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尹惟楚

三年前的一个安静的夜晚,我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路边传来一阵悠扬的音乐——是大雄。

年前,我去新华书店买字帖,偶然碰见了大雄。

彼时他正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中间,一丝不苟地弹着手里的吉他,认真的样子,一如学生时代的模样,迷人的旋律在大街上飘荡着,却无一丝回响。

彼时他正站在两个硕大的书架中间,一丝不苟地看着手里的书,认真的样子,一如学生时代的模样。

我轻轻走过去的时候,他刚好抬起头。

我轻轻走过去的时候,他刚好抬起头。

看到我,他先是有点儿惊讶,然后咧嘴一笑,看得出来非常开心。

看到我,他先是有点儿惊讶,然后咧嘴一笑,看得出来非常开心。

1.

1

大雄是我初中同学。

大雄是我初中同学。

肥胖、沉默寡言、成绩差,当这三个标签打在同一个人身上,难免就会沦为特殊的存在。

肥胖、沉默寡言、成绩差,当这三个标签打在同一个人身上,难免就会沦为特殊的存在。

永利国际,听说他小时候一次生病,高烧久久不退,留下了后遗症,所以较于常人,他的学习能力与反应稍显迟钝。

听说他小时候一次生病,高烧久久不退,留下了后遗症,所以较于常人,他的学习能力与反应稍显迟钝。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

初中时代的我们,其实正是伤害力最强的时期,全身满是倒刺,拥有强烈的自尊,却不懂得尊重他人;害怕成为旁人的笑料,却又习惯以刺激他人的缺陷与痛处为乐。大雄自然就成了班里同学取乐的对象。

久久不退的高烧给大雄带来了惊人的感受能力,大雄对音乐节奏的敏感超出常人的想象,只是迟钝的反应加上肥胖的身躯使得大雄越发的沉默寡言。

最开始的时候,慑于大雄硕大的身材,很多人还比较收敛,只是稍作附和,可后来慢慢胆大了起来,并将之演变成了调剂学校枯燥生活的一部分。

叛逆期的孩子总是有着天马星空的想法,在捉弄人上更是无所不用其极,在课堂上模仿大雄迟钝的反应,在大雄唱歌时,嘲笑大雄肥胖的憨态。

再到后来,大雄看书会被笑、走路会被笑、吃饭会被笑,甚至上课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也会被笑。

特别是后来有一次,大雄的爸爸来学校给他送东西。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大雄的爸爸走路跛着脚,身子像跳舞般一上一下。班里同学变本加厉地取笑大雄。

特别是后来有一次,大雄的爸爸来学校给他送东西。在教室外的走廊上,大雄的爸爸走路跛着脚,身子像跳舞般一上一下。班里同学变本加厉地取笑大雄。

“大雄,你脑袋这么大,成绩还差,到底里面装的什么啊?”

大雄,你脑袋这么大,成绩还差,到底里面装的什么啊?

“大雄,听说你小时候发过高烧,难怪这么胖,原来是因为热胀冷缩啊。”

大雄,听说你小时候发过高烧,难怪这么胖,原来是因为热胀冷缩啊。

“大雄,你唱歌这么难听,以后还是跟你爸爸学跳舞吧。”

大雄,你成绩这么差,以后还是跟你爸爸学跳舞吧。

大雄本就迟钝反应更是无法回答这种尖锐的玩笑,只得越发沉默了。

开始的时候,大雄会红着脸竭力辩解,但这种局促不安的神态只会迎来哄堂大笑,后来慢慢地,他便开始不再辩解,只是沉默以对。

2.

大雄在班上没有任何朋友,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形单影只地上学放学。

我对大雄真正意义上的了解是从初二开始的。

2

新学期开学,我和大雄成为了同桌。我逐渐发现,大雄在很多方面都超出了同学对他的刻板印象。

我对大雄真正意义上的了解从初二开始。

大雄敏感而又狂热的心灵被音乐深深的吸引着,每次听到动人的旋律,他都情不自禁的随着节奏摆动,但是在肥胖的身躯上,却成了被同学取笑的对象。

新学期开学,我和大雄成了同桌,我逐渐发现在很多地方,他都超出了我们平时对差生的认知与定义。

每天的午后课间,我都会与大雄分享我喜爱的音乐,大雄每次都会给我一种理解的回应,虽然肥胖的身体和不善言辞的反应,但我却明白大雄对于音乐的热爱。

大雄的成绩在班上总是吊车尾,按理说,这样的人对学习极度厌恶,甚至早已放弃。可大雄似乎不是如此,甚至在我看来,他对读书有着近乎偏执的狂热。

有一天黄昏,大雄在听着歌情不自禁的跟着和了起来,周围的同学又向往常一样嘲笑大雄憨厚的体态,大雄强忍住眼泪,那委屈的神情,我直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他上课的时候聚精会神,认真做好每一处笔记。练习的时候也会为一道题目冥思苦想良久,直到求得一个不知对错的结果。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我的眼睛模糊了,我深深的理解大雄的感情,那种灵魂深处的热爱却被无情的践踏。

有一次,我瞥见他咬着笔杆,为一道数学题绞尽脑汁,在草稿纸上不停演算。但很明显,他在最开始的时候思路便已经出现了错误,所以无论如何也得不出正确的结果,我忍不住便指了出来。

我挺起胸膛大声的对大雄说:

他望着我愣了愣,很明显他没想到我会主动这样正式地和他说话,而不是平时那种恶意的打趣。而后他咧嘴一笑,对我憨憨地说了声谢谢。

“如果你有梦想,就要守护它。当人们做不到一些事情的时候,他们就会对你说你同样也不能”

后来相处久了,我们也逐渐熟络了起来。我发现他在知识的吸收以及学习的理解能力上,较于常人确实有些迟钝,但也绝对是正常人。而且很多时候,因为内向的性格,以及我们平时对他的取笑,使得他在面对难题的时候,羞于询问别人,从而花费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在错误的解析里,甚至直到最后都未能得到正确的解答。

大家沉默了。

我曾问过他以后的打算,他欲言又止,憋了好久才小心翼翼地对我说:我爸妈说反正我也考不上大学,还不如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也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可我还是想读书。

大雄的泪水忍不住的掉在桌上。

admin 励志美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