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权做梦也想着弄个一官半职,可是他天生缺乏活动能力,又没有亲朋好友说了算的。他在某专科学校毕业,能够分配到X局当一个技术员也就不错了。然而当他看到同事们在不知不觉中就当上了什么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当上了科长,当上了副局长之后,也就有些不安分了。他今年已经四十一岁了,如果再不想办法弄个小官做做,恐怕这辈子也就是个小技术员了。现在人也怪,他在大街上遇到熟人,回老家遇到乡亲,他们老是问他当什么官儿了。还有的戏谑地叫他陈科长。这叫他十分尴尬。无奈他只好哼哼哈哈地敷衍着。
  陈思权貌不惊人:个子短小,脸像个瘪葫芦,小鼻子小眼睛,干干巴巴的,仿佛先天不足似的,一点朝气也没有。毕业很长时间,才娶了织袋厂的一个叫孙佳丽的临时工。那女人个子比他高一个头,一身肥肉,能吃能睡,走起路来两个大屁股不住地颤动。脸之胖,恰恰跟丈夫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肿眼皮,矮鼻子。但是乍看起来,用一句时髦的话说,也有几分性感。一张嘴像个月牙儿弯在胖脸的下方,老是很鲜润,仿佛天天抹着蜂蜜和口红似的。特别惹人注目的是那一对高高耸起的大乳房,撑得衣服紧梆梆的。
  
  按照时下流行的说法,这是个低智商的女人。但是一提到钱和做官,她就一改常态。你看她,天明起来就对着丈夫嘟哝开了。
  
  “当初我真是眼睛没有睁开,凭着我这样的美貌,竟嫁给你这么个死鳖。你看看,跟你一茬的人,哪一个不弄个一官半职?人家孙伦,不知不觉地当上了办公室的官儿,叫什么来?噢,叫副主任是吧?人家魏江水,天天在家里喝水,不上班,也当上了科长,还有赵大酒壶,昨天一下子提了个副局长……看看那些人,长得也没有几个出奇的,可人家都做官了。你呢,一个大学生,到这把年纪了,屁那么大的官儿也没有当上。人家问起来,我没的说没的道,脸也没处放。你还能就这样当一辈子鳖吗?”她一面给她的女儿辫着辫子,一面嘲弄着丈夫。
  
  坐在破沙发上摘菠菜的陈思权,正在回忆夜间做的那个美梦中的情景。梦中他被提拔为科长了。他当了科长以后,好多人都恭维他,请他喝酒。接着他又当了局长,由局长提拔为副县长。他意气洋洋地在县委大礼堂的讲台上对着麦克风讲话,台下的人使劲地鼓掌欢迎他。讲完话后,他就坐上一辆豪华的小轿车,来到仙山度假村。那里美女如云,穿着各式各样的时髦的时装。他喝着五粮液,嚼着山珍海味。然后天暗下来,他进了一个曲房隐间……想着想着,不觉脸上溢出笑容。
  
  但是妻子的唠叨毁了他的兴致,让他的思绪回到冷酷的现实。他不得不向妻子解释道:“佳丽,你不了解情况,就知道埋怨我。你知道他们那些受提拔的是什么情况吧?他们不是有关系就是有钱,现在你以为轻来轻去就当上官了?我要是手里有个万儿八千的,往说了算的人那里送一送,说不定也会当上个小官的。”
  
  苏佳丽满有理由地说:“人家张明婕怎么当上办公室主任的?一个女的,哪来那么多钱?”
  
  “这个你就不懂了。人要得到什么,总要牺牲一点什么。”陈思权不愿意对妻子说得那么露骨,怕她那张没有遮拦的嘴出去胡说,得罪了局长大人。
  
  “她牺牲什么?看她那小气样子,也花不了几个钱。”苏佳丽说,自以为判断得千真万确,因为那天她看到张明婕在买豆腐的时候跟卖豆腐的争红了脸,硬赖着说人家少了她两钱豆腐。
  
  “人家不花钱也能当上干部,可咱不花钱就别妄想。可是光那点工资,也只够生活费的,咱到哪里去弄钱买官?”陈思权瘪葫芦似的脸瘪得更厉害了。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抱起头,几乎哭了起来。
  
  苏佳丽不知是计,便安慰丈夫道:“你看你那熊样儿。咱们钱不多,俺哥哥办养猪场的,有钱,咱去借个千儿八百,你用就是了。等你当了官,钱多了,咱们再还他不就行了吗?”
  
  “那我好意思向他张口吗?”陈思权把手放开,注视着妻子的嘴。
  
  苏佳丽慷慨地说:“这不用你发愁,我去要。”
  
  陈思权并不喜形于色,只是默认了妻子的意见。
  
  苏佳丽果然从她哥哥那里借来了1500元钱。原来,她打小又少心眼儿又任性,她要办什么事,没有阻挡她的,要是达不到目的,她就大吵大闹,所以哥哥们都让着她。这就是她借钱顺利的原因。
永利国际,  
  不料,当陈思权往局长那里送钱的时候,却挨了一尖顿批评。过早发福的大腹便便相貌堂堂的局长瞪起眼睛竖起浓眉说:“现在正在讲廉政,到处抓了那么多贪官,杀了也不少,你这不是存心害我吗?你是让我上断头台,去找胡长清和程可杰呀!”
  
  陈思权挨了这一通,灰溜溜地从局长家跑了出来。
  
  他真没有考虑到,现今竟然还有这么廉洁的官儿。但是邻居王多智向他透露了一个小道消息,仅单位里建设的两座家属楼,局长就从中回扣了五万多块。王多智长着一双暴露的眼睛,每天都盯着领导,领导对他十分反感,但也无可奈何,还得拿他当好老待,生怕他往上胡乱捅。这消息让陈思权一下子明白了,自己这点钱不够人家腥手的。
  
  王多智虽然是个多事之人,但还算个好人。春末的一天晚上,他从陈思权的气色上看出他有什么不痛快的事,便诈出了他的底子。
  
  “我说老弟呀,”王多智向陈思权伸出了尖尖的没有胡子的
  
  嘴巴说,“这年头,当官也容易,也不容易,关键得看透领导需要什么。你看咱们单位里的第一把,他缺钱花吗?以我的猜测,他手里没有百儿八十万的才怪呢。听说最近在小嵩山名胜区买的别墅就有450多平方。这是咱能知道的。还有不知道的,有人说,在滨海市他还有一套别墅。他现在不需要钱了。”王多智的头型像一个橇儿,按在他那细长的脖子上。他对人说话的时候,下巴就抬起来伸向对方,尖尖的后脑勺就低下去;要是说完话,他的下巴就缩回来,而他的后脑勺就撅起来。
  
  陈思权为难地说:“那咱还有什么路可走呢?”他的脸瘪了下去。
  
  “这个,我不说你也看出来了:局长现在需要高层次的享受了。”
  
  “那——山珍海味咱没有。”
  
  “你这家伙,跟你老婆一样,智商就是不高。我说的高层次享受,就是享受美女!这可不是一般的物质享受。”王多智说,扬起光滑的下巴,哈哈地笑了。
  
  “这……”陈思权的脸瘪得更加厉害了。“那这事咱就办不到了。”
  
  “当今社会,不舍上一点什么就想当上官儿,那简直是做梦。你要是没有那个劲头儿,连想也别想了,老老实实地当你的平头百姓吧。”王多智严肃地说。
  
  陈思权默默不语。
  
  “有一个很漂亮的姑娘经常到你家来,她是你什么人?”王多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让陈思权觉得愕然,但他马上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那姑娘是我妹妹,今年十九了,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在家里待着。”他说。
  
  王多智神秘地笑了笑,抬起屁股走了。
  
  他们这一番谈话,陈思权的妻子苏佳丽没有在场,她打晌午就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王多智走后,陈思权动起了脑子。他也曾听人说,好多当官的,为了争得权力,连老婆都送上了。现在,他除非从此放弃当官的念头,要是还想当官,也只能走这些歪路子了。她的妹妹的确是个美人儿,可她愿意吗?她还是个姑娘呀……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最后他下定了决心,还是动员妹妹去靠上局长。
  
  谁知第二天,当他回家背着爹娘单独跟妹妹见面,暗示了这个意思之后,她的妹妹立刻脸红到脖子根儿,接着耍泼道:“听你这样说话,你不是我哥哥,你连个人数都不在了!你要想巴结局长,就叫你老婆去吧,她不是觉得自己是个美人吗?”
  
  几句话把陈思权弄得十分尴尬,他只好道歉道:“妹妹,我也是没有办法。当今社会,咱平头百姓要想出头,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逼着往这些方面想点子。”说完,骑上自行车回了县城。
  
  妻子还没有回来。这一夜他长夜难眠,想着下一步究竟如何行动,最后还是想到了妹妹的那句话:“你要想巴结局长,就叫你老婆去吧。她不是觉得自己是个美人吗?”
  
  可是,苏佳丽毕竟是自己的结发妻子,他怎么好让她去办那样的事儿呢?再说,他也实在舍不得妻子那一双性感的大乳房和大屁股,那是不能轻易让给别人享受的。
  
  但是,他又联想到社会上一些飞黄腾达的人,他们中的幸运者不少,但是也有好多是发迹非常艰难的。这样就不能不在某一方面作出牺牲。王多智曾经给他讲过易牙烹子的故事。厨师易牙为了取得齐桓公的信任,不得不把自己的儿子杀掉,上锅烹了给国王吃。武则天为了当皇帝,杀死了自己的子女。古今好多将自己的宠妾献给上司玩弄——这都是为了权力。王多智平时的闲谈,今天对他起了大作用。他总结出来了:处在他这样的地位,要想弄个一官半职,不是轻而易举就能够成功的,必须采取非常的手段,做出必要的牺牲。
  
  决心已定,下一步的工作就是动员自己的妻子,这是战前的准备工作。他现在担心妻子不同意他的意见。
  
  第二天下午,妻子带着孩子回来了。本来没有丰富感情的他,居然一下子变得温柔了。他花言巧语说服了妻子,让她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办。苏佳丽起始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当丈夫说这是为了整个家庭的幸福的时候,她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暮春的风吹到人的身上,往往能吹开人的冻结了的情欲,而像苏佳丽这样本来就性欲极强的女人,现在就更加风骚了。她丑而自以为美。人家说她的乳房大,屁股也大,能吸引男人,她也常常引以为自豪。她之所以能够比较顺利地答应丈夫的要求,跟这种心理也是有关系的。她本能的想表现一下自己的魅力,看能不能打动局长。于是,她把自己打扮一番,穿上丈夫给她买的粉红的短袖上衣,让她紧紧地包住她那肥胖的上身,这样两个大乳房就显得更加丰满了。苹果绿的长裙,凸显着她那圆滚滚的大屁股。胖脸上抹上了好几层廉价的化妆品,皮肤变得白而细腻。月亮似的嘴,在那张白脸上显得异常红润。
  
  就这样打扮好之后,陈思权把她前后左右地欣赏一番,既高兴又悲哀。他的悲哀的原因是自己那可怜的地位,使他要进入仕途,不得不出此下策,把妻子身上自己最喜欢的部位让给当官的去玷污。他的嫉妒心和耻辱感在折磨着他。但是当他想到王多智说的那些话,便又用理智压倒了感情。是呀,耻辱算什么,权力是第一的;只要有了权,什么都可以得到,什么都可以挽回,就是耻也可以雪。
  
  他想让妻子到局长家去,无奈最近局长的妻子对丈夫眼盯得很紧,无法下手。
  
  这苏佳丽虽然少点心眼儿,但也是很泼辣的人。于是在一个午休时间,大胆地闯进了局长办公室。这时恰巧没有别人在场。大幅便便的局长正在往外地发一份传真电报。苏佳丽看着局长那魁梧的身躯,心里便也有些激动。“人家也算个男人,比俺那个强一万倍呢!”于是她试探着往局长身上靠了靠,让乳房触到局长的胳膊上。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局长就像被马蜂蜇了一下,迅速地将胳膊抽了回去。他回过头来厌恶地看了看苏佳丽那张打扮得非常俗气的脸。“你这是做什么?”局长板起面孔,瞪起眼睛训斥道,“你不知道我是党的干部吗?你想用这种下流的做法来腐蚀我,那是办不到的!回去吧。”
  
  苏佳丽毕竟不是那种会应变的女子,挨了这一下子,便没了主意,只好红着脸掉头出了局长办公室。这时,一位袅袅婷婷的姑娘迎面进来了。她见苏佳丽神色慌张,脸上便显出多疑、嫉妒和蔑视的神情,嘴里好像骂了一声,从表情上看,那意思是:“也不看看自己长得什么样子,来到饱汉子身边卖弄风骚!”
  
  这姑娘就是最近提拔的办公室主任张明婕——一位未婚而步入官场的颇有才干的女人。她是局长最宠幸的一个情人,又有相貌,又有能力,也会施展女子天生的一些技能来取悦于男人。而陈思权执着于权力,因而没有考虑到,他的局长是身在酒池肉林,一般的肉已经吃腻了,像自己的老婆这样土气的女人,怎放在他的眼里?他从妻子的气色上就判断出,他的拙劣的美人计是失败无疑了。
  
  妻子想起来就十分懊恼,又埋怨丈夫无能,让自己的老婆去勾引局长。
  
  此后的几天,家里就像遭了瘟疫一样,陈思权老是耷拉着脑袋,苏佳丽也是耷拉着脸,弄得孩子也哭哭啼啼。陈思权的权力梦初步遭到打击,现在只剩下一些彩色的碎片,而要把这些碎片重新拼凑起来谈何容易。
  
  看看局里那些刚刚提拔的科长主任,他们个个春风满脸,笑语盈盈,坐着小车往来于豪华的饭店和单位之间,嘴上喷着酒香,身边都有美丽的女子陪着,他心里便痒痒起来。再看看自己寒酸的住处,一身土气的少心眼儿的妻子,他的心里简直如刀搅一般。
  
  一天晚上,妻子带孩子外出逛马路去了,家里只剩下陈思权一人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出神。他感叹自己的命运不济,没有个好老的,也没有几个当权的亲戚,知心的朋友也没有;要是有一个帮忙的,自己弄个小官当当也不成问题;现在只有自己努力了。然而,金钱和美人计,这自古以来争权夺利者最有效的两个法宝他都用了,却都失败了。他恨透那些腐败官员。“真是太腐败了。当官的个个腰缠万贯,怎么能看上我这点钱呢?他们个个都有成群的情妇,怎么能看上我那土里土气的妻子呢?上边也不下决心杀他一批,这样下去,还不亡党亡国了!”他面对着墙壁,慷慨激昂地说,两眼喷出仇恨的火焰。
  

星期一刚上班,曹局长就叫我到他办公室去一趟。”老赵。”局长这样称呼我比叫”赵主任”显得更亲近一些,让我多少有些受宠若惊,”星期五的事情我想这样处理,吃饭的票据你拿来,我签字,让财务报销,足浴自费。给,这是我的五十块钱。””那,焦局长桑拿的费用……””那还用说吗?”曹局长打断我的话,”咱不能干违反原则的事情。我看,老焦最近有些不像话,不能啥都由着他的性子来。”一般情况下,领导不会在下级面前说自己副手的坏话。听曹局长的口气,确实是对焦副局长有意见了,他处理眼前这件事的做法明显地也是要给姓焦的一点儿颜色看看,同时也表现出对我这个办公室主任的充分信任。”行,就按您的意思办。”我说罢就要离开,曹局长的五十块钱还在他的桌上。”回来!钱。”局长在我背后喊。”您的钱我来付。您就当是我孝敬您一回。”我一边说着一边脸就红了,幸亏无人看见。我在心里骂自己是谄媚领导的无耻小人。”老赵,老赵!”曹局长还在喊。我拉上门,把曹局长的喊叫声留在了门里面。当我把曹局长关于头天晚上足浴中心的活动费用自理的决定告诉焦副局长时,他脸都绿了。说了句”我操”,然后就气哼哼地把钱给我了——当然不包括他已经自费过了的给”小姐”的小费。我也没跟他客气,总不能让我来付他的嫖资,那天陪嫖就让我受尽屈辱。半年阶段性小结的工作结束以后,局里从领导到办事员多少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就有些散漫,少数人上班关起门来打打扑克、电脑上玩玩游戏也不奇怪。有一天快下班了,曹局长又把我一个人叫到他的办公室。”老赵,这半年局里的同志们都干得不错,工作成绩市里的主管领导很满意,你也是立下汗马功劳的。真的,我不是随便说的。办公室的工作很辛苦,几乎天天要早来晚走,跟上领导鞍前马后,出了力气还看不见成绩,我十分理解。说到底,你的工作的确很重要,我作为局长从心底里感谢你,特别是你年龄比我还大,天天伺候我,叫我很过意不去。”局长这样说,我的那颗忠于革命忠于党的滚烫的红心被感动得加快了跳动,我差不多要晕过去了。理解万岁哪!”我今天叫你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最近市委组织部要大规模地考察处级后备干部,咱们局里的班子不久也可能要调整,你在科级干部里面表现很突出,应该抓住机遇,好好努力一下,力争再上一个台阶。你这年龄,也可能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具体该怎样努力,我想我不说你也明白。跑一跑组织部,还有主管咱们局的市领导,都很重要。我也会给你使劲儿的,你放心。我也希望把局里的班子配置好,增强战斗力,那样我也轻松。”曹局长语重心长地说。曹局长的一席话叫我无比激动。从他的办公室出来,我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我感觉处级干部的位置对我来说已经不再是一种虚幻的憧憬,也不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了,而是可以去向往、去追求、去努力、去争取变为现实的一个近期目标了。只有提拔了处级干部,那才算真正当领导了,待遇也会上一个大大的台阶,而科级干部基本上就是根破毛,不顶什么用。经过聆听曹局长这次谈话,我还明白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从今天开始,我也差不多能算是曹局长的死党了,在这个单位我必须跟忠于祖国、忠于党、忠于人民一样,首先要尽忠于敬爱的曹局长。这叫什么?这叫知遇之恩!一直到下班回家,我心里还是美滋滋的,嘴里哼着小曲儿。”你剥根葱,我炒菜要用。”刚刚脱了外衣,换了鞋,坐到沙发上,秦秀丽就过来指挥我干活。”上班累得要死,一回来你就乱叫唤!”我突然就觉得秦秀丽这女人十分讨厌。好在今天心情不错,剥根葱就剥根葱吧,我慢吞吞起身,还是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就你知道累,好像我就没上班似的。”秦秀丽嘴撅着说,”你再捣点儿蒜泥,拌凉菜要用。””你还没完没了啦?指挥我做这做那。我在单位整天就叫人指挥着团团转,回来还要听你指挥,我累不累呀?””你累我不累?男人是爷,女人就应该是奴才?要不咱就不做饭了,你请我和儿子到外头吃饭去。””我要吃糖醋鱼!”已经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奶声奶气地喊。”等老子当处长了,有钱了,请你吃燕窝鱼翅,至少也油焖大虾、清蒸大闸蟹呢。”我对儿子说,”雇个保姆,也不让你妈做饭了,天天吃现成的。””啧啧啧,德性!就你这天生的农民,科长还不知道是咋混上的,还想当处长,你家祖坟里有没有那风脉?把蒜泥捣得粘粘的,就算你积德了——放几粒味精蒜泥就粘了。我没有用保姆的命,我就是你家的保姆。我要是能不上班专门给你爷儿俩当保姆,那就是烧了高香了……”秦秀丽这婆娘就这样,从不给自己的男人长精神。她天生克夫,你看那颧骨高的!”你他妈就会打击我!”我说话间一用劲儿,一个蓝花细瓷的小碗竟在我手里被捣碎了。”哎呀,可惜了这碗!老子天生就是当官的料,不适宜捣蒜。”我不无自嘲地说。”你连个捣蒜槌子都掌握不好,这么好的一个细瓷碗眼睁睁就叫你糟蹋了。真要给你个印把子,你拿上瞎捣胡抡,那还不祸国殃民?还-天生就是当官的料-,羞先人去吧你!提拔处长假如要搞群众推荐,我第一个不投你的票。”秦秀丽继续攻击我,言语恶毒刻薄。”嘁,你又不是我们单位的!秦秀丽你还别说,老子从现在开始还真要努力一把,万一不小心弄个处长干干,上任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你给休了。”臭婆娘刻薄我也就刻薄。”哼!随你便。””你等着,这一天就要来到了!”吃饭的时候,我还在回味曹局长关于努力争取提拔县处级副局长的提醒,竟没吃出饭菜是什么味道。直到晚上躺被窝里了,我还是难抑兴奋,浑身充满了力量,于是就把秦秀丽扯过来宠幸了一回。由于我动作粗暴而且比较卖力气,结果让老婆有了意外的满足,秦秀丽脸上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皱纹就尤其深刻。她相貌的丑陋和趋于老化立即让我心生倦意,转过头便不再理她,秦秀丽还是左缠右绕,连亲带摸,极尽温存之能事,害得我鸡皮疙瘩起了好几遍,掉得满床都是,心想这女人真是贱骨头。睡了一觉,才凌晨一点多我就醒了,而且兴奋得再难以入睡。于是我把秦秀丽也摇醒,要跟她说说争取提拔处长的事情。我心想老婆再讨厌也是自己的老婆,争取当处长的过程中某些时候还需要老婆支持,起码也不能后院起火。秦秀丽睡眼惺忪,对我影响她休息表示了愤怒,但是后来她看我既兴奋又认真,把提拔处级干部的事情说得跟真的一样,她也就来了兴致。”你不是在开玩笑?曹局长真是这样说的?哦,怪不得你今天的口气比脚气还大。”秦秀丽一下子睡意全无,两只眼睛贼亮贼亮的,”如果他是认真的,你可千万不能不认真。再咋说,处长可不是人人都能当的,机会并不多。要是把真正的机会耽误了,那你就后悔去吧,我也饶不了你!”听她那口气,这女人把丈夫当不当官看得挺重,一听到风吹草动比我还来劲儿。”我又不是傻子。我能听出来曹局长是真心的。我现在着急就是不知道该从哪儿上手,有劲儿没地方使。”我说出了我忧心的地方。”提拔干部这事情,一般来说,本单位领导、尤其是一把手的推荐十分要紧。所以,首要的事情是你不能放松曹局长,一定要把他巴结好。副局长啥的也不要得罪,能有机会套套近乎千万也不要放过。再就是和群众也要搞好关系,不能眼皮子光往上翻,现在一般选拔任用干部都要群众民主推荐呢,还是无记名投票。平时要把人都得罪了,那民主推荐你就没戏。除了这些,最最要紧的就是必须走上层路线,市里主管你们的领导,还有组织人事部门的领导,都要想办法拉上关系,起码要让人家知道你,记住你的名字。要不然,符合提拔任用条件的人多得是,提谁不是提,人家干吗非要提拔你?你说我说得对不对?”我没有想到,秦秀丽这婆娘对于官场上的事还真知道一些,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我不能让秦秀丽太得意,所以故意拉着脸,漫不经心地说:”你说的这些道道其实谁都知道。问题在于怎样去巴结,怎样去拉关系?这里头的学问恐怕就大了。我想,首先是能不能拉下脸来,会不会摇尾乞怜;其次是有没有经济实力,能不能拿出足够的资金用来铺路送礼;第三是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我也开始滔滔不绝,从理论上和自己的老婆探讨加官晋爵之道,”第一点呢,还算好办,我把自己这张脸不当脸就是了,当猴屁股,要么就当是戴了面具,不怕蹭,不知羞,就成。经济实力也是个问题,据官场上那些-油子-以及酒桌上哥们儿弟兄非正式的探讨,现在一个处长要拿下来起码需要十万二十万。咱哪儿来这么多钱?想把你卖了你也已经开始人老珠黄,卖不上价钱了,我的行市大概比你还要-牛-些,问题是把我卖给别人家了,谁来给咱家当处长创效益?不过真正能弄上个处长,这投资就会有回报,所以,哪怕借钱,也要舍得投资,眉头都不许皱的。至于天时地利人和,那就不是咱自己努力所能奏效的了,要看命,要看祖坟里是不是能冒青烟。这东西要去寻找高人预测一下,有命了咱再争取,要不然,白费力气不说,还会赔了金钱又折兵。”说完上面这一席话,我感觉自己的理论水平无论如何还是在秦秀丽之上。要不,官场上这几年白混了?”行行行,这几年当个小科长、小主任看来也没白当,官场上的事情你还真的比我要懂得多。”秦秀丽破天荒地对我提出表扬,脸上堆积出了浓厚的笑意和深刻的皱纹,让我感觉就连自己老婆也一下子变得陌生起来,可见官位子的吸引力有多大,官本位的思想有多么深入人心。”理论上弄明白没用,关键是要付诸实践。难哪!”理论上阐述了半天,其实我仍然缺乏自信。”哎,你这才说到点子上了!不过理论也很重要,有了正确的理论指导,你就有了明确的奋斗目标和努力的方向。我今儿晚上才发现,我老公还不是一块木头。开窍晚一些不怕,就怕不开窍。从明儿开始,你就行动。就像你说的,把脸拉下来,甭怕蹭破了皮,就当它是猴屁股,就当蒙了一层牛皮。需要打点你就吭声,咱家的存款都归你使用。要是不够了,我给你去借。咱又不比别人少长一个鼻子,眼不斜嘴不歪的,人家都能当处长,咱为啥就不能?就说你们局那个姓焦的,那德性,只要看见年轻女人就流涎水,说话粗鲁得跟啥似的!你不比他强一百倍?你放心去努力,你老婆我是你的坚强后盾。”秦秀丽对我是鼓励加煽惑。”仔细一想,我还是没有底气。明天寻谁去呢?”临睡觉之前,我忧心忡忡,觉得自己又泄气了。”你咋这样!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民一样。”秦秀丽抱怨说。我竟然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看来我就这么大点儿出息。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