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虽然朝夕和我都不知道这一次去电视台会发生什么,不过我们俩还是毫不犹豫地共同踏上了第二次电视台之旅。
“不怕!因为我是注定要成为明星的朝夕!哼!”
“不怕!因为我是注定要成为顶级制作人的吕朵!哼!”我们两个在电视台门口大吼两声,然后冲了进去。
不过我心里却在打鼓:韩多那个家伙在哪里啊?我现在对自己信心好少,我好像已经完全依赖他了耶。
“朝夕先生和吕朵小姐,这边请。”工作人员引领着我们走进了上一次我们来电视台时的那个谈判间。
推开门的刹那,我悬着的心陡然掉了下来。因为房间里不光有西装革履、做好全副准备要和我们谈判的电视台工作人员,在那群电视台工作人员的正对面还坐着一个人。
贴身的黑西服完美地将他的好身材勾勒出来,他本来清爽地搭在额前的头发此刻整齐地梳到脑后。而且为了配合这幅成年人有型的打扮,他还特别戴了副猫眼型的金边眼镜,这都让他本来就漂亮的不行的面孔更加精致唯美了。他还能是谁,华丽的韩多早就赶到了。
“韩多!你怎么在这里?”朝夕一进门就生气地喊了出来。糟糕,我光想着自己安心了,完全忘记朝夕对韩多的事还一片空白。
他们两个可是水火不容的,我得赶紧找办法在这个时候做弥补性的解释。
可那两个不按我剧本演出的男生已经迫不及待地开战了。
韩多瞧了朝夕一眼,立刻轻蔑地回答说:“你不知道吗?我已经是你的经纪人了。”
“经纪人?谁同意你做我的经纪人的?”朝夕一副极度不爽的表情。
“谁同意我做你的经纪人的?”韩多不慌不乱,挑眉说道,“当然是你啦,不是你求我做你的经纪人的吗?不然的话我怎么会为你做这么多事?”
“你为我做很多事?”朝夕的脸色变得好差,冲过去拉住韩多的衣领说,“你为我做了什么事?我从来就没有求过你做我的经纪人,我才不需要你为我……”
“哼……只会说大话的美型男,我为你做了些什么,你不知道吗?”朝夕用力地攥着韩多的衣领,而韩多好像一点儿都不慌。
他依旧慢条斯理地在朝夕耳边说:“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会保持安静。不要让别人发现我不是你的经纪人,不要和我作对,不要让我好不容易帮你挽回的局面再次坏掉。如果你这样做的话,我们都会很开心的。”
韩多说得对!我在心里吼。此时此刻要想和平解决问题看来是不行了,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让韩多为我们做的是不被破坏掉!
“我也不想再跟你说第二遍,我才没有要你做我的经纪……” “朝夕!”
“啊?吕朵?”朝夕惊讶地看着我,他为什么要惊讶呢?我低头一望,发现我正抱着韩多的头,而我为什么会抱着韩多的头呢?因为我想要阻止他们两个继续纠缠下去,而制止的方法当然就是抱开其中的一个啦。而我,我怎么会选择抱开韩多呢?
还是抱着他的头这么窘的选择。算了,现在没时间窘啦,在我、韩多和朝夕的身边还有一大堆莫名其妙盯着我们的电视台工作人员呢。
我也不管此时此刻抱着韩多的样子有多么难堪了,红着脸对朝夕说:“朝夕,你冷静点。我们是过来和他们谈判的,你和韩多的问题可以留在谈判后再解决啦。”
“啊?吕朵……”朝夕疑惑地看着我,我想到我还抱着韩多,连忙松开手。于是韩多也开始用奇怪的表情盯着我了。我同时被朝夕和韩多盯着,两个人的眼中都掺杂着疑惑和惊讶,这让我如何是好啊?
我尴尬了好久,忽然一个好听但是很冷漠的声音在对面响了起来:“你们闹够了没有?我们可以谈了吗?”
是米彩,冷酷而不可一世的电视台首席女主播米彩。
“闹够了,可以开始了。”我立刻选择跳到了韩多和朝夕的中间坐下。虽然朝夕还是一肚子疑问的样子,不过大敌当前,我们三个都安静了下来。
“我想我们能够很快谈完。”真不知道韩多是什么东西做的,在这种情况下我已经紧张得腿都抽筋了,他居然还镇定自若,甚至还很有信心的样子。
“新合约在这里,韩多先生,你看一下。”一个中年男人将两份全新的合约推到了韩多的面前。
韩多拿起一份,另一份丢到了我和朝夕的面前。我连忙把合约打开,找到那几条最关键的内容。
“什么?”我和朝夕禁不住一起叫出声。
这份合约不但没有之前那么多霸王条款,甚至我们还拥有了好多好多特权。
比如说进入13强后,其他的选手都需要进入一个特定的古堡来集中学习,但是由于朝夕是创作型歌手,所以他一个人可以不用进入古堡。
而且朝夕的最终名次,电视台也不插手干预,完全依赖观众投票。如果他的观众投票始终保持第一,那么他就算拿第一名电视台也不会干预,更不会暗箱操作选票数。而且,我还被允许以朝夕的团队成员身份,全程统筹他演出的歌曲和演出伴奏。
这份合约太不可思议了,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合约?
我看完合约第一件事就是抬起头,张大了嘴,跟一只金鱼一样瞪着眼睛崇拜地盯着韩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他是真正的魔王吗?
“怎么样?这样的合约,你满意了吗?”米彩狠狠地盯着韩多,但是好奇怪她盯着韩多的眼神无比毒辣,但她的眼眶怎么跟要哭了一样通红了呢?
“我很满意,米彩小姐。”韩多微笑着淡淡地说,“我想我们今天就可以签约了。”
“嗯。”米彩咬着牙答应了一声,然后她代表电视台在合约上签上了她的名字。韩多将合约推到朝夕面前。
朝夕疑惑地望了望他后,将他火一样疑惑的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我被他盯得很无措,但是我想我应该要相信韩多。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韩多对我做过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还说过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话,但是我真的好相信韩多!
“签吧,朝夕。”
“你确定?”朝夕疑惑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韩多。我也忍不住看了眼韩多,却正巧被他的视线抓住,顿时心慌得漏跳了一拍。
“我确定,朝夕,我们一起前进吧!” 2.
就这样昏头昏脑之间,谈判好像就完毕了,而朝夕似乎是获得了绝对的胜利。
不过我们三个完全没有喜悦的感觉。朝夕咬着嘴唇,视线不时很不友好地在韩多身上来回并且对我也有了怀疑的表情。而我呢?夹在他们两个中间,别说有多难受了。
总之,赶快离开电视台这个让人不舒服的地方吧。
谈判一完,不等朝夕说话,我就拉着他的手赶快往外面走,生怕再迟一步他又要和韩多吵起来。
一路上,沿着电视台大楼宽大的走廊,我们三个默默地走着。韩多好像不慌不忙的样子跟在我们后面,不过我还是不放心,往后望了他一眼。没想到我伪装得很小心很小心的窥视立刻就被他抓到了。
他好像……好像一直都在看着我,他……我越来越不明白我内心的感受了。被他注视我好像好开心的样子。
突然,就在我们马上就要走出电视台大楼的时候,米彩从走廊的另一头带着一个男生走了过来。
那个男生,我好像在报纸上看到过,他好像也是直接晋级50强的一个选手。他看上去也很帅,但是和朝夕比起来就完全没得比啦。不过奇怪的不是这个啦,他明明是娱乐圈的新人,怎么敢走在米彩的前面呢?那个冷酷、高傲的米彩,怎么容许这样一个新人走在她前面呢?如果是朝夕这样对她,早就被她排挤出娱乐圈了吧!
她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的样子,怎么好像她很怕他一样呢?奇怪啊,奇怪!
眼看我们和他们离得越来越近,我不禁在心里直打鼓。我还以为出了那个谈判间,在比赛前我都不用面对米彩那张板得死死的好像假人一样的漂亮面孔呢,没想到还没出电视台大门就要再一次碰面,真是倒霉透了。
我低着头想快速从她身边走过,朝夕立刻拉了拉我的手,给我打气说:“我们不用怕她啦。”
“嗯。”我鼓起勇气,挺起胸膛,却惊讶地发现米彩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和朝夕,她的视线从头到尾都聚焦在我们身后——韩多的身上。
忽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韩多和米彩之间似乎有什么事是我绝对想象不到的。是什么?我猜不出来,韩多对我而言就是一个大到没边的谜团。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韩多,你给我说清楚!”一出电视台大厦的大门,朝夕压抑许久的火暴脾气就立刻爆发了。
不过如果说朝夕是火山的活,那么韩多就是冰山了。他完全不看朝夕,一边走一边淡淡地说:“我当然会跟你说清楚,不过不是在这里。”
“那你说个地方吧。”朝夕不爽地冲韩多喊,而我此时站在台阶中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被他们两个夹在中间好难受啊。
“回家说吧。”韩多转过头,露出恶魔天真的微笑,“我们一起回家再说吧。”
“回家?”朝夕眉毛都要拧到一起去了,而这时韩多掏出了更让他崩溃的东西。
韩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大串钥匙,上面挂了一只用弹吉他的拨片做的护身符。
“我寝室的钥匙!你怎么……”朝夕连忙打开他的裤口袋看,看完之后朝韩多冲了过去,“你什么时候把我的钥匙偷走了?把钥匙还给我……”
“当然是你冲动地想要打我的时候,我不小心拿到了啦。” 啪嗒!
就在朝夕冲到韩多跟前的刹那,韩多把手中的钥匙一扬,那串钥匙就这样被他丢到了路边黑糊糊的草丛里。现在虽然是傍晚,但是光线已经很不足了,草又那么深,钥匙丢进去好难找到。朝夕找不到钥匙的话,今天晚上住哪里啊?
“韩多,你干什么呢?”我急起来,怕韩多这下会和朝夕真正干起来。朝夕气势汹汹地冲到了韩多的面前,韩多则依旧酷到不行地昂着头,垂着眼睛,不屑地看着朝夕。眼看我最害怕发生的事就要发生了,我不要他们打起来,我……
“你们俩都给我住口!”鬼使神差的我撕心裂肺地大叫起来。顿时两个大男生都诧异地愣住了,齐刷刷地看着我。
算了,本来就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朝夕的。
“朝夕,是我拜托韩多做你的经纪人的。因为他,他……”我要怎么说呢?我又不知道韩多为什么要做我们的经纪人,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难道我要跟朝夕说我拜托韩多做你的经纪人的原因是因为他看上去就很行的样子吗?
拜托,这个理由超烂的啊!
“吕朵,怎么是你?”朝夕难以置信地看着我,眼眸里疑惑的光芒让我的心有被揪住的感觉。
“是我……”我迟疑着,嘴巴逐渐因为心脏的关系不受控制,断断续续地说,“因为我不想看到你那天的样子,我喜欢的朝夕是站在舞台上带给大家希望的快乐的朝夕。我不想看到你那个样子,而我没有办法帮助你,这个世界上能够帮助你的人……”
“只有我。”此时韩多突然说。而我在目光从朝夕身上移向韩多的刹那,忽然发现我刚刚对朝夕说了喜欢,我是在告白吗?
我是在对朝夕告白吗?那我此刻的感受怎么这么奇怪呢?心里好纠结,被韩多盯着觉得好难受。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朝夕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转过身去对着韩多说,“你为什么要插手我的事?我不准你利用吕朵哦!”
“呵呵……你们两个感情还真好呢。一个会瞒着对方,为对方做很多很多的事,而另一个首先想到的也是叫我不要为难她。感情真好呢。哈哈。”韩多笑着说,我的心却忽然有酸酸的感觉。而且朝夕刚才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我的告白,他接受了吗?他也喜欢我吗?
“那是当然!”朝夕立刻回答道,“因为吕朵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啊!”
最重要的伙伴?这就是朝夕对我的定位吗?
我有点迷惘,有点说不出来的闷闷的感觉。这是,韩多的目光却突然一下子在我身上加重了好几分,他的目光好深好深,我被他盯着忽然好慌好慌。
我们三个人忽然一下子都不说话了。韩多和朝夕都用力地望着我,而我慌乱得想立刻昏死过去。
“好了,我们先回家吧。”韩多终于打破了宁静的气氛,对朝夕说,“不管我是怎样当上你的经纪人的,不管你高兴不高兴,反正我们三个现在已经是一条船上的伙伴了,所以从今天开始我们要住到一起。你不用找你的寝室钥匙了,你再也用不上它了。”
“什么?我们住到一起?”我和朝夕几乎一起叫了出来。然后那个掌控一切的大魔王,看着我们两个惊讶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
3.
“给你,钥匙!”韩多满脸微笑地将一片跟他昨天给我的一模一样的钥匙递给了朝夕。
“还有,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了。说实话,如果你继续住在学校宿舍,那不等到决赛,你就会被疯狂的粉丝骚扰致死的。身体很重要哦,你可一定要注意身体哦。大明星,我们可都靠你了!”韩多还把他自己的房间给了朝夕。他微笑地看着朝夕,一脸诚恳的表情。
朝夕一脸“你到底要干吗”的僵硬表情盯着韩多。我看着满脸笑容的韩多,从内心深处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难道我们真的就要住到一起了吗?难道我们三个真的就没得选择,必须和对方成为伙伴了吗?
看了看韩多光洁漂亮的家,其实这里比我家要好很多耶。
韩多发完钥匙,保持着微笑对我们说:“厨房里有食物,而我还有另外的工作。你们随意啊。”
说完,他就躲进了他的书房。
“吕朵,你确定我们要和这家伙结盟吗?”等韩多离开,朝夕苦着脸问我。我抓了抓头,目前看起来好像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耶。
“朝夕,我想我们就相信他一回吧。”朝夕依旧很不信任地看着我。我想了想继续说,“我觉得他这个人虽然看上去很冷酷,很狡猾,但是似乎相信他没错,他似乎很值得依靠的样子。”
说完,我忽然忍不住反问自己:真的是这样的吗?你是这样看韩多的吗?原来你已经把他当成伙伴了是吗?
为什么我会这样呢?我不知道,不过还好,听我把话说完,朝夕皱了皱眉头,似乎接受了我的建议。
“H熬吧,明天就要比赛。目前就先这样吧。”朝夕也很疲倦了吧,他转身拿着自己的行李走进韩多的房间,却在就要进门的一刻转过身拉住了我的手。
我的心跳猛然间停了一拍。 “吕朵。” “啊?朝夕?”
朝夕认真地看着我,诚恳地对我说:“如果他欺负你,一定要告诉我!”
“嗯。”我呆呆地点头,直到朝夕放开了我的手,走进了卧室,我才重新活了过来。
我傻傻地站在客厅里,看了看书房,又看了看朝夕的卧室,心情好怪。
突然,我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来,现在是几点钟了啊?
我差点就错过去公园喂狗狗的时间了。但是我现在是在韩多家里,他家里会有可以喂狗狗的食物吗?
他说厨房里有好多好多吃的,我连忙跑进厨房,打开冰箱。果然,冰箱里有进口的起司,糕点房当天制作的面包,还有果汁,加热可食的烤肉,好多好多方便美味的食品。
他家可以吃的东西还蛮多的,但是都是包装好的,没有动过的。这样昂贵的食品,说实话我有点狠不下心来拿给那些狗狗吃啦。
突然,我灵敏的鼻子嗅到了一些让人惊喜的味道。是什么?我连忙在厨房里四处找起来,终于让我在一只比我的洗脸盆还要干净许多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大堆被丢掉的比萨。
韩多这个人,真是好浪费哟。这么好的比萨都不要了。不过我听说比萨冷了就会不好吃了的,而且它们已被丢在垃圾桶里,所以也不会有人吃它们了。这个垃圾桶真的好干净哟,不过这样不是更好吗?狗狗们可以吃到干净的食物,多好啊!
我连忙把比萨包了起来,向目标地点小花园冲了过去。
见到那些可爱的小东西我心里的烦闷似乎都不见了。听到它们的声音,看到它们吃东西吃得好开心的样子,我也不自觉地开心起来。
不过,我带来的比萨快被吃完了,抬起头来望向公园的另一边。这个时候,那个少年应该要来了。
我望了好久,结果等到比萨吃完,他都没有出现。这已经是连续好几天他没有出现了,他去哪里了?
短短的几天,我的生活真的变化好大耶。
我默默地一个人向家的方向走,走了好久才发现我的家现在已经在另一个方向了。
我在十字路口发了好久的呆,才终于有力气转过身向韩多的家走去。
打开韩多家的大门,里面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边的书房里是键盘被不停敲打的啪嗒声,而另一边是朝夕清淡幽雅的吉他声。
我想起明天就是50进20的比赛,我还没有跟朝夕把最后要拿哪首歌参赛定下来呢。想着这个,我走到了朝夕的大门边。我这样做没错吧,和朝夕好好地商讨下音乐,这样的选择没错吧?
怎么我的眼睛一直望着书房的门不能移开呢? “吕朵?”
朝夕拉开房门,我才惊恐地把视线转移过来:“朝夕。”
“吕朵,快点,你到哪里去了?我等着你排歌呢。你说,我是唱我高一写的这首《喜欢》,还是唱《我爱泡面》呢?”朝夕一边说一边为难的笑了笑,“发生了那些事,我有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评委了呢。”
朝夕说完,望了望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为难地说:“抱歉,让你看到了我这个样子。我是男孩子,怎么遇到事情总是问你呢?我不能这样没用啦。”
朝夕的眉毛微微蹙起,鼻翼边有为难的绯红色。他这个样子让我无法离开他半步。他需要我,比任何人都要有力量的朝夕需要我,对我而言这就是我的全部。
“不会呀。朝夕是世界上最棒的男生。”我坐到了他的身边,他慢慢地抬起头,用他清亮的大眼睛看着我,这一刻我们之间似乎没有任何距离了。
“吕朵,谢谢你。”
“不用谢我。因为朝夕你是在实现我的梦想啊,我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看到你站在最华丽的舞台上,有一天全世界需要希望的人都能听到你的歌声。”
“吕朵,这也是我的梦想。”
“那是当然,因为我们是……”我没说完,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不喜欢“伙伴”这个词,但是别的词语,我又不敢随意用。
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思,接着我的话,点了点头:“嗯。我知道,我会加油的,为了吕朵和我的梦想。”
“嗯。”
我忍不住去摸他的头,他愣了一下,我的心也颤抖了一下。然后他微微垂下头,乖乖地让我抚摸他。
这样的朝夕让我的心柔软得不能自拔。这就是爱的感觉吗? 4.
我这个人还真是贱命一条呢。我摇摇晃晃地从公主床上醒过来,一看钟,又已经到了早上8点多了耶。要知道平时我都是早上6点钟就起来帮大厨叔叔打杂赚零花钱的,怎么才安逸一点儿就开始赖床了呢?
我连忙爬起来,光速般梳洗完毕。冲到客厅,有更恐怖的发现在等着我,那就是韩多和朝夕似乎都还没有起来呢。
虽然说今天是星期六……
啊?今天是星期六吗?我忍不住给自己的脑袋来了那么一下子。今天是星期六啊,还是50进20的特殊时期,我怎么连这个都忘了呢?
比赛从下午2点开始举行,就算我们要提早赶到电视台的话,让朝夕再多睡一个小时应该也是可以的吧。
我蹑手蹑脚地打开朝夕的门,看了一下,确定他睡得正香之后退了出去。于是,我的视线再一次被韩多的书房给抓住了。
那个家伙也没起来吗?还是熬夜熬太晚,现在才睡呢?我们今天要比赛他不用出现吗?
话说,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让电视台的人对我们改变态度的?我想起他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有好多文件资料,他是通过这些东西让电视台的人屈服的吗?想到这里,我对他夜间做了些什么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在此之外,我还好像有点……纯粹就是想看看他的样子。唉……不管了,我一咬牙轻声打开了韩多的房门。
这一次他没有跟以前一样蜷缩在书房的沙发上。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跑到沙发上啦,他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面前的电脑还开着。
我悄悄走了过去,把他的手从鼠标上移开。他这个样子会着凉的,而且还坐着睡,这对身体最不好了。他到底在干什么,需要这么努力吗?是为了我和朝夕吗?
他看上去像很好欺负的小动物。在这个时候,偷偷看下他的电脑,应该不会被发现吧?抱着这样的心态,我点开了他的电脑。
上面还是好多外国网站,好多数据什么的,就像平常在经济新闻看到的那些什么股市数据表格一样的东西,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外国公司的资料。真不知道他看这些东西干什么。
我接着点开他电脑浏览过的文件记录,突然一个文档跳到了我的面前。 米彩
原名:罗美丽 居住地:…… ……
是米彩的个人资料。韩多怎么会有米彩的个人资料?想起他之前对我说过的话,还有那天在电视台米彩对他的特别注视,禁不住让我猜疑韩多和米彩之间是不是有我不知道的关系。
难道韩多会帮助我们,是一个圈套? 他和米彩合力设下的圈套?
我立刻在韩多的电脑里翻找起来,看是不是还有其他线索。他的电脑里好多文件啊,这么多文件他一个人看得完吗?我找啊找,找了好久都只有那些外国公司的资料文件和一些数据报告。
“米彩……米彩……”我禁不住小声念叨起来,终于我找到了一个标明私人文件的文件夹。
我点开文件夹,看到里面有一个子文件夹写着“米彩”。我立刻点进去看,里面果然都是米彩的照片,而且里面不单单有米彩成为女主播之后的照片,还有好多她以前的照片。
甚至有她小时候的照片,读书时的,好多好多。
我看着这些照片,对韩多和米彩关系的好奇更强烈了。
“韩多和米彩,究竟有什么关系啊?”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看到在那个子文件夹旁边还有另一个子文件夹,上面写着一个“她”字。
韩多的文件夹基本都是用准确的名字做的文件名,唯独这个文件夹用的是含糊的“她”。
这个她对于韩多而言是特殊的吗?是独一无二的吗?她是谁?
我好奇地双击鼠标,却在文件夹就要打开的刹那,电脑黑屏了。
怎么回事?我想重启电脑,才发现我的身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有另一个人站在那里了。
我惊慌地转身,他离我太近,一下子我就这样撞进了他的怀里。他两只手臂都撑在电脑桌上,而我则被他的手臂环在了他的怀抱中无法挣脱。
“韩多……你醒了?”我手足无措地望着他,他离我好近,逼视着我的那双眸子上纤长的睫毛似乎都可以碰到我了。
“嗯。我早醒了。”
“啊?”我惊恐的叫声,暴露出了我内心的慌张。他醒了?他看到我偷偷翻他的电脑了吗?
“你是不是要问我什么时候醒的?有没有看到你做了些什么?”他坏笑着把我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我低着头不敢望他的眼睛。
“我都看到了,看到你在我的电脑里翻找米彩的东西。”他淡淡地说,身体却离我更近了。我感觉他的胸膛马上就要压到我身上来了,太近了,太……我都紧张得不能呼吸了。他的身体好强壮好热,还有好闻的薄荷香味,让我脑袋变得好重,神智都开始迷糊不清。
我这是怎么了?
我已经快要失去理智了,他却好像依旧平静冷漠,靠近我,在我的唇边冰冷地吐词:“你找米彩的资料干什么?你是不是怀疑我和米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我……”
我感觉到他的气息几乎已经和我的融合为一,偷偷地抬头,顿时身体慌得差点立刻晕倒。他的嘴唇离我已经很近很近了,不小心就会碰上。
这种感觉好奇怪,好怕碰到他,却又忍不住视线心思都被他的脸、他的唇吸引了。
他垂着头看着我,目光冷漠但是却像胶在我身上了一样。
我也无法再次将头低下去,就像被他牢牢抓住了一样。
“你到底要干什么?”他再一次问我,声音低了好多,就像耳语一样,就像最亲密的人的耳语一样,好像哀求又好像是撒娇地对我说,“说啊。你想知道我的什么事情?”
“我……”张开口,忽然有酥麻的不行的感觉。他的气息铺天盖地弥漫进我的胸膛。他本来就离我很近很近了,我们的嘴唇本来就离得很近很近了,所以再近一点。
他和我接吻了。
接触的地方异常灼热,嘴唇好像要燃烧起来,轻轻地摩擦着对方。味道好像好甜,又暖得让人昏厥。我的身体被嘴唇上的麻醉滋味弄得虚弱无力,脑袋里也一片空白,好像快要晕倒在地上了。
但是我没有倒下去,腰上有他的手臂紧紧地抱着我,我根本不可能倒下去。他用力地抱紧我,完全不给我逃跑的机会,吻我,就好像绝对不会停止地吻。
“韩……”我挣扎着最后的力气,“多,放……放开……” 咔嚓!
突如其来的异响让我的身体为之一振,而他也在同时放开了我。我看到他对我胜利地微笑着,眉宇间充满了不可一世的得意。
这……我慌起来,这是什么表情?这是在吻我之后的表情吗?我不解地望着他,虽然此时我的身体还热得发晕,脸也红得发烫,但是我无法制止自己去探究他的表情。
他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吻我?吻我之后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忽然,我看到了他手里拿着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是刚才我们拥吻时他拍下来的照片。
我的心陡然间冰凉无比。
“你想让朝夕看到这张照片吗?”他笑着对我说,“不想吧,你一定不想吧?让喜欢的人看到你和他最讨厌的人接吻,多可怕啊!”
“韩多,你好过分!” 我的心冷得颤抖,眼睛里更是愤怒得涨痛无比。
“我是好过分的,你难道还不了解我吗?”他淡淡地说,脸上的笑容转化成略带哀伤的冷漠。
“不准再问我任何问题,不准在朝夕面前破坏我们的契约。明白了吗?不然我就把刚才的照片给朝夕看。下午好好比赛。”他冷冷地说完,关上手机,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留下我一个人待在那里,好像傻瓜。我怎么会这么笨让他吻我呢?怎么会在被他拥抱强吻的时候,感到难以想象的快乐呢?
我好差劲!

  1. 热烈的掌声中,朝夕终于在万众瞩目中登上了前三强的宝座!
    亏我担心了一周,拼了命地把他的参赛歌曲改了又改,结果他还是顺利地登上了前三强的宝座,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下一场就是决赛了!从几十万人里面挣扎着爬上来,经过了一轮又一轮考验友情和勇气的残酷PK赛,朝夕终于留了下来。靠着粉丝们的投票,靠着他自身的力量,留了下来。
    我激动地看着朝夕,也看着台上经过了无数厮杀最终留下来的三个人,真是好不容易啊!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除了朝夕外另外两个人都是有背景的吧。三强中的其中一个就是那天跟着米彩的男生,那个大官的儿子。
    还有一个选手,前几天网上也爆出消息说他的父母似乎是很成功的大商人。朝夕能够跟有背景的他们站在一起,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奇迹?想到奇迹,我忍不住又望向了那个奇迹的制造者,韩多同学。台上正上演着激动万分的画面,台下的观众也早就感动得集体流泪,他一个人却好像置身世外一样淡定从容,就好像眼前的一切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我忍不住笑起来,眼前的一切,他一定早就知道了吧,这个大魔王。
    “韩多同学。笑一笑啊,你和热闹的气氛很不搭呢。”我忍不住跑过去,推了他两下。虽然我还没有勇气向他表明我的感情,也没有勇气问他喜不喜欢我,但是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好了。
    “有什么好笑的,又不是我拿冠军。”韩多冷冷地说。
    我立刻打趣他:“那下一次比赛你去参加啊,只要你学会甜蜜地微笑,我觉得你获胜的可能性还挺大的呢。”
    “我不喜欢唱歌。”韩多说完,目光忽然移向了别的地方。我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望过去,发现他看着的人是米彩。那个美丽冷酷的女人正一步步向他走过来。
    “跟我来一下。”米彩经过他的身边,冷冷地说。
    她终于要有所行动了吗?这一周她都没有行动并不代表她就不会行动了啊。看样子她今天终于要做些什么了吧!我记得她好像跟那个高官的儿子经常在一起,那个男生是原定的第一名吧,但是目前的状况是朝夕夺冠夺定了!到了最后一战,她再不行动就迟了吧!
    “嗯。”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韩多已经跟着米彩向后台走去。
    韩多,不要去啊!跟上次一样,我立刻就拉住了韩多的手,想留他在我身边。不过,他也跟上次一样轻易地甩开了我的手,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冷言冷语地刺激我,而是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背。
    “没事的,傻瓜。” 傻瓜,又是傻瓜,好甜蜜的词。
    不过,甜蜜归甜蜜。俗话说狗急跳墙,我实在是怕这个时候,米彩会对韩多做出过激的行为。韩多只说没事,没有说不让我跟着不是吗?趁着大家都还沉浸在比赛的兴奋中,我悄悄地跟在韩多后面,来到了后台被幕布掩盖的一个角落里。好多重幕布的遮掩中,那个黑暗的角落里有激烈的争吵声。米彩声嘶力竭地冲韩多说:“你知不知道明明对我有多重要!”
    明明,是那个进入三强高官的儿子的名字。我忽然紧张起来,更小心地往前走了一些,躲到一挂厚厚的幕布后面。
    阴暗的光线下,米彩的表情格外狰狞可怕,但她盯着韩多的样子却在仇恨之外隐藏着我看不懂的奇怪感情。
    “我答应了明明的爸爸,要让他夺冠的。你可能不知道明明的父亲是什么人,他是**省的……”
    “我没有兴趣知道那个叫明明的家伙的爸爸是什么官,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也不是跟我介绍别人的身世的吧?”韩多突然打断米彩,冷冷地问,“你不如直说,如果你不能兑现诺言,让那个叫明明的家伙夺冠,你会怎么样?我对这个好有兴趣呢!”
    “你对这个好有兴趣?”米彩咬着牙望着韩多,忍耐了一下,说,“我今年已经40岁了。台里有很多人盯着我头号女主播的位置已经很久了。算了,在你面前我没必要隐瞒,你的个性我最清楚!我不妨告诉你,如果我不能兑现诺言,明年首席女主播的位置就不归我了,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你明白吗?”
    这样的吗?我心头一惊,难怪米彩会对朝夕那样敌视,原来内幕是这样的。
    “哦……”
    韩多哼了一声,旋即大笑起来:“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这么紧张啦。你怕朝夕会夺冠吧?他夺冠的时候就是你从首席女主播的位置下来的时候,哈哈哈!”
    韩多大笑不止,而他面前的米彩愤怒得浑身都开始颤抖。她鲜红的眼眶中似乎还有泪水要涌出来,她这是怎么了?她的样子……好奇怪,她对韩多好像不是恨,而是深深地埋怨和痛心,这是她对仇人的样子吗?
    突然,眼泪从米彩精致漂亮的大眼睛里滚落下来。她哭了。她这样的女人也是会哭的吗?就在这时,让我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她笔直地冲向了韩多,抱住他的肩膀大声地哭诉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一定要看到我彻底毁灭,你才会开心吗?”
    “你在说什么啊,米彩小姐?”韩多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但是米彩听到他的话却哭得更伤心了,抓住他歇斯底里地说:
    “少给我装不知道!是你安排童童去朝夕学校的吧!是你吧!她是台长的女儿,这件事那两个孩子绝对不可能知道,只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如果不是你安排她去朝夕的学校,如果不是你安排她和朝夕在一起,台长会允许我答应你那份过分的合同吗?台长会让朝夕参赛吗?会让他这样一路顺风顺水地走到决赛吗?会吗?”
    “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韩多冷冰冰地回答道。而躲在幕布后的我知道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原来天天是台长的女儿,原来……朝夕可以继续比赛都是因为童童!
    在我惊讶之时,另一边的米彩已经声嘶力竭,几乎到了愤怒的顶点。
    “你跟我说老实话!”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谎?”
    “因为你要毁掉我!”米彩大吼着,整个人彻底崩溃,“难道不是吗?你会突然出现,你会当朝夕的经纪人,难道不是为了要把我逼疯吗?你的目标不是我吗?你明知道这个比赛对我有多么重要,我如果不能兑现我和明明父亲的诺言,我就会失去女主播的位置,失去我这么多年来奋斗的一切!你还要这样做,你为什么……”
    韩多的目标是米彩? 韩多的目标是米彩!
    “多多!你不能这样对我啊……”米彩突然死死地抓住韩多,刹那间哭得泣不成声,身体颤抖得如同风中的残叶。而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听到这一切,听到那两个字“多多”,这两个字是米彩用来呼唤韩多的吗?
    她叫他多多?好亲密的称呼啊!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韩多为什么要报复米彩?他成为我们的经纪人参赛的原因真的是因为米彩吗?
    我以为……
    在他生病住院的时候,在我发现他实际上不是有钱人,而跟我一样是努力奋斗的穷人的时候,我有那么一下子,以为他会成为我和朝夕的经纪人,是因为他和我一样,他和我一样有着不服输的梦想呢。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别的原因才和我们在一起的吗?他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好不了解他,其实我好不了解他!他好陌生,从来就没有让我熟悉过。
    “米彩小姐,控制好你自己。”面对彻底崩溃的米彩,韩多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他扶起米彩,冷冷地说,“这里是电视台,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角落里注视着你。所以请你保护好你的情绪,不要让人家看笑话。”(小梦感叹:韩多太聪明了!这么快就发现吕朵的存在!)
    “多……”米彩抬起她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望向韩多。而韩多则冷漠得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她的眼泪一样。
    “多……”米彩眨了眨眼睛,希望能从韩多脸上看到冷漠之外的表情,但是没有。甚至连我都为她的表情而感到寸寸心痛了,但是韩多的脸上却依旧是冷漠冰冷。韩多……好可怕,我忽然觉得他离我好远,那么远的距离好可怕。
    米彩痛心地捂住嘴,好像不认识韩多一样瞪着他。她就这样直直地望着韩多,时间缓慢地又过了几秒,她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韩多。”米彩恢复了冷静,掏出手帕一边擦拭脸上的泪水一边对韩多说,“我不会被你这么轻易毁掉的。绝对!”
    “是吗?现在看来朝夕似乎赢定了耶。”韩多冰冷的面孔上泛起了让人胆寒的笑容,“我觉得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主妇更好吧。”
    啪! 清脆的一声,米彩重重地给了韩多一个耳光。
    “我恨你!”米彩愤怒地吼了一句,转身消失在幕布的另一端。韩多独自站在那里,过了好久,才抬起手摸自己被米彩打到的左脸。
    我躲在那里,看着他又心痛又难受。我完全不了解他,我以为我和他已经离得足够近了,到今天才发现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我好不喜欢这个样子。我想了解他,就跟他了解我一样了解他,我想离他更近。因为黑暗中的他,看上去那么孤独,孤独得让我心痛。
    “你躲在那里看够了吧!”突然他对着黑暗中的我喊了一句。我默默地从幕布后面钻出来,不等他进一步驱逐我,就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你都听到了吧,刚才我和米彩的对话。”他冷冷地问我,我点了点头。
    “我警告你不要把今天听到的看到的告诉朝夕。童童是台长的女儿的秘密不准对任何人说。不要影响他的比赛,听明白了吗?”他说话的声音好凶,我想他的表情也一定很凶。
    但是他越凶我却越难受。他不相信我吗?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会站在他的身边支持他吗?虽然他吻过我,抱过我,但是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接受过我,对吗?
    “嗯,我不会说的。”
    “奇怪!”他冷笑一声,盯着我,好像我是怪物,“怎么这么听话了?怎么不质问我童童的身世?怎么不问我米彩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这么乖了啊?”
    因为……
    比起那些问题来说,我更关心你。我更想听你的话,在你需要的时候陪着你。因为我……
    喜欢你。
    “我……”我张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他看着我的样子,锋利逼迫的目光都让我感觉到他和我之间有一堵不可打破的冰墙。
    “你什么?”他口气很不好地追问。
    “我……”话堵在胸口好难受,我好想让他知道我会一直在他身边,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人,都不会影响我,我都会选择在他身边的。
    “我……”我走过去,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腰,他看上去好需要有人温暖,他整个人都好冰。
    “啊?”他没想到我会抱他,惊讶地叫了一声。接着,他往后退了一步,好像想从我的怀抱里逃出去,我想都没想把他抱得更紧了。
    他忽然不动了,而我更紧地抱着他,我想靠近他,用我全部的力量靠近他的世界。只希望他能够感受到,他能够不再逃跑了,他能够也靠近我。
    我用力地抱着他,感受着他粗重的呼吸一下一下打在我的耳旁,然后我的背后有温热的触觉,他的手好像放了下来,他终于要接受我,靠近我了吗?
    他的手渐渐放到了我的肩上,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吕朵,对不起,刚才我……”
    他的声音好近好温柔,我的心在狂跳,高兴地狂跳。但是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了朝夕的呼喊声:“吕朵,你在哪里?吕朵!”(……汗……煞风景……)
    我头皮一麻,抱着韩多的手瞬间松开。他看了我一眼,那表情就像在埋怨我,就像被我欺骗了一样。而他的手还保持着要抱我的样子,但是他马上就收回了他才向我伸出来的双手。然后,他就默默地离开了,一句话都没说。
    “韩多!”我在他身后叫,也追了过去,但是他就像刻意要避开我一样,我一转眼就找不到他了。
    2.
    “韩多这个家伙!”朝夕埋怨着,狠狠地挂上电话。他在从电视台去酒店的车上一直不停地打电话给韩多,但是韩多的电话就是打不通。
    “算了!那个家伙不在的话,我们可能还开心一些!”朝夕一边说着气话,一边又拨了韩多的电话。
    为了庆祝朝夕进入三强,朝夕的全国粉丝会为他在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宴会厅举办了一次庆功会。朝夕在后台找我就是为了拉我一起去庆功会。作为我们的铁三角之一的韩多,他当然也没有忘记。虽然他们两个每次说话都会拌嘴,但是朝夕已经跟我一样接受了韩多,把他当做伙伴了。
    唯一冷漠地和大家保持距离的人,似乎只有韩多自己了。
    “这个死人!作为我的经纪人,手机都打不通,他怎么当经纪人的啊?”朝夕生气地挂上电话。眼看酒店就要到了,看来要找到韩多是不可能的了。
    “算了,吕朵,我们开心点玩吧,不管那个家伙了。对吧,童童,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好好玩。”朝夕笑笑对我和童童说。我也提起精神来笑了笑,但是没有韩多,我怎么可能开心起来?特别是在看到了他那样的表情之后。
    他最后离开我的表情,是在生气吧?生气我明明应该紧紧地抱住他,却在听到朝夕的声音后立刻就放开了他。
    “吕朵,开心点啊。”童童发现了我的忧虑,在一旁拉着我的手说。我看着童童忽然想起她的实际身份是电视台台长的女儿。她小小的,瘦瘦的,总是温和地微笑着,好像路边总是对人笑的小花。她这样的人会是那些可恶的有钱人吗?会是用权力来破坏公平的人吗?真的不像耶,我不能想象她就是朝夕能继续参赛的原因。
    怀着异样的心情,我和童童还有朝夕一起走进了粉丝们为他准备的会场。他的到来就像太阳在地平线上升起,一瞬间,宽敞的宴会厅里所有的人都欢呼跳跃起来。
    大家就像迎接太阳的向日葵,每个人的脸都洋溢着金色的笑容。
    “朝夕,朝夕,你跟我签名……” “朝夕,你能够让我拉一下手吗?” “朝夕……” ……
    朝夕顿时为难起来,看起来如果答应粉丝们的要求,今天晚上就不能好好陪在童童身边了。要知道随着朝夕的名气越大,他们两个可以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少哦。
    “朝夕,不要让支持你的人失望啊。”童童小声地在朝夕耳边说,“我会在饮料区那里老实待着的。”
    “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我要和你在一起的吗?”朝夕为难地说,童童立刻乖巧地摇头说:“我和你在一起啊,不管你在哪里,都在一起不是吗?”
    “我……”朝夕望着童童,还想说什么。童童就用力地把他推向了粉丝群,“快点去吧,不要管我啦!”
    “嗯。”朝夕最后看了眼童童,一边微笑点头,一边应付起粉丝各种各样的要求。现在的他和粉丝相处起来,越来越有明星风范了呢。不过,这也是靠童童的支持吧,如果我是朝夕的女孩,看到他被这么多粉丝包围不气死才怪呢!
    想到这里,又看到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更是好不忍心。去陪陪她吧!我对自己说,于是拿了蛋糕走到了她的身边。
    “给你。”
    “嗯!谢谢,吕朵!”童童高兴地接过蛋糕,样子甜蜜得好像得到了最好的礼物。
    用得着对我这么好吗?难道她看不出来,我喜欢过朝夕,而且一度对她很有敌意吗?她是在假装吗?从头到尾假装成温顺容易亲近的样子。
    “吕朵,你不用陪我,去玩吧。”在我七想八想时,她突然抬起头对我微笑着说。
    “啊?”我连忙在她身边坐下,“没有,我其实不大想玩了。都是朝夕的粉丝,我好不习惯的。”
    “哈哈。吕朵,谢谢你。”她微笑着亲密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啊?”我的表情一定窘到可以,她越跟我亲密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去猜忌她,但是我又忍不住要猜忌她。
    “干嘛要谢谢呢?”我有点无措地问。
    “因为吕朵一直都在帮助朝夕啊。如果没有吕朵,朝夕一定会不开心的。”童童一边说一边无限爱慕地望着远方的朝夕,喃喃地说道,“吕朵那么能干,不像我什么都帮不上朝夕的忙,只会给他添麻烦。”
    “才没有,你不是……”险些,差一点儿我就把我知道的事说了出来,我连忙捂住嘴巴。童童好奇地看着我,疑惑地问:“吕朵,怎么了?”
    “没什么!”我连忙拼命摇头。
    “哈哈,吕朵真有意思。我如果也像吕朵一样有活力就好了。”童童默默地说,“我如果也像吕朵一样,总是在朝夕需要帮助的时候,有能力帮助他就好了。我如果也像吕朵一样坚强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不会这么舍不得离开朝夕了吧。”
    “啊?你想离开朝夕?”我差点叫出来,童童看了我一眼,做出叫我保密的样子,笑着对我说,“朝夕才出道,才出道的明星如果和女生来往过密,是不行的!朝夕一定要维护好他的单身形象,这样他才有可能成为巨星。我知道的,这些道理我都知道,我知道我离他越远越好,但是……”
    她在我身边低声的叹息,我看到她好看的眼睛里有云一样的忧愁。
    “可惜,我没有吕朵那样坚强。我明知道我现在做得都不对,就是没有办法离开他,怎么办?吕朵,我都不敢对别人说。”
    她是什么意思啊?明明是她主动接近朝夕的,现在又说要离开朝夕。我不懂,我看不懂童童这个女孩。
    这是朝夕抽空走了过来:“童童,和我跳舞吧!来呀。”
    “不要了,朝夕,那么多人看着。”童童连声拒绝,我看到她瘦小的身子整个都绷紧了,强力地抗拒着朝夕的邀请。如果是我的话,被那么多人看到朝夕是属于我的,我一定会好开心地接受吧,绝对不会像童童这个样子。
    “童童!怕什么?我……”朝夕看了我一眼,脸一红把后面的话吞了进去,只说,“我对你,你还不明白吗?我不怕被别人知道……”
    他们已经表白过了吗?朝夕喜欢童童,童童喜欢朝夕。其实……我早该明白了,他们那么亲密的关系,应该早就互相知道对方的心意了吧!
    “我怕!”童童连忙打断他拒绝道,态度非常坚定,“朝夕,不要拉我啦。注意你的形象。”
    “我才不管形象呢。”朝夕脾气上来了,“我本来就是想在今天公布我和你的关系,我们是情……”
    “朝夕,请住口!”童童断然摆脱朝夕的手。用力过猛,她瘦弱的身体立刻大声地咳嗽起来,听上去好痛苦。
    “童童!”我连忙抱住她,但是她一点儿都不关心自己,而是立刻跟我说:“吕朵,管住朝夕,他现在是公众人物!拜托!”
    “童童……”
    “吕朵,我们是朋友吧!求求你。”童童侧过头来望着我,大大的眼中溢出辛苦的泪水。
    “童童,这不是任性,我才不要你总是……”
    朝夕立刻就跑了过来,要从我怀里夺过童童。陡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立刻挡到了朝夕面前,用力地把他转过去,对着他的背小声地训斥道:“朝夕,你不要这么小孩子气好不好!”
    “啊?”我不等朝夕反应,接着说:“你不要在这里气童童了,好不好?你如果真是为她好的话,就不要让她的心血泡汤啊。她是那么用力地苦撑着自己,不让自己接近你,克制着和你保持距离。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她的苦心呢?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们所有人对你的期望呢?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朝夕了!”
    说到后面,我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我相信童童对朝夕是真心的,她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真心的,因为我发现她比我更爱朝夕,她的爱超过我千百倍。
    “她刚刚还对我说,她要好用力好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靠近你。你为什么就不能体谅她的苦心呢?朝夕……”
    “我……”朝夕的背在颤抖。他一直没说话,直到又有粉丝向他走了过来,要求合影。
    “朝夕,我们一起拍一张照片好吗?” 短暂的迟疑后……
    “嗯,好的。”朝夕微笑着回答,“不过,我有点事先和我的好伙伴吕朵商量一下好吗?”
    和我商量,什么事啊?
    我抬起头,看到朝夕脸上复杂深情的表情。他低声在我耳边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吕朵,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我修正错误。你是我最重要的伙伴,永远都是。”
    啊?我望着他,心情复杂无比,他的话让我既感动又感伤,他的表情也是。
    “朝夕。”
    “嗯。”朝夕望着我,忽然抬起手揉了揉我额前的头发,他的手又大又温暖,让我的额头烧了起来。此刻的情景就好像过去第一次他在人群中找到我一样,那时候我好幸福,而现在我也是。
    “谢谢你,吕朵。”
    “不用谢,朝夕。”我抬头望着他,他看着我,眼中似乎有着淡淡的忧伤和歉意。他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他吗?也许吧,不过没关系了。
    “我是你的伙伴啊!永远的伙伴!”我笑着对他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快点去和粉丝合影吧。如果你想弥补刚刚你对童童做的那些浑蛋事的话,我会帮你安排的啦。哈哈。”
    “吕朵,没有你我怎么办啊?”朝夕笑着大叫一声,转过身又投入了粉丝的海洋。
    他已经不属于我了,甚至不完全属于童童。但是我知道朝夕,永远都不会变成另外的人,他就是朝夕,我的朝夕,童童的朝夕,永远都不会变。
    好吧!既然说大话,说了要帮助童童和朝夕约会,我怎么能食言呢?我立刻转身,拉起了一脸黯淡表情的童童。
    “吕朵,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啊?” “不要管,你跟我来就是了!” 3.
    属于朝夕的庆功宴,如果朝夕突然消失了会发生什么呢?我可不敢想,不过这种事就是真的发生了。在12点钟声敲响之时,会场的灯光陡然间齐齐熄灭,然后朝夕和童童就双双不见了。
    哈哈哈!我在回家的路上还忍不住笑,我似乎是做了件很大胆很了不起的事呢。为了朝夕和童童的幸福,而跑到酒店总控制室把电闸给关掉了,做了这样的事我还只是被酒店经理骂两句就给放回家,我真是太好运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唱着歌打开家门,书房里亮着的光却立刻让我愉悦的心情紧缩了起来。
    韩多在家里?那么……他还在意今天的事吗? 我好想去书房里看他,但是又很怕。
    “朝夕同学,你回来了吗?”犹豫之际,听到开门声的他却突然走出了书房。猝不及防,我们四目相对了。
    他连忙躲开我的视线,我也连忙躲开他的。我和他之间,怪怪的,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
    “朝夕呢?” “他……”完了!韩多对绯闻最头痛,而我却是麻烦制造者!
    “庆功晚会应该结束了吧!”他走近了一点儿,问我,“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他去哪里了?不会又和童童单独出去了吧?这种关键时刻被人抓到绯闻可不得了。”
    “没有……没有啦!”我知道自己极度不会说谎,但是要是把我拉了电闸,让朝夕带着童童从庆功晚会上突然消失的真相亲口告诉韩多,他一定会把我吃掉的。
    “你为什么要说谎啊?”哎呀,我怎么可能骗得了他?他立刻就察觉出我在说谎了,走过来逼问我,“他去哪里了?说!”
    “我不知道啦!”我连忙躲到了一边,低着头希望他能够放过我。他果然立刻就放过我了,开始打电话给朝夕。
    “朝夕,你这个浑蛋,又跑到哪里去了啊?”电话才接通,韩多就冲着话筒咆哮起来。而且不过两句话,他的咆哮声就更大了一些。
    “什么,我不接你的电话,你也就可以不告诉我你去哪里了?什么歪理啊,大明星,我可是你的经纪人呢!朝夕同学!”
    “什么?酒店停电?你骗谁啊?酒店都有发电设备,没有人为的破坏不会突然停电!又是……”
    “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呢,肯定是你故意让酒店……不对,我知道是谁了!”
    完了!他一定猜到我是朝夕消失事件的帮凶了!
    果然,韩多魔鬼的声音立即传来:“吕朵!”我连忙一个飞身躲进了他的书房。笨死了,我为什么要躲进他的书房呢?才冲进他的书房我就后悔不已,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不过进了他的书房,我就不想离开了。他的电脑上又是那些我熟悉的数据和外文网站。看到这些东西,我就忍不住憋闷难受,不顾此刻他正要把我杀之而后快,没心没肺地埋怨道:“韩多,你要休息。医生说过的话,你又忘记了吗?”
    “喂!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干嘛要制造机会让朝夕和童童单独出去啊?”他跑过来,狠狠地掰了一下我的胳膊,想把我从他的电脑前面弄开。不过我才没那么好打发呢,我看到他的电脑桌上还有一叠资料。
    “不要看!”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冲过来夺我手里的资料了。
    “你又要干什么?你又要威胁什么人吗?”我夺过资料打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好像是某个看上去很有派头的中年男人的外遇照片和证据。
    韩多他要这种东西干什么呢?
    我还要看,他冲过来用蛮力把我手上的东西夺走了。
    “韩多,你不要再这样了啦。”我转过身对他说,才开口喉咙里就奇怪地堵得慌,“韩多,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么辛苦了?不要再用这些手段去控制别人,欺负别人。就是因为你总是这样,总是不说实话,不肯拿你的真面目对待别人,别人才会误会你,才会不敢接近你。其实你这个人……”
    “我这个人怎么了?”他收拾好桌面,转过脸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盯着我。
    我被他盯着,感觉脚趾头都紧张得抽筋了,然后他紧盯着我的视线突然向左偏移了一下,嘴唇轻轻地抿了抿,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我喜欢干坏事,喜欢捉弄别人毁掉别人,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才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不愿意看到他这个样子,不愿意看到他总是把自己放在离我那么远的地方,不让我靠近。
    “不是的,你不是那样的人。你不是的……” “我是的。”
    他冷冷地对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利用了童童电视台台长女儿的身份,利用了她对朝夕的爱慕。还利用了你们,为了达到我的目的。”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走到他身边,离他好近,但是他周身的冰冷却让我觉得他离我好远。
    “我的目的……” 他不说话了,只用他深邃却清澈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前方。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我冲过去打他,“因为你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让我伤心对不对?你总是想方设法地说那些让我伤心的话,想让我离你能有多远就多远。其实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不管我今天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我都相信韩多是好人,他是我最后的依靠,是我……”
    “是你的什么?”
    他轻声地问我。我这才发现他才从医院出来的身体根本经不住我的拳头,早就在我的连推带打之中倒进了沙发。而我此刻正好不淑女地坐在他的身上,揪住他的衣领。
    “是我……”我哽咽了,不由自主地说,“唯一的依靠。”
    我说出来了,那么难为情的话,却对他说出来了。
    他……此刻就躺在我身下的他,会说什么?他不会装做不知道我这是在变相表白吧?
    他喜欢我吗?哪怕最初的目的是要利用我,那么现在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吗?
    他安静地注视着我,也不说话。他的脸在书房的柔和灯光下显得更加漂亮了。我知道我确实有那么一点儿配不上他,不管是长相、身高还是智商,但是我真的希望,希望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能够在我和他之间发生,希望完美的魔王会喜欢上我这样一个真正的灰姑娘。
    “你喜欢我啊?”晕死!过了好久,他直白地问出了这样一句。
    我窘到无地自容。回答“不是”,那我之前说的那些算什么?回答“是”,那我就是先向他表白了,不论回答他的答案是“是”还是“不是”,我岂不是都要一辈子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吗?
    背负着“是她追的我”这样沉重的包袱,以韩多的性格会在任何事情上都以此为借口欺负我的!
    他一定会四处对别人说,我是如何如何喜欢他,追他的。不行,我不要!
    现实却是我听到自己绝望地回答道:“嗯。”
    “哦。”他轻轻地哼了一声,整个人放松地倒在了沙发上。
    啊?这算什么回答啊?我正要感受到下一轮的绝望,就听见沙发上躺着的他说:“照顾你们好累,我真的没力气了。我不反抗了,你要把我怎样就怎样吧!我的身体属于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洗过澡了哦。”
    天啦!
    韩多大魔王,你真的没有搞笑天赋,求求你一直酷下去吧!不要在一个弱势少女对你表白之后,说这样的话啦!
    “我……”对他我真是爱恨交加,而此刻看到他无赖的样子,我更是恨大于爱,我盯着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恨你!”
    说完,我连忙起身,不能再做出这些让他误会的动作了。可是我才起身,就被一个人拉了回去,拉到了他的身上。
    韩多的左手用力地拉住我的右手,把我牢牢地固定在他的身上。而他的右手则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我看不见他的脸,只听到他在我耳边说:“我好冷,当我的被子吧。”
    当被子,才不要呢!
    可是,那个家伙居然,居然,居然就这样故技重施,第三次在我的身边瞬间睡着了。
    我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样子,所以我知道就这样让他睡吧,因为想要推开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admin 永利国际小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