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前,赵春节正好出生在正月初一这一天早上。这天早饭后,左邻右舍来给赵春节的爷爷拜年,听说了春节出生的事儿,大人们都嚷着给赵春节起名字。大伙起过几个名字后,不是随这个长辈的名字、就是接近了那个长辈的名讳。赵春节的爷爷捋了捋额下的胡须:“既然初一出生的,就叫春节好了,好听、好记、又好叫。”从此,赵春节的名字就叫开了。
  一
  “今年的春节,我的儿子赵春节一定会回来看我的。”
  离春节还有一月的时间,赵老头子就开始一边盘算着如何迎接儿孙给自己和老伴儿拜年的事儿,一边计划着祖孙春节团圆的过法。早已离休在家的老太婆整天也是一个白天看电视、晚上和老头子一起聊天的主,快春节了,老太太一直在琢磨着春节给晚辈们发压岁钱的事儿:“反正我和老头子的退休金都是儿孙的,给少不如给多;只要小孩们来给我拜年,不论长幼、不论媳妇儿女只要是做晚辈的,一律有红包。”
  除夕的钟声响了,两位老人的年夜饭也做好了,听着门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老人心有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年夜饭,终于在两位老人互相敬酒声中开始了。
  “叮铃铃——”家中的电话响了起来,“我说儿子会回来的,不还不信,这不,一定是儿子打电话告诉我们要回来的。”老头子边抱怨老太太边快步去接电话。
  “爸妈,过年好——”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儿的拜年声音,“听说我哥要回去给你拜年的,我初二再到你们身边亲自给你二老拜年吧。你们见到我哥没有?”
  “还没有呢。”老人高兴地说,“可能一会就会回来的。”
  “那就好。”女儿祝福老人一阵后就挂断了电话。
  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进行一半的时候,儿子终于打来了电话:“爸妈,新年好。”老人拿起电话,一听到熟悉的儿子的声音,来不及回话眼角已经浸满了泪水……
  “爸妈,我和你媳妇、孙子都在小孩姥姥家,本来说好的去年和小孩的姥姥、老爷一起过新年,今年春节和你二老一起过春节,但是,我们来小孩姥姥家来了,看到天色已晚,我们就住下了……”
  “好、好、好——”老人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中央电视台春晚的节目依然精彩不断,但一晚上下来,两位老人却不知道电视台都演了什么节目。
  二
  单位还没有通知春节放假的事宜,赵春节已经为过春节而忙碌了。
  赵春节早早起床做好早饭,陪妻子一起草率吃过后就匆匆来到了菜市场,一大兜年货购置完毕,已经到了上班时间。
  “今年的春节福利是什么啊?”赵春节是单位的一把手,刚进单位大门,就有几个同事上前问好,并随口说出了下属们最关心的事。
  “和去年差不多吧。”赵春节随口应付了一下。在走向办公室的路上,赵春节一直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上级来了新的领导,该如何与之沟通一下呢?春节前不予新领导见上一面,等过年后调整领导班子的时候就晚了,”
  一到办公室门口,几个前来要帐的兄弟单位和有业务往来的部门人士早已等候门外。一阵寒暄过后,大伙也都被打发走了,赵春节开门刚走到办公桌前,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一接电话,才知道是上级要年终总结的,再接另一个电话是妻子打来的。
  “喂,什么时候有空啊?我爹打来几次电话了,什么时候给我爹送年货啊?”
  “我今早起不是才买过年货吗?他老人家要是等不及的话,今下午就给他们送去。”赵春节没有好气地回答。
  “不行!”
  电话那头是妻子埋怨的声音,“我爹年纪大了,鲜鱼他料理不好,猪肉、羊肉我爹也不会切片、过油,你就不能把生的做熟后再给我爹送去啊?”
  “那行。”赵春节答应着。
  “不行,还有呢。”电话那头仍是妻子严厉的声音,“我还有两个哥哥呢,你不能光知道给我爹送年货,没有我哥嫂的,他们岂不数落我?春节初二我们去跟老人拜年,我见到哥嫂咋说话啊?”
  “那行!”赵春节回答,“今下午,我让单位司机开着小车给你娘家人送年货去,咱们从菜市场和超市门前走过,把他们过年需要的烟酒、爆竹、吃的、喝的统统买齐,一并送去,不就是2000多元钱的年货吗?要不,把我部下给我送的名烟名酒也带上。”
  “行。”电话那头,妻子终于甜蜜地笑了,“一言为定哟,我在家等你。”
  通过电话,赵春节松了一口气地坐在沙发上:“过年,过年,这不是过关是过啥啊?!”
  “烦心!”赵春节如释重负地点燃了一支烟……
  三
  尽管大年初一,赵春节没有顾上回到父母身边陪老人家过新年,但是,初二到丈母娘家去拜年还是一定不能耽搁的。
  还没出门,妻子就问儿子:“今天给你姥姥、老爷不拜年,压岁钱就不能再向老人家要了,要来要去还是咱自己家的钱;明天,到你姑姑家走亲戚,姑姑若不给你发压岁钱你就甭回来。”
  儿子笑着不予回答。第二天,儿子真的骑着自行车,带着一兜水果瞧姑姑去了。小女儿看哥哥走远了,也想挣个压岁钱花花。“妮娃儿,到你舅舅家去吧。”妻子送走儿子后就嚷着女儿也瞧瞧自己的娘家人。
  “年前给我舅妈家送年货,我已经给他们拜过年了,为什么还要再带些礼物看舅妈呢?”女儿撅着小嘴就是不想答应妈妈的要求。
  “那——,你想给谁拜年去啊?”妻子笑着问女儿。
  “我想瞧我姨妈去,和我哥哥一起瞧我姑妈也行。”小女儿回答母亲,“我不想瞧我舅舅和妗子。去年,我姨妈给了我200元的压岁钱,可我舅妈竟说我十二岁了、年纪大了,不能再给了;我姥姥给100元压岁钱,大舅硬是不给。你不是也给我舅妈家小孩200元压岁钱吗?他家小孩上高中了,你给他们每人200元,可我还在上小学呢,却得不到舅妈的压岁钱了。”
  赵春节听着娘俩的对白,只是傻笑,而没有答言……

腊八祭灶年来到。日子已进入腊月,丈夫就在心里盘算着今年春节的拜年计划。
  丈夫和妻子同在本县城同一个单位上班,男的是本单位的一个小头目,妻子是普通职工。这些年,丈夫一到春节就发愁回老家拜年的事,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如何给长辈拜年丈夫心里一直没个谱儿。
  “算了,住在单位,和同事们互相走动一下好了。”
  闪念一出现,丈夫就自己否定了自己:回老家的路并不长,为什么不能回老家与父母团聚呢?去年没回老家,告诉父母是在单位值班;今年不回老家,那就告诉父母是大雪堵住了回去的路吧。
  “不行,还得回家!”
  丈夫仿佛看到了拄着拐杖站立在村头的老爸;似乎听到了年迈母亲的声声唤儿声;他还隐约感受到了幼年伙伴的嬉笑欢乐。
  经过一家人的细心协商,大家终于通过以下决议:初一回男方父母家团聚,初二到女方父母家拜年。
  大年初一要动身了,丈夫给妻子说:“回老家了,一年就这一趟,有时几年就这一趟,我们空着手回家不好意思啊。”
  “回家就是回家,哪有回自己家还带东西的?”妻子解释说。
  “我们都是在外混的人,有稳定的工作,有固定的收入,不给父母俩儿过年钱不好看,不给小孩些压岁钱也说不过去啊。”
  “行啊,过年哩,那就给父母50元吧,反正爷奶还得给咱小孩50元压岁钱呢;至于给其他小孩的压岁钱吗,看别人给咱多少,咱就给他多少;别人不给,咱也不给。就那几个小钱换来换去的,啥意思?”
  丈夫一头雾水。心里原定如何孝敬老人,如何在老家晚辈面前风光一下的想法都憋在了心里。
  “同是一家人,沟通一下就好了。”丈夫告诫自己:“快乐春节嘛,还得和谐过。亲爹丈爹都是爹,亲娘丈娘都是娘;初一节约了,初二不铺张。”
  中午,大家一起坐下吃团圆饭的时候,老爹忙着给大家做饭、老妈忙着给晚辈端盘、让饭。一阵子下来,看着丰盛的团圆大餐,老爹老妈美在心里,欣慰在脸上;儿子、儿媳、儿孙们津津有味地吃着,老爹老妈却迟迟不想动筷……
  “吃着爸妈做的饭菜,我似乎又回到了幼年。”儿子边吃边说;
  “今天的菜真好吃,就是海参鱿鱼有些咸。”孙子边吃边喝;
  大家不停地吃着、喝着、微笑着。
  发红包时,老妈把低保金都发完了,可妯娌们一双双明亮的大眼还在直直地望着她的衣兜……饭局结束的时候,妯娌们文雅地从衣兜中掏出餐巾纸,小嘴一抿:“爸、妈,我累了,休息一会儿。”呼朋引伴后,麻将“呼啦拉”的碰撞声就响了起来。
  晚上入睡时,丈夫一直心事重重:“哎,去年按揭购房,父母把三万元的养老钱都给了自己,拖累父母快一辈子了,今天拜年也没让老人家高兴起来。明年春节还回来吗?”丈夫在心里问着自己没有答案、也有答案的问题。
  旁边的妻子哼着小曲根本不知道丈夫的心事,她在思考着明天初二到娘家拜年的事。妻子告诫丈夫说:“明天咱是走亲戚不能像回家一样,孝敬老人是儿女应分的事,得拿个三百、五百的,老人高兴了,我们做晚辈的心里才踏实;给小孩压岁钱要像今天老妈一样主动,等小孩要的时候就没面子了,给的时候也不要像今天老妈一样心疼、缩手缩脚,应给的,心疼也免不了!咱给多些,他给少些更不要斤斤计较、小家之气!”
  初二中午吃饭时,妻子成了家庭的主角,俨然没有了昨天的郁闷、闲聊,饭菜虽然没有昨日的丰盛,但和谐温馨、其乐融融的场面也着实让初一的饭局逊色三分。
  初七上班后,同事互相拜年共叙拜年心得,丈夫曰:酒喝多了,饭吃少了;走动多了,学习少了;支出多了,收入少了;想的多了,干的少了;丈娘近了,亲娘远了;春节过了,我心累了。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