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国际 1
苏北又回到了那个梦境。江面上的火更大了,噼啪的燃烧声震耳欲聋。一江水也被映得通红。披甲持令旗的将军站在船前,不用上前,苏北就知道那张脸肯定是自己的,但同时苏北又有点纳闷,怎么又是自己?
  苏北已经不是头一次进入这个梦境了,这几日来,每当他倒在床上,他的意识就会入梦,就会看到这样的场景。苏北知道接下来他会看见一面山岩,山岩上有两个塑红大字,但每当他的视线注射到那两个大字上时,他的目光就会穿透过去,以至于长久以来,他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每到这个时候苏北就会醒过来。
  但这一次似乎发生了意外,苏北不仅看清了山岩上的那两个大字,他竟然也没有从梦中惊醒,那个梦反倒是延续了下去。山岩上的大字是赤壁。苏北脑子开始有点乱了,但因为是梦境,苏北根本就表现不出来。只不过他的意识刚有这些晃动,画面竟也跟着改变了,现在,出现在苏北面前的是一方小池塘,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嫩白如莲藕的足沉浸在凉凉的水中,阳光自头顶射入水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韵味。然后苏北就顺着那条腿看到了那张脸。
  
  镜头似乎一下子飞快的倒退了,苏北又发现那女子竟然不是在一方小池塘,而是在一片荷花的簇拥下。女子也不是坐在草色青青的岸边而是坐在了一条碧海环绕的船上,她的身子是赤裸的。女子看见了苏北,漂亮的大眼睛中竟隐隐有柔情传来,苏北还来不及反应,那女子的嘴角又倾动了一下,于是一朵笑容就开在了女子的脸上,身边的荷花就纷纷的凋零了,一枚枚花瓣跌入水中,触目一片的青碧粉红。苏北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然后他就在这声惊叹中醒来了。
  
  苏北意识开始回魂,等他真正睁开眼睛时,竟意外的发现眼上方多出了一个怪物,现在那怪物的两个黑乎乎鼻孔正斜对着苏北。一张血盆大口张开着,上面镶嵌着森森的白色獠牙。一股很不好闻的气味从那个红彤彤的甬道中往外跑着。接连受到刺激的苏北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身体缩进了被窝。他虽然已经把被窝扎得严丝合缝了,但小胖的声音还是跟着渗了进来:“小北,快点,今天和外语系的一块上课,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啊!”
  
  二
  
  等苏北在卫生间梳洗完毕后,宿舍内早已经没了人影。所有的人都去赶今天的课了。跟外语系的妹妹一块上课就有这种魅力。苏北叹了一口气,为了宿舍的这帮色狼们。
  苏北才不会像那些人一样没有出息呢。所以他还能睡到这个时候,一般苏北早上起床的时候,第一节课就已经下了。如果苏北抓紧点,他还能赶得上第二节课。其实这也怨不得苏北,晚上十二点能睡觉对苏北来说那都是够早了,何况这几天还老做同一个梦,起床的时间自然就要要晚了点。
永利国际,  
  等苏北走到自习室时,课早已经上了。本来,苏北是想和可能呆在前排的哥们会和呢,但为了不惊动导师,他还是选择了从后门进去。
  等进去后苏北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该来,眼前的这帮人那是外语系的妹妹啊,分明都是机电系的哥哥。苏北心下问候了叫他起床的小胖,因为是他给了自己幻想的。但问候到一半的时候,苏北想是不是自己搞错了,于是他抬头确认了一下,没错,是这个教室。苏北又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然后他就明白了,现在那里还是什么第二节课啊,他起床那会儿第二节课就已经下了。
  苏北不由自主的瞟了眼前面,果然那帮色狼们都不在,又不知道跑哪钓美眉去了。
  苏北也懒得理会导师在讲些什么,他现在的任务就是等着下课后餐厅的开饭。这基本上已经构成了习惯。为了不浪费等待的这段时间,苏北一般会补个回笼觉,下午和晚上才是一天真正的开始。
  苏北正要倒下挺尸,却意外的发现了桌底下的脚边躺了一本书,苏北拾起来后瞟都没怎么瞟就把它垫在胳膊底下了,恩。正好还可以挡挡桌子上的凉气。
  
  三
  
  苏北是被一阵声音给惊醒的。他开始以为是讲课的导师。但他睁开眼后发现却不是那么一回事。他边上竟然多出来了一个女生的背影。现在那女生正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由于看不到脸苏北并不清楚对方的长相处于那种级别上。但看背影,恩,有的女生是不能单靠背影评判的。
  由于那个女子是低着头的,所以她的身子就绷得很紧,苏北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对方吊带在衣内的隆起,还没等苏北看清楚那勾结处是蝴蝶结还是其他,那女子就转过了头,然后苏北就怔住了。
  眼前的女子那里还能算得上是个人?这分明就是仙女一般的存在嘛!苏北之所以怔住,也因为这几乎就是按他梦中女子的原始比例复制的,如果硬说有什么不同,那也有一点,现实的女子是穿着衣服的。想到这里,苏北的脸竟然得红了,心跳也随之加快。
  女孩开始还觉得苏北的眼光有些冒失,但接下来还是被苏北的表情给逗乐了。女孩开始问苏北:“你见过一本书吗?”
  这句话问得的确很含糊,但苏北竟然也听懂了,他立马想及了自己先前是捡过一本书。他刚要说见过呢,但眼下的现状却让他乖乖闭了嘴。现在,那个曾经被他压迫过的桌子上是放了一本书,但书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不仅如此,书上的签名处还覆盖着一大滩的口水。
  苏北第一个反应就是伏下来身子,用胳膊和头挡住了女孩看向桌子的视线,他确实不想破坏自己在女子心中的形象,哪怕只是一秒!由于俯身过于激烈,导致苏北的头因为刹车不及时而撞在桌子上。虽然很疼,但换来了一句问候:“你没事吧?”
  这就让苏北感觉很值,他抬起了头,摆出一幅自己认为最迷人的笑:“没事!”
  女孩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四下打量了一眼,走了。
  等女孩走后,苏北才从桌上抬起了身子,然后他开始打量那本书上的签名:“肖乔”
  
  四
  
  那次的初见给苏北的印象很深刻,于是接下来在苏北混乱的脑子里就多出了除梦境以外最让他无奈的名字。
  梦毕竟好说。只要不去理睬自然没事。但肖乔却不行,就算苏北不去理,对方也会自动跳进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
  自从那次偶见后,苏北又让偶见接连着发生了三四五六次。虽然每一次的偶见都很成功,却达不到效果。而令苏北最黯然神伤的是对方竟然有男朋友。
  肖乔的男朋友叫曹原。曹原是校学生会主席,社团的总长。一身的才华横溢并受到学校领导的器重。
  苏北虽然也有才华,但只是在小范围内被认可,即使有老师器重,但毕竟和对方实力相差悬殊。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肖乔和曹原认识在先而且肖乔对曹原一往情深。如果这也算是一场战争,那么苏北已经不战自败,但苏北毕竟是一个合格的第三者,所以他还是决定破釜沉舟向对方表白。
  
  五
  苏北买花回来时经过一个算命摊。其实这种摊位在天桥,大商场的边上,行人繁华处是很常见的。苏北本来也不相信这些,只是这一次,不知出于什么动机,鬼使神差的他竟然想算上一卦。
  算卦的相士也是个怪人,一般人还不给算,很多人都被挡了回去。这就让苏北大感兴趣。不过苏北上前的时候还是做了被拒绝的准备。
  那人见苏北过来,直接的挥了挥手,意思是让苏北靠边去。苏北苦笑了一下,开始他还以为自己会与众不同呢,不想仍旧是个凡人。
  苏北刚走了两步,却又听到那人说等等,苏北回转了头,又到那相士重复道:“恩,就是说你的!”
  
  那个相士打量了苏北良久,苏北被看得很不自在,便也开始打量那个相士。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黑色长衫,布鞋,手里拿着一把纸扇,脸上有三道抬头纹。
  那人打量了苏北一会,从摊子上拿起了一杆笔让苏北在他摊开的白纸上随便写个字。苏北本来是想写肖乔的,但他想及了那个梦境,于是他写下了赤壁两个字。那是他在梦中那面山岩上看到的。
  相士愣住了。
  
  六
  苏北不由得乐了。
  若按照相士的解释来说,他不仅是与众不同,甚至都可以惊世骇俗了。
  相士跟他说。他苏北是受了一场宿命的牵引才降临到这个世间的,还说他是三国时的周郎,之所以有那样的梦境只不过是因为偶尔的时候需要回忆,而一旦陷入回忆便不能临时中断,所以才会持续。
  至于肖乔,便是三国时代的小乔。赤壁之战的发生不仅改变了历史还改变了宿命,于是,苏北,肖乔和曹原便融进了宿命。曹原便是曹操。苏北的宿命是和曹原争夺肖乔,但不存在所谓的历史重演。
  苏北真想抽自己一耳光,自己实在不该脑子一热就把这几天发生的事给相士和盘托出。
  最令苏北感到好笑的是,那相士竟然自称是诸葛后人,因为赤壁之战,他也被卷入了苏北与曹原的宿命。他说,他曾经帮苏北破曹借过东风。
  即使是那本被口水浸过的书,相士也没有放过,他说那是蒋干盗书的另一种表达,只是因为时代和环境不同了,才没有拘泥于形式。
  这个谎撒得太圆了,苏北似乎只有问他关于草船借箭的另一种表现形式才能让相士自我证明,但眼下苏北还有最关心的一点,赤壁之战周瑜能取胜的另一点关键是黄盖。如果这些是真的,权当是真的,那么谁会是黄盖?
  
  
  七
  没有黄盖!

永利国际 2
  江南的烟雨密如离愁。
  一条青石板道上,一个撑开的天青色的折骨油纸伞下,一对青年男女同伞共渡。
  雨不仅没有停下的迹象,反倒是更加的急迫了。于是,阁楼,街道,小巷都入了雨幕,慢慢的模糊了去。
  这时的街道上已经很少有行人了,除了那把伞。天青色的伞阻断了密麻的雨,暂时地为伞下的人带来了片刻的干燥,但脚底下的路和迸溅在青石板道上的水珠还是不可避免地爬上了行着的人的下摆,打湿了女人浅色的裙摆和男人粗糙的布束。
  
  天色越发的暗了下来,像是伞下男人此刻的心情。周下开始变得一片的漆黑。男人看着藏在伞下的那张绝世容颜,却是沮丧万分。难道过了今天,一切的一切就算结束了?
  女子一直没有开口,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她只是跟着男人的节奏默默的走在雨中,同时一任男子用伟岸的身躯为她遮掩外围的风雨。这时候距她们的初见刚好是一百天,但似乎也只能是这么多了。
  
  男人和女子终于停了下来,在街道的转角,依旧连绵的雨中。男子后退了一步,离开伞的范围,站在了雨中。他虽然能为女子撑起伟岸的身躯抵御大自然的冲刷,但面对人为的横插终让他无力招架。
  这一次分开,也许就真的是永别了。
  
  伞动了,带着女子慢慢的转向了街的拐角。又一把绛红的伞从拐角的屋檐下下来。男人知道那是女子的贴身婢女。两把伞会合到一块,绛红的伞弯了下去,在男人沾满雨水的视线内,浅色的身影似乎晃动了一下,但随即就被另一只手给稳住了,两把伞转过了那道弯。
  男人抬头望了一眼浑浊的天幕,突地疯了般的冲进了雨幕的深处。
  转弯处传来了女子的叹息。
  
  
  二
  
  繁华闹市,一处摊位,一个年轻的相士独坐。
  相士一身布衣,持了一把纸扇,略看并无出奇之处,他毕竟太过于年轻。通常,在人们印象中凡能知天机的多为年过不惑的花甲。是以像他这样的生意就并不是太好。
  相士的旁边是另外一些普通的摊位。摊主是些小商贩,这里毕竟不是什么大的铺子,这本来也不过是个平常的下午。若不是那个醉醺醺的男人的出现的话,这里的发生的一切甚至都该是默默无闻。
  这个世界上默默无闻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那个男子是在相士打算收摊的时候出现的。
  
  那时节,天色已然微微发暗。周边的人迹也逐渐的少了。男子甚至都不是准备要找那个相士的,只是因为喝多了酒,部分的肢体已然不受控制,所以那个男人是以一种撞击的方式出现在相士的摊位上的。
  相士并没有表现半点的吃惊,他只是打量了一眼眼前的这个人,这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人,但这个人身上却有着一般人绝对不曾有的命格。他的额头深邃而广,抬头有纹,眼角狭长。也就是这些一般人看起来并没什么感觉的特征却让相士对眼前这个应该是书生的男子产生了好奇甚至是刮目相看。
  “想不想算上一卦?”
  “算卦?”醉醺的男人抬起头,于是一阵酒气就扑面而来了。
  “对,卜算可洞晓命理玄机,而且你看起来确实有那么点的与众不同!”相士强自忍住了扑鼻的酒味。
  “与众不同?”书生突然之间有点想笑了,像自己这样的人竟然也能算是与众不同?太他母亲的好笑了,但笑着笑着,他的泪水也就流了下来。
  “对,天上行星,对应着人的命本位。而你的本位星看起来更有玄机。据你的星位看来,你的本身应该有着一个解不开的宿命!”
  “宿命?何谓宿命?”书生哂笑了一下。
  “简单点说就是早晚会发生的,而且结果还是不可更改的!”
  “如果宿命是不可更改的,那么我们还十年寒窗干什么,直接等不就得了!“
  这次相士摇了摇头:“努力是一种牵引,是为了要我们靠近宿命。你若不去努力,岂不是永远也接近不了宿命?”
  书生摇晃着晕胀的头颅,无力的手臂慵懒的指着相士道:“你不过是在胡说。还不是为了骗点钱财?可惜你找错人了,我没银子,我根本就没有银子的,我只不过是个穷书生罢了。我若有银子那里还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子就那样从身边溜走。哈哈,你打错算盘了。”
  相士再一次摇了摇头,看来对于这眼前之人,他也唯有用非常之法:“你不过是不敢算罢了,哪用得着找这些借口?”
  “哈哈,找借口。好,说得好!”当初乔儿离开时他也是在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结果乔儿嫁给了已经有三房小妾的曹原,被锁在深深的庭院。
  男子摇晃着站起来,踉跄而行。看来,他还是不打算去算那一卦。
  相士看着男子的背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但是他的面上并不曾出现所谓的懊丧。“既然都已经是宿命,你以为你还能逃得脱吗?”
  男子并不曾回头,只是自言自语道:“逃,哈哈,逃不掉又何妨?……”乔儿大婚的时候他就无处可逃。他是醉倒在离曹原府第不远的路沟里面的。
  说着说着男子的身子就委顿了下去,也许他是实在的不胜酒力,而在这一刻发作了。男子倒在了地上。
  这世界上真的有宿命吗?
  
  三
  
  迷迷糊糊睁开了眼。出现在眼中的却是另一番的光景。
  “都督醒了,都督醒了!”一个声音惊喜地喊着。
  “都督?”书生心下纳闷着。终于还是扫眼看了一下周围。映入眼帘的是那个绝色的身姿。书生突然有点激动:“乔儿,真的是你吗?”
  被称为乔儿的女子点了点头,但还是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周郎,你可让人家担心死了!”
  这个称呼并没有让书生感到不妥,他本来就姓周,叫周兴邦。“先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兴邦的心里确实有些迷糊,乔儿不是已经嫁给曹原了吗?她怎么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这真的不是梦吗?
  乔儿还没有开口,另外的一个声音接过了话茬:“都督,是这样的,我们本来是在商量着破曹大计时,你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你一激动,就晕了过去,还是诸葛先生把你救醒的。”
  “诸葛先生?”周兴邦疑惑的看了一眼乔儿,见乔儿点头。才有把目光看向了发话之人,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官服,长着胡子的人,那人看起来有三十多岁,样子倒也敦厚老实。然后,他又在那个敦厚老实的人的目光指引下看向了所谓的诸葛先生,出现在他面前的是那个相士的脸,只是相士的打扮换了,而且他手里的纸扇也换成了羽扇。
  “是你?”周兴邦惊讶了。
  相士点了点头道:“都督贵体欠安,还是稍加休息的好,至于破曹大计不妨先交给我和鲁肃办理。都督意下如何?”
  “破曹?破那个曹?”周兴邦依旧是疑惑,到现在他对一切都还是混混沉沉的。
  那个穿着官服,有着长胡子的鲁肃不由得大吃了一惊:“都督,你没事吧?曹操亲率百万大军要灭我东吴,还是你和我主张要结连刘备共抗曹兵啊。侯王特命你为大元帅。命你誓保东吴。你真的不记得了?”
  “什么?让我指挥赤壁之战,奠定天下三分的基业?”周兴邦大吃了一惊。这在开什么玩笑?
  “是啊,而且曹操还扬言要收二乔归铜雀台呢。是吗,夫人?”
  周兴邦把目光转向了乔儿,见对方点头。几乎傻了!难道自己竟入了三国不成?
  
  四
  
  赤壁。
  练兵台。
  周兴邦看着相士,问:“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宿命?”
  相士,亦或者说是诸葛亮点头道:“这只是关于你和小乔还有曹操的宿命。赤壁之战只是你们宿命的开始。从这时侯开始,你们之间便已经注定了要征伐杀戮。在你们之间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真正的得到小乔。但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你们的命运都是息息相关的。”
  周兴邦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明白过来,但他很快的就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那你呢?赤壁之战你也有很大的功劳在内?你又和这个宿命是什么关系?”
  诸葛亮点头一叹道:“任何宿命或者说事件都是有见证人的,我的不幸就在于我不该在赤壁之战的时候助你借得东风。因为那一次做法,已经使得我和你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
  “你是说做法坛,借东风,破曹操的事情?”
  诸葛亮再次点头道:“没错,那次帮你是因为我需要你来制衡曹操,然后保护刘皇叔,以报答他的知遇之恩。若非皇叔,我还不过是躬耕南阳的一个隐士。那么天下也就不会有后来这么多的事情了。而那些事又是必须会发生的,皇叔的三顾茅庐让那些事发生的时间更加的接近罢了。”
  “那岂不也是宿命?”
  “宿命也有很多途径的,就像人也分很多种的一样。只是你和小乔,曹操的宿命是生世轮转的。我只是个捎带者。”
  “我们的宿命的结局会怎么样?小乔一直会是我的吗?”
  诸葛亮摇了摇头:“我已经说过,宿命是有很多途径的,我们处在同一个宿命的轮转盘上,但由于经历的时间不同,宿命的轮转盘转速也就不同,它产生的结果自然也就不同。当然,由于我们的命运是绑着一起的,所以我会一直帮助你的,在每一世,但不是任何的时候,甚至都不是关键的时候。你只要记住的是,你比曹操幸运,最起码我们有时候还可以并肩,但他却只是一个人!”
  
  五
  
  汉献帝建安十三年,曹操率领水陆八十三万大军,诈称百万,发动了赤壁之战。
  东吴联合刘备共抗曹军。其后,吴国大将周瑜在诸葛亮的帮助下用火攻破曹,奠定了三国分立的基础,其中为人所不知的是,周瑜同时也拉开了他与曹操,乔儿的宿命之争。有一个叫诸葛亮的人同时被卷入。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