龙卧虎。你这点身价,算不了什么。除非你把血夜之王和五狱王鼎卖了。那才能一举成为数一数二的大富豪。”阎嘎嘎笑道。“我看是把你卖了比较好。黄泉大帝的符诏,忘情水!只怕可以把整个天道阁买下来都说不一定。”血夜之王哼了一声,冷冷道,它现在已经是器灵,有了灵智,听见阎要卖他,不禁恼怒起来。“别吵了,看看那一件宝贝!那是什么?”方寒连忙用精神阻止了这两大道器器灵的争吵,看向了下面。只见那“山神珠”卖出去之后,又换了一件宝物,却是一块巨大的木头,足足一人来高,竟然是几个神通秘境的高手,暗中运用法力,还用了几件宝器才抬到了祭台中央。这件一人来高的大木头,呈现出一种古老的颜色,上面的年轮一圈一圈,不知道多少圈深入了里面。仔细闻了闻,却没有半点木气的味道,似乎是年代久远的化石。也不知道多重。“这是一块无名的神木,就算是宝器也斩杀不开,真火也烧不动,水也无法浸泡进去。乃是天地之间,一等一等的宝贝。开价十万枚丹药。”十三娘抚摸着这块奇异的木头,用一种苍凉的声音道:“这块神木,是一个高手在归虚之中寻找到的,也许是某种远古道器的碎片,若是有人能够炼化,很可能就能够得到天大便宜!”“这是”方寒的眼睛愣了,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全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这是”阎也惊得呆住了,用巨大的爪子揉揉自己的眼睛:“没有错,这是世界之树的碎片!这么大一块啊!方寒,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把这块碎片弄到手!你从万归海市弄到的这块碎片,才巴掌大小,虽然被练成了树苗,但是如果吸收了这块,那该多么厉害!每天可以汲取多少的仙界灵气啊!”一人高下的世界之树碎片!方寒眉心中的世界之树,才是巴掌大小碎片孕育成功的。这个天地之间,认识世界之树碎片的人,很少很少!非常之少,除非那些远古的老古董,就连阎当初也不确定!直到方寒用青帝木皇功炼得发芽之后,才最终的肯定。连阎都肯定不了,也难怪是天道阁的人都不认识,只当成了无名的神木,而且开价才十万丹药。方寒现在的世界之树,因为开辟了第二识海,每天的富余灵气,只能炼出一百八十颗元婴丹,但是如果得到这块一人高下的碎片!那世界之树膨胀,汲取的仙界灵气恐怕是百倍以上!每天能够炼制出数万枚“元婴丹”?一枚元婴丹,相当于一百粒“白阳丹”。也就是说方寒每天,能够多出几百万枚的丹药来,只怕十年二十年,真可以把天道阁都买下来都说一定。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世界之树碎片,只有会青帝木皇功的人,才能够炼化得了。而现在会这门神通的人,天下只有方寒一个人。阎因为不是人,也无法练成这种神通。相对于这块世界之树的碎片来说,什么“西方太乙真金”“山神珠”统统都是可以扫进垃圾堆中的东西。“二十万!这块无名神木,我要了!”方寒立刻道,不管怎么样,这块碎片,他不能放过了。他也庆幸,幸亏先前没有拍卖山神珠成功,否则现在没有丹药购买碎片,那不是后悔死?“三十万!”果然,一个贵宾室中,传达出来了和方寒竞争的声音。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