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至,一家人团聚的日子。而我,却在这一天,送走了我的外公。

天晴,这是暖的一个冬至了吧,身处陵园中,心还是被一阵无情的肃杀刮得摇摇欲坠,寒冷,从心底油然而生。

看着外公安详地躺着,双眼紧闭,永远也不会睁开了,一直被我强行抑制的泪水终于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眨一眨眼,两行清泪,携着我的留恋去了,留下了同样两行清晰的泪痕。我们都没有号啕大哭,是怕影响了外公路上的安静吧?默默低声地啜泣,悲伤便无度地蔓延开去。我的思绪,也随之漫溯。

外公是随遇而安,对生活没什么要求的人。衣服永远是那三两套,换洗无数,陈旧的气息让人一眼就忘不了。外公对生活是很吝啬的,这是我从小就印在脑中的深刻的记忆。厕所里不变的总是放着一桶水,一瓢子,每次他听到我上完厕所就按钮冲水,都要教育一番:这样多浪费水啊!用瓢子舀点水冲冲就行了,下次要记住!可能听起来是令人哭笑不得的,但他就是这样一个固执的老头子。我和表哥表姐都笑道:“水真是阿公的命根啊!”

外公还是一个古板的规矩人,这和他生长在解放前的旧社会,又身为家中的长子有很大关系。小时候看电视,只要坐得随意了点,笑声稍微大些,都会被他训斥。而外公自己,无论看书,看电视,吃饭,坐姿虽比不上军人的挺直,但永远都是端端正正的,可以说一丝不苟。

记忆里印象深刻的还有外公的床,是双层的,下面是睡觉用的,而上层,则堆满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包装盒,袋子,坏掉了的收音机,药罐子……什么都有,什么他都不舍得丢,就这样日积月累,堆成了小山,上床没地方放了,床底也还可以放。为这事舅舅没少说他,但他还是一切如旧。我想,人老了,是不是对一切都会如此的留恋?

当然,外公藏起来的也不净是些废旧品,像他藏起的一些好吃的饼干,糖果,当我们兄弟姐妹都来了的时候,他都会拿出来分与我们,没吃完的当然又被他藏了回去。像非典的时候,板蓝根,“香雪”等药品的价格都被些无良的商人成倍地抬高,正当大家发愁的时候,外公却拿出了他的珍藏,我们都笑说应该给啊公记一等功……

外公什么都舍不得,买菜是这样,吃喝是这样,穿的用的都是这样。我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外公的衣柜里竟然有很多崭新的衣服。原来,这些都是子女们买给他的,他喜欢得很,穿了一次甚至一次都没穿便把他们藏好,舍不得穿。

回忆中的点点滴滴是说不尽,道不完的,那温存,足以温暖一生。捧着手中的纸杯,我呆呆地想,以前,我一来,外公就会拿出一只矮矮的瓷杯,倒上满满的热腾腾的茶,放到茶几上,然后告诉我一声,那杯子是我的,里面有茶……而如今,一切都已远去了,留下了年复一年冬天的寒冷。

冬天,于我一直是忧伤的季节。记忆中,爷爷奶奶都是在冬天过世的,乡下的冬天很冷,屋里要生火炉,还有那下雨的天,泥泞的路。

两年前的十二月,我送走了我的舅母,这年的冬至,我永远告别了我的外公。

哽咽的我已经无法再说些什么了,只希望,只祝愿:外公一路走好……

admin 古典文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